Jony Ive 眼中近乎完美的设计是怎样的?

公司

2023-05-08 08:39

我想,这已经是最接近完美(的设计)了。

苹果前首席设计官 Jony Ive 所谈论的,是他离开苹果后创立的设计公司 LoveFrom 的同名字体。

他有多喜欢这个设计?

喜欢到他把 LoveFrom 字体的斜体文本印了出来,长期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一个开启对话的名字

要聊 LoveFrom 的字体设计,就不能避开名字背后的意义。

「LoveFrom」在我脑海里是一个自带「语音」的名字。

Ive 曾分享,这个名字的灵感源自于乔布斯说过的一段话:

在多年前的一次员工会议上,史蒂夫在说……他说,其中一个最根本的动力是,当你带着爱和关怀去创造一些事物,即便你大概永远都不会见到那些你为其设计的人,永远都没法和他们握手,但带着关心去做一些事,你就是已经在向人性和人类这个物种表达谢意。

Ive 对这段话有深深的共鸣,决定把新公司命名为「LoveFrom」—— 若设计就是 Ive 向世界表达爱意的「信」,那「LoveFrom」就是署名留下的印记 ——「它简洁地传达了我做现在这些事背后的原因。」

然而,要为这个名字掂量出视觉表达可不容易。

著名平面设计师 Peter Saville 在接到这项任务时虽然觉得很荣幸,但也很头痛:

因为人们对这个词(「love」)太熟悉了。想要以一种新的方式来呈现这个词其实非常困难。

最后,Saville 想到了特别巧妙的方法:在名字后面加上一个逗号。

这个逗号无形地平衡了「爱」这个高频词,因为 logo 设计中很少会出现这个符号。

同时,它也让名字更显真挚,表达出 LoveFrom 这家公司的开放性,永远都是在开启对话。

看,这就是 LoveFrom 的「声音」

当 Ive 宣布新公司成立时,大家都会抱着去寻找「苹果痕迹」的心去看待。

在明处,我们没法在 LoveFrom 字体中看到预期里的「苹果痕迹」,而在的确有延续的地方,我们又难以用肉眼看到。

在选参考字形时,Ive 抛开了人们预期中简洁的无衬线体,转向了衬线体。

经过一番调研,之前也在苹果任职的 LoveFrom 设计师 Antonio Cavedoni 将 Baskerville 选为设计基础。

▲ John Baskerville 和他设计的字体 Baskerville

这款经典字体大众都熟悉,但又有足够表达性,让它能融入不同语境中。

同样重要的是,设计这款字体的 John Baskerville 对字形设计的执迷也跟 LoveFrom 的成员相当契合。

Baskerville 对字形的执着不止于字体设计,而是延伸到字体印刷使用的每个金属「冲压」上,最后甚至改善了印刷用油墨的配方,一切都只是为了让最后书籍印刷的效果更好。

同样是细节狂的 Cavedoni 不仅研究了大量 Baskerville 的印刷文本,还挖到研究员 Robin Hull 有对 Baskerville 的初始冲压有做非常仔细的摄影记录,于是一下就把学习回归「本源」,直接研究冲压。

削细主干,收紧衬线,Cavedoni 开始把复现的原始 Baskerville 字体逐个字母地调整,裁出了「LoveFrom」的模样。

自然而然地,接下来团队开始基于此设计完整的成套字体,并不断实验不同字重来打造斜体、粗体等多种变体。

之前说起 Ive 爱得要置于案上的,就是其中的斜体。

Cavedoni 给 LoveFrom 的斜体加了些「速度」。

《快公司》全球设计总编辑 Mark Wilson 称斜体的小写「b」「d」「h」的衬线就像是敞篷车开了顶,风吹头发往后压,充满动感。

大写字母里的细节也丰富得溢出,「K」的尾部是不是都满得要滴下来了。

这些更华丽的字母也许不会让你想起苹果的设计,但它们其中却有一点是 Ive 从苹果一直坚持至今的 ——「曲率连续」。

对于公司对审美的执着,Marc Newson 说:

也许这听起来会具有争议性,但这关乎品味。

对我们来说,那是中庸事物和让人满意、不止于好的事物间的差别。

在高端工业设计产品上做到曲率连续有挑战,但要在本身就只是由有限像素组成的字母上做曲率连续,并且还得让各种应用版本都达到这个标准,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直到前苹果工程师 Patch Kessler 出现了。

这位数学专家设计了一种工具,能分析矢量轮廓并将它们转化为任何尺度的曲率连续。

▲ 经 Kessler 工具修改前(红色)和修改后的效果(绿色)

我想这是 Jony 将 LoveFrom 定位为跨学科工作室愿景的象征性表现,在这里,一个领域的专业知识会影响另一个领域的专业知识。

苹果前 UI 负责人 Chris Wilson 说道,他现在也是 LoveFrom 团队一员。

现在,这套字体就像是 LoveFrom 的声音。

一方面,它用看得见和看不见的细节与考量,传递着 LoveFrom 的理念;另一反面,它也是 LoveFrom 沟通的「工具」。

「我是一个讲究实用的手艺人」

我爱创造从根本性上有用的事物。我是一个非常讲究实用的手艺人。

Ive 在 2022 年接受采访时曾这样形容自己。

然而在看完 LoveFrom 对字体近乎吹毛求疵的要求后,你也许会觉得这离「实用」有点远。

但无可否认的是,现在这套字体的确成为 LoveFrom 的重要「工具」,它的开放性让它可以融汇到公司的各个不同项目中。Wilson 补充解释:

(LoveFrom 的)这个声音,感觉能成为击败时间的经典,同时也能适应非常广泛的项目……无论是纯工业设计,品牌设计,还是时尚界和环境保护项目都适用。

▲ LoveFrom 在环境保护项目 Terra Carta 上的应用

在为英国国王查尔斯三世加冕仪式设计 logo 时,LoveFrom 字体融入了代表了查尔斯的自然和皇冠元素中,体现出皇室的乐观精神和庄严。

▲ LoveFrom 在查尔斯三世加冕仪式 logo 上的应用

最近上线的关于乔布斯的新书 Make Something Wonderful,也采用了两种 LoveFrom 字体的变体,其中更是包括了一种 LoveFrom 专门为「乔布斯档案馆」网页设计的粗体变体。

通过难以察觉的微调,LoveFrom 字体有机地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

而和「客户」相比,Ive 更偏向于称他们为「朋友」。

一家「沉迷」于语言和对话的设计公司

▲ Ive 和搭档 Marc Newson 在 LoveFrom 的办公室里

LoveFrom 很有可能是唯一一家有全职抄写员的创意设计事务所。

这位抄写员的部分职责在于帮助团队里的平面设计师、建筑师、音效工程师和工业设计师将他们的想法变成文字。

LoveFrom 成立后,其中一个最早要招聘的职位是全职作者。

为什么 LoveFrom 会如此执迷于文字?

在 Ive 看来,语言是设计的第一步

Ive 开启一项设计任务时,最先做的不是画草图,而是去进行对话:

语言的力量非常强大。

如果我说我要设计一张椅子,你想想这有多危险。因为你刚说了「椅子」,意味着你已经拒绝了一千个想法。

LoveFrom 其中一位最早的客户 Brian Chesky,也就是 Airbnb 的联合创始人,就曾经体验过对话的力量。

▲ Airbnb 联合创始人 Brian Chesky。LoveFrom 为 Airbnb 从设计到战略等各方面提出建议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Airbnb 的订单一下跌了八成。从那段时间开始,Chesky 和 Ive 几乎天天都聊天。

很多时候,Ive 都会给客户做白皮书,里面写满参考文本。

在 Airbnb 的白皮书上,LoveFrom 写的是「超越何地与何时」。

LoveFrom 建议 Airbnb 不要被产品首页上显眼的「何地」「何时」限制,而 Ive 在聊天时也持续跟 Chesky 说,Airbnb 的灵魂应该是「连接(connection)」。

从设计学校出来的 Chesky 坦言,自己曾以为自己懂设计,但他是在和 Ive 合作后才明白设计的深层含义:

人们以为设计是关乎事物的外观。但那是很肤浅的定义 —— 它应该是关于事物运行的方式。

知道了对话于 Ive 设计的重要性,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 LoveFrom 会聚集我们时代里一批最优秀的设计师,花了四年的时间来设计和调整 LoveFrom 这一款字体。

这在经济投入上看完全不合理。

你能找到我们做这件事唯一合理的解释,就只是因为我们认为这很重要,以及我们很关心。

我们只是为了自己而关心在乎吗?不,事实上我们相信这是在为文化服务。

在 Mark Wilson 看来,LoveFrom 的字体设计更是代表了事务所的追求:

LoveFrom 在慢慢地追求一种设计界的「大统一理论」,追寻跨领域设计中未被了解到连接,去实现完美的新形态。

很显然,Ive 真不着急:

(LoveFrom 字体设计的)美好在于,我们是自发去做这件事,我觉得我们永远都不会为它画下句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