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制造一种文化

文娱

2023-08-22 11:40

位于上海国家会展中心附近的麦当劳(绿地控股全球商品贸易港店)的忙碌是周期性的,在没有展会的时候,这里门可罗雀,但一旦展会开起来,这里又会门庭若市。

8 月 10 日到 13 日,这里则变成了临时化妆间,化妆师在这里等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原神玩家 Coser,给他们化好妆容之后,这些 Coser 会步行前往数百米之外的会展中心,参加属于他们的节日:2023 原神嘉年华。

2023 原神嘉年华的热闹,又远胜门庭若市的麦当劳,宛如百川归流,在线上轰轰烈烈的原神游戏和原神玩家,在这里相会。但与数千万的原神月活玩家相比,每天来到嘉年华的上万玩家,也不过是很少比例。

原神游戏的背景设定在一个名叫「提瓦特大陆」的架空世界,因而,这次嘉年华活动的口号也变成了:跨越尘世 于此相聚。

数据,记录,和海外成绩

原神于 2020 年 9 月 28 日开启公测,覆盖了 PlayStation,GeForce Now,Android,Windows,iOS 数个平台,至今还不到 3 年的时间,但现在已经可以定义它是最成功的国产游戏之一了。

数据能够说明一切:

数据分析机构 Sensor Tower 统计,自公测到 2023 年 1 月,原神游戏创收 41 亿美元,按这两年平均汇率计算,即超 280 亿人民币。

即便在 2021 年第三季度才上线,原神也是史上首年营收最高的游戏,在 2022 年,这款游戏的总收入位列全球第三,排在前面的是常青树《王者荣耀》和《PUBGM》。

2021 年和 2022 年,原神都是国产游戏出海收入第一名。

原神最高月活数据超过 7000 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 300 万。单以 Windows PC 平台计算,其月活用户已经超过了 DOTA2 和《魔兽世界》。

两度以巨大优势成为 2021 年、2022 年推特话题度最高游戏,热度超过《最终幻想 14》和《艾尔登法环》。

从收入,玩家数量和讨论度多个角度衡量,原神毫无疑问是一款现象级的国产游戏。

▲ 2023 原神嘉年华现场

更关键的是,原神的成功,是全球意义上的,而非在中国范围内的火爆,依旧是来自 Sensor Tower 的数据,在去年,中国玩家贡献了原神总收入的 34.3%(约 13.7 亿美元);在海外,日本是《原神》收入规模最大的市场,这里的玩家贡献了原神全球总收入的 23.3%;第三名的美国和第四名的韩国市场,分别贡献了 16.5% 和 6.2% 的营收比例。

对于国产游戏而言,国内海外齐齐火爆是一件极难的事情,这里面涉及到诸多因素,比如文化隔阂。比如《王者荣耀》在国内毫无疑问是手游老大,但它选择出海是另外的版本《Arena Of Valor,传说对决》,其中的英雄角色设计进行了几乎全盘的改版,更贴合海外用户的文化习惯,同时 IP 合作对象也多是蝙蝠侠之类的 DC 漫画人物。

但是原神在各地区上线的版本除了配音之外几乎一致,不会这个地区的中国风角色,到了另外的国家,就变成了欧美风。其中或许有二次元风格形象设计更能跳脱出文化审美隔阂的原因,但是其中的探索却是有益的。如果钢铁侠蜘蛛侠蝙蝠侠,路飞鸣人这些角色能够达成全球认知,那为什么原神里的刻晴、甘雨等角色不能够俘获全球范围内玩家的欢心呢?

▲ 2023 原神嘉年华现场

二创,Cosplay,与联名

如果去 bilibili 或者 YouTube 等视频网站的游戏频道,无论是直播还是二次创作,都有巨量的热度。

在此,玩原神游戏便衍生出了看原神游戏,以原神游戏为素材进行创作。

实际上,衡量一款游戏的热度,看游戏的人数多寡,变得和玩游戏人数一样重要了。比如老牌电子竞技游戏《英雄联盟》的活跃玩家数量远不如巅峰期,但是每逢大型赛事的决赛,其观看人数就能远超 NBA 总决赛观看人数。

同样,与上面所说的推特热度了一脉相承的,还有对于游戏的二创,人们讨论游戏,以及游戏衍生出来的视频、同人小说,同人漫画,Cosplay,梗图等等。

这些纷繁多样的内容,在另外的层面,共创了游戏的成功和热度,谓之为游戏的生态。

有不少在营收上成功游戏依靠极少数大佬氪金玩家支撑,远的有《征途》,近的有《三国志:战略版》,这类游戏能够跻身收入排行榜前列,但游戏之外,鲜有讨论和二创。

游戏生态的繁茂,与之联系的内容丰富度息息相关,来自日本的游戏《命运:冠位指定》(FGO)是日本最成功的手游之一,这种成功的土壤,则是依托于背后巨量的型月世界内容:数十部动漫、游戏和小说。

原神则是相反,先有游戏,然后再有动漫作品的计划。

▲ 《HoYoFair 2023 春季 原神同人特别节目「春日惊奇乐园」》截图

现在帮助原神填充游戏生态内容的,主要还是原神玩家们。在时长近 1 个半小时的原神同人视频《HoYoFair 2023 春季 原神同人特别节目「春日惊奇乐园」》里,数百名创作者制作了风格各异的近 30 个单元剧组成这部电影长度的同人视频。

▲《誓使的万神殿: 赛诺 vs 阿诺比斯和埃及诸神》章节截图

这些单元剧中不乏风格成熟,制作精良的部分,比如《当原神变成像素复古 RPG》用像素风重构了原神游戏,而《誓使的万神殿: 赛诺 vs 阿诺比斯和埃及诸神》部分的动作场面,已经不输专业水平的动画制作了。

这个同人二创视频,只是原神在二创领域的一次集中展示。

诸如以原神游戏角色优菈为主角的二创视频《反抗之舞》在上个月登上了 bilibili 必看榜,制作质量之高让不少人以为是官方专业制作,实际上这部短片也是由数十位爱好者历时 3 个多月制作而成。

只以 bilibili 平台为例,原神主题视频当中,观看超 1000 万的视频已有数十个,其中观看最高的已达 5000 万,而原神官方账号的粉丝也位居 bilibili 所有 up 主当中的前五,是游戏领域粉丝最多的账号。

原神二创的火爆逻辑链条非常清晰,一个二次元开放世界主题的游戏,加之众多形象美型人设各异的角色,还有架空且宏大的世界观以及背景故事架构,留给了创作者足够大的创作空间。

同时,玩家们 Cosplay 的空间和选择也非常巨大。

这就是为什么 2023 原神嘉年华展馆附近的麦当劳,能迎来络绎不绝的 Coser,因为原神角色实在太适合 Cosplay 了。

Bilibili 上观看最多的原神相关视频,是关于游戏角色「钟离」的介绍,同时他也是现实中 Coser 最喜欢去 Cosplay 的角色之一。

在 2023 原神嘉年华期间,点进微博话题「#原神 fes#」,就会发现似乎是无穷无尽的现场 Coser,并且还能找到几乎所有原神角色的 Cosplay。

把视线回归到线上和海外的话,在 YouTube 和推特等平台上,搜索「Genshin Cosplay」关键词,也会发现无穷无尽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原神 Cosplay ,有精致的,有粗糙的,有准备充分的,也有临时兴起的……

参差多态的二创和 Cosplay,成就了原神在游戏之外线上线下的影响力,另外能够让原神影响力频频破圈的,还有联名。

▲ 喜茶和原神的联名

自 2020 年公测以来,原神就成了联名市场上的热门对象,比如当下和喜茶的第二次联名,就让不少喜茶门店爆单了。

更早之前原神和必胜客,原神和肯德基的联名更是让原神玩家把不少门店挤得水泄不通。

▲ 一加和原神联名

餐饮是原神联名的重心,不过原神联名的范围早已覆盖了衣食住行用,比如做电脑以及电脑外设的雷蛇,做油漆的立邦,数码领域的索尼 PlayStation、一加,红米,天猫精灵,汽车领域的凯迪拉克,此外还有招商银行信用卡,海外的 Primaniacs 香水,运动健身应用 Keep,护肤品牌科颜氏,文具品牌晨光等等。

其实除了这些消费品牌之外,原神还有一种特别的联名。

在原神游戏背景设定的提瓦特大陆中,有名为「璃月」的区域,通常被认为是取材于中国,这块区域地图当中,有不少景色则取材于中国的名胜风景,比如张家界、桂林和黄龙。

恰好,在原神公测之初,原神就和这三个风景区进行了联名宣传。

游戏的魅力,吸引力和影响力,并不局限于游戏之内,也在游戏之外,未必上升到一种生活方式的地步,但只要能够贡献出成就感,满足感,快乐和美感,游戏内外的价值,不分高下。

相反,在二次元碰撞三次元的过程中,未尝不是一种相互理解相互认知相互改变的过程?

比如在原神和支付宝联名的「天朗风清 绿色出行」活动中,有超过 2000 万用户参加,在真实的三次元世界里实现了碳减排 2 万吨的成绩,而二次元世界里参与活动的玩家也获得了相关的游戏道具奖励。

文化,与文化输出

在以中国为参考依据的「璃月」地图当中,有一位游戏角色名叫「云堇」,其配音和戏曲部分内容由专业配音演员贺文潇,和国家一级戏曲表演家杨扬演绎,还在角色动画中融合了戏曲特技动作与传统武术的特点。

▲ 原神游戏角色云堇

云堇相关的《原神》剧情预告片-《神女劈观》,在 bilibili 上则是原神相关视频播放量的第二位,单平台播放量超过了 3000 万。在 YouTube 平台上,这个视频也获得了近 1000 万的播放。

麦克卢汉给出的媒介即讯息论断,在此便有所证明。

戏曲艺术有千百年的历史,在娱乐方式过载的当下,戏曲从流行文化变成了传统文化,面临着传承和传播的压力。

2023 年苹果新年短片《过五关》讲的就是没落的京剧剧团,在更新潮通俗的流行文化冲击下日渐没落,但依旧有年轻的京剧演员勤学苦练,坚持坚守。

不管是 1905 年中国拍摄的国内第一部电影《定军山》,还是一百多年后通过 iPhone 拍摄的《过五关》,其实都是传统文化,通过媒介转变,来获得传承的故事。

这种传统文化,可以是小说形式存在的《三国演义》,也可以是曾经只在戏台上演出的京剧唱段。

戏曲经过改编成为游戏的剧情预告片,也是搭上了新的媒介形式,也获得了新的生命力,传统文化和流行文化的合流,最终能够更加奔涌,奔流到海内外的原神玩家脑海中。

在 bilibili 平台《神女劈观》视频下面,有不少评论是在科普戏曲相关的背景知识,比如戏曲和戏歌有何联系和区别,「烂柯樵」的文化典故等等。

而在 YouTube 平台上,更多的则是海外受众对于来自中国传统文化的赞叹和欣赏,不少高赞评论并非视频发布之初就写下,而是在数月或者一年之后写下的:

哪怕是快一年之后再听,还是让人起鸡皮疙瘩。

几个月之后再听,依旧让人热泪盈眶,不知道为什么,它就是如此扣人心弦。

我见过最好的游戏过场动画,唱腔让动画魅力提升千倍。

这些用英文写下的评论背后,很可能是此前并不了解中国戏曲的人,但艺术自然具有超越语言的穿透力,也正如《神女劈观》里面的唱词所说那样:曲高未必人不识,自有知音和清词。

至此,传统文化,文化传承,文化输出,文化共鸣,和文化本身想传达的东西,完成了一次难得的正向闭环。

也许,不必总是想着去教育教化,也不一定是「按头安利」的态度,顺其自然地,把传统文化以恰当的方式融进去新的媒介形式,便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李子柒不是拿着王羲之《兰亭集序》对 YouTube 观众讲什么天下第一行书,而是做一个「曲水流觞桌」来展现这种意象和场景。

《卧虎藏龙》电影拍武侠拍江湖拍竹林拍功夫武术,拍好了,自然引人入胜,自然就能兼顾文化和文化输出。

文化输出的悖论就在这里:如果总是想着输出,那就很难真正输出,如果着眼点在于文化本身,不拘泥于文化的媒介和形式,那反而就好输出了。

▲ 2023 原神嘉年华现场

玩家,与没有去成的嘉年华

云堇这个角色,《神女劈观》这段戏曲,细究下来,其实也只是原神当中很小很细节的部分,即便其背后能够延伸出足够多的文化话题。

当我们讨论原神和原神文化的时候,游戏本身,玩家二创,用爱发电的 Coser,商业味儿浓厚的联名,还有对于传统文化的革新和传承,都是各种剖面。

欢乐的,刺激的,好看的,肤浅的,关于钱的,有深度的,有意义的,都是原神制造的一种文化。

2023 原神嘉年华是这种原神文化的具象,以原神玩家为主体的每天上万参展者,证明了这种文化的吸引力。

▲ 2023 原神嘉年华现场

在屏幕上以 2D 形式展示的游戏场景,建筑,道具,角色,突然一下在现实世界具象化,以 3D 的形式出现,是一种快闪式的速生速朽,也是一种烟花式的瞬间美好。

很多旁观二次元文化的评论者会认为,二次元文化受众往往避世,对现实世界缺乏认同和参与。

事实并非如此刻板,拥有数千万月活玩家的原神,反过来讲,背后有数千万鲜活的各种人,「原神玩家」只不过是他们共同的一个标签。

雷七七(化名)是一名原神的重氪玩家(指为一款游戏投入大量金钱的玩家),他给这款游戏充值的金额超过 50 万元,即便这款游戏免费下载游玩,不充值也不太会影响游戏进度。

如果不提原神,他就是深圳写字楼里常见的高知高薪白领,有稳定的工作,和同样稳定的情绪,但提到原神,他就会变身「人形自走推广机器」,给身边所有的朋友推荐这款游戏,然后包圆后续的游戏安装,以及难关代打。

他甚至会切换不同的 bilibili 账号去观看原神官网的音乐会视频,用来帮助增加视频的 UV,每一个原神音乐会视频,他都看了 10 遍以上。

兰利遮(化名)则是一名原神的微氪玩家(指为一款游戏投入很少量金钱的玩家),同时他也会玩其他手游,是众多路人玩家的一员。

雷七七和兰利遮两个人有许多共同点,比如都是从原神游戏上线之初就开始玩,并且一直没有弃游,在玩过大量主机端游和手游的前提下,都对原神的游戏质量相当认可。

▲ 兰利遮认为原神游戏中森林书剧情任务非常优秀

但细究之下,他们认可的点又不太一样,兰利遮认为原神吸引他的点在于「开放世界探索和优秀的剧情文本,以及优秀的配音」,而雷七七认为,原神的优秀是全方位的,包括但不限于游戏的「操作手感、Z 轴设定、人物美术设计、游戏引导」,以及他认为的「天花板级别的配乐」。

另外,游戏的制作进度和运营也让他颇为满意:更新速度快,且活动丰富,同时大版本有序推进,让我很心安,知道制作组不会跑路。

他们喜爱的点虽然不一样,但又给了类似的结论:

原神的开放世界体验是我在手游中(主机&端游选择就太多了)没有过的。(兰利遮)

能在手游平台上玩到如此还原主机平台的开放世界太 NB 了!(雷七七)

作为现充玩家(指拥有丰富现实生活,并不依靠游戏避世的玩家),他们都非常想参加 2023 原神嘉年华,但都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参加,对于他们而言,金钱和时间成本都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抢不到门票,以及知道有这么个活动已经是活动结束之后了。

虽然是原神的第一次大型线下嘉年华活动,但对于现充玩家来说,在游戏之外注意到这个活动其实有点困难,在他们的认知中,米哈游并未投入大量资源去做宣传。

能现场打卡活动,像游戏里面一样,接 NPC 给出的任务,然后在嘉年华完成,集齐印章,然后兑换最终礼物,见游戏角色的配音演员,以及知名的游戏博主,看起来是属于万人规模的快乐,其实也是少数人的幸运。

海量玩家在巨大的场馆里度过大半天的时间,抽取喜欢的角色,和 Coser 合影,演奏游戏里的音乐,买肯德基必胜客喜茶和原神的联名产品,与同好一起交流,看起来和游戏日常没有什么不同,但因为距离的拉进,又大不一样。

无论是官媒的定调,还是玩家的共识,原神都是文化输出的典型案例。

但具体输出了哪种文化,其实又很难说清,不是所有人都知晓《神女劈观》唱词背后的典故,国外玩家也未必都知道中国有张家界黄龙桂林美景,零星的,碎片化的,大量的文化因子,因人而异地进行触达,

谈原神游戏制造的文化,就像石子扔进水池荡起的涟漪,不是单方面袭来的巨浪,而是绵长轻柔多样的力量。

谈原神游戏制造的文化,也不需要站在文化的高地进行俯视,它只是制造了一些快乐,和足够多的快乐衍生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