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 Pocket 2 艺术定制版:光影艺术,无限想象

产品

03-04 12:00

MAGNIFY YOUR IMAGINATION.
开拓无限想象。

美学先锋

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里,有一条「骨骼裙」,这是一套由聚酰胺粉末为原材料,采用 3D 打印技术制作而成的高定服装。

2011 年,中国超模刘雯身着「骨骼裙」在时装周首秀,一举成为全场最惊艳的模特。

前沿技术和中国超模的天作之合,出自荷兰时装设计师 Iris van Herpen 的手笔,这位最离经叛道的高定艺术家,最早以 3D 打印技术打造高定服饰而闻名。

Iris van Herpen 将古老的高定工艺与创新科技材料相结合,创作出许多先锋和前卫的实验性作品,极具视觉冲击力。

由她所设计的「Escapism」连衣裙,与语音助手、月球探测器、Watson AI、波音 787 飞机一起,被《时代》杂志评选为 2011 年世界 50 大发明之一。

2024 年,在 Iris van Herpen 巴黎个人艺术展期间,最新的作品也悄然而至。

这一次,技术不再附着于艺术,而是让艺术附着于技术,新作品不是时装,而是一部手机:华为 Pocket 2 艺术定制版。

光影艺术

华为 Pocket 2 艺术定制版是华为携手 Iris van Herpen 的第二次合作,上一次,他们选择在颜色和纹理上做出创新,打造「万物共生,鎏光脉络」的主题。

这次,高定艺术家决定在视觉上做出突破。合作之初,Iris van Herpen 就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

我希望创造出不同以往的视觉设计,以带来全新的视觉效果和感官体验。

时至今日,想在手机设计上创造出新的体验并非易事。手机的正面几乎已经被屏幕占据,所有的工艺巧思,只能在背面上做文章——也就是色彩(Color)、材料(Material)与表面处理(Finishing),简称 CMF。

事实上,无论色彩、材料还是表面处理工艺,手机设计师们都已经在不同方面做过足够多的尝试,而要兼顾手感、耐用性以及量产难度,玻璃是最主流的选择。

高定艺术,就是在主流设计中创造不同。

Iris van Herpen 决定,把华为 Pocket 2 的手机背板,做成一件艺术装置。

准确来说,是一件视错觉艺术装置。

视错觉艺术,是一种利用视觉感知的差异和漏洞,创造出看似不可能的图像效果。

你可能也曾看过那个「无限循环的楼梯」,这是同样来自荷兰的画家 M.C. Escher 的作品,他的视错觉画作极富视觉感官冲击力,是对人类本能的挑战,也总能引起无限的思绪与遐想。

Iris van Herpen 正是想将这样的艺术效果,嵌入到手机设计当中。年少时古典芭蕾舞的学艺经历,让她习惯于用流动的眼光看待世界。她曾如此描述自己的高定时装设计:

我的设计过程,是把一小段身体的律动,经过 3D 打印的「编舞」,变成一件可以穿的衣服。

Iris van Herpen 把灵动的线条和舞动的形态,带到了华为 Pocket 2 上。在二维图纸上,她利用视错觉的技法,描绘出了梦幻般的立体线条。

为了实现 Iris van Herpen 设计图景中的梦幻效果,华为 Pocket 2 的设计团队首创了立体动态空间工艺,在厚度仅有 0.14mm 的膜片上,动用了 87 道繁复的生产工序,就像在一张 A4 纸上雕花。

首先,工艺师将设计图案进行立体重构,分割成 68 万个模块,通过独特的视觉技巧,创造出具备空间深度感的图像,平面设计图在此被重塑成一个三维感设计图。

紧接着,采用高精准定位的激光雕刻模具,按照重构后的布局,通过纳米压印技术将纹理刻印到膜片上,并以油墨粒径 0.1 微米的精细度,填充图案颜色,形成图纹层。

而在纤薄的膜片背面,致密排列着 68 万个光刻透镜,工程师以微米级图镜进行校准,将膜片上的纹理图案与光刻透镜一一精准对应,这就是透镜层。

要让视错觉艺术得以完美呈现,「光学摩尔成像」技术是其中关键。

这项技术基于摩尔纹现象,通过叠加两个频率相近的图案形成的明暗条纹,创造出动态立体的视觉效果。

玻璃膜片上的透镜层中,每个透镜直径仅有 100 微米左右。数十万个这样的透镜密集排列,通过它们,光线反射进人眼,形成图像。

透镜层就像一个画库,藏置其中的画像浩如烟海,但只有匹配正确的钥匙,才能找到对应的图画。

图纹层就是解开这个画库的一串钥匙。每一个观察角度,都有一个对应的图像编码被记录其中。随着观察者角度的变化,解锁的图像也有所不同。在头发直径大小的透镜里,对应着上千个压印点,通过纳米技术定向定量印刷油墨,形成上千个不同视点的图案。

经过校准后,光线通过光刻透镜的折射和反射,得以将光影精准投射到背板玻璃下面的蓝色膜片上,实现微透镜成像。每个微透镜都可以捕捉到来自不同角度的光线,从而呈现出层层叠叠的动态视觉效果。

原本二维的印花,此刻都有了对应的投影,成为三维空间中的立体线条。在只有发丝厚薄的玻璃平面上,得以形成层峦叠嶂的光影。每一层艺术纹理交相辉映,视错觉的线条与手机形成了奇妙的互动,最终在你眼中形成一幅全新的图景,留下了蝴蝶展翅的隽永一刻。

先锋美学与繁复工艺碰撞,带来了绝妙的化学反应,是一种让人目眩神迷的不现实感。

第一眼,当层峦叠嶂的曲线,在水平光洁的背板玻璃上层层延展开来,会不自觉地想要用手探究纹理的层次,拇指划过立体的图案,却是平的。

再看一眼,缓缓地将手机放平,底部与视线平齐,期待找到背纹的纵深,却也是平的。

这是光与影的魔术,无论从哪个角度欣赏,都能感受到线条的延伸与律动。光线在手机背面的平滑玻璃上流转,让每一寸光影都有惊喜。

此刻,手机成了一件精美绝伦的视错觉艺术品,这是艺术赋予科技的独特美学价值。

正如 Iris van Herpen 所期待的那样:

透过它灵动的艺术效果,感受到生命的活跃与绽放。

平等之美

当高定遇上手机、艺术家和科学家凑一起时,会发生什么?

华为 Pocket 2 艺术定制版给出了答案。

当独一无二的高定设计,成为人人触手可及的智能手机,这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美,是一种生活方式,如何用技术传达美的价值,是科技公司的新命题。

华为是其中的佼佼者。

近几年,华为对手机美学的思考,有个全新的维度,在颜色、材质之外,设计理念主导了新的美学设计。

认知学家、《好用型设计》的作者 Donald Norman 在其著作里曾提及关于设计的三个层次:本能、行为与反思。

本能层次指的是用户对产品外观的第一印象,行为层次则指的是产品功能设计带来的用户体验,而反思层次更关注于用户对产品的深层情感。

经过多年对手机材质、色彩的探索,华为手机的多样性已经足够丰富,而随着影像、系统、性能等方面的提升,产品体验上也趋于稳定,那么进一步能够抓住用户的,就是在情感上的联结。

呈现科技与美学的想象力,是华为在美学追求上的新目标,这也与 Iris van Herpen 的设计理念不谋而合:

时尚亦为器,易情也塑己。
Fashion is an instrument for change, to shift us emotionally.

不难理解为什么华为会选择与 Iris van Herpen 合作,因为华为 P50 Pocket 艺术定制版和刚刚发布的华为 Pocket 2 艺术定制版,正是华为手机新美学理念的最佳例证。

华为 P50 Pocket 艺术定制版采用了立体微雕工艺,Iris van Herpen 标志性的纹理被镌刻在机身上,传达出艺术与科技共生的设计理念;

这两款手机都是从艺术理念出发,让艺术审美引导工业设计,其背后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才能跨越艺术与科技之间的巨大鸿沟。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美从来不是束之高阁的。

美源于生活,平等地属于每一个人。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