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lection AI 创始人加入微软不仅仅是「跳槽」这么简单

公司

03-22 10:19

微软近日官宣,DeepMind 和 Inflection AI 的创始人 Mustafa Suleyman 即将加入微软的 AI 阵营,并成立领导一个新的「微软 AI」(Microsoft AI)团队,专注于推进 Copilot 和其他「消费级」AI 产品的研究,直接向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汇报。

这位 Mustafa Suleyman 可谓是 AI 领域的「老兵」。在 Siri 正式登陆 iPhone 之前的 2010 年,Suleyman 就和其他合伙人创办了 AI 实验室 DeepMind。随后 DeepMind 被 Google 收购,成为 Google AI 研究的中坚力量,推出了大名鼎鼎的 AlphaGo。

Suleyman 当时主要负责 AI 的应用,特别是将 AI 技术集成到 Google 的产品中。

2019 年,Suleyman 因为职场风波离开 DeepMind,转身出任 Google 的 AI 产品管理和 AI 政策副总裁。

2022 年,Suleyman 从 Google 离职,这次他选择投身于 AI 初创公司的激烈竞争中。其联合创办的生成式 AI 公司 Inflection AI,在去年 6 月份成功获得 13 亿美元的投资,微软是投资者之一。当时,外界对其估值 40 亿美元。

纵观 Suleyman 的履历,不难发现其专长在于 AI 产品和应用落地,这可能也是为何微软邀请其负责自家 AI 产品的「消费级」业务。

Suleyman 也在采访中表示,「我们希望确保下一波浪潮对于消费者来说,微软能够真正创造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产品」。

但如果我们看看 Suleyman 之外的人事变动,可以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 Mustafa Suleyman

 

微软「掏空」Inflection AI

事实上,微软不仅仅只是「挖墙脚」了 Suleyman 一位 Inflection 人员,同为 Inflection 创始人,且还是 Inflection 首席科学家的 Karén Simonyan 也将加入「微软 AI」新团队,并且微软的公告中也表示,Inflection 团队中的几位工程师、研究人员也将追随 Suleyman 和 Simonyan。据 Bloomberg 报道,Inflection 团队「大部分」员工都加入了微软。

Fortune 杂志分析,微软这种吸纳行为本质上是为了规避「反垄断」审查。今年一月份,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微软和 AI 头部公司 OpenAI 的合作关系展开调查,观察其背后是否有破坏公平竞争的风险。

Inflection 团队本身也是一个绝佳的吸收对象。Suleyman 透露,虽然 Inflection 的 Pi 聊天机器人吸引到了投资者的兴趣,但公司并没有找到成功有效的商业模式,而与此同时,Nadella 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 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值得一提的是,Inflection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Reid Hoffman 也是微软董事会成员,这也使得两家企业很容易搭上关系。

因此,如果通过「挖墙脚」的方式吸纳 Inflection 团队,就可以避免反垄断审查,又获得了 Inflection 的相关人才。在去年 11 月 Sam Altman 被逐出 OpenAI 董事会后,微软向包括 Altman 在内的所有 OpenAI 员工抛出橄榄枝,企图吸纳 OpenAI 团队。

在人事调动发生后,Inflection 发布的官方声明也证明了其实质上已经被微软「掏空」。

Inflection 表示以后将专注于为商业客户测试和定制生成式 AI 模型,并将在微软的 Azure 服务上托管其 Inflection-2.5 模型,将其提供给全球的创作者,API 授权很快将启动并运行。

至于其曾经引以为傲的 Pi 聊天机器人,Inflection 只提到其「不会立即发生变化」,Tech Crunch 则认为这几乎是给它宣判了「死刑」。

 

微软破困的尝试

微软吸收 Inflection 并成立新 AI 团队,也是因为其在激烈 AI 竞争中逐渐落入下风。

过去一年的时间,微软一直围绕 AI 改造公司的主要产品,Copilot 融入了 Windows、 Office、Bing 等微软产品之中。但据报道,在推出 AI 增强的 Bing 搜索 13 个月之后,微软在 AI 市场没有取得太大进展,Google 仍在竞争中占上风。

而与合作伙伴 OpenAI 日渐微妙的关系,也可能是微软需要通过吸纳 Inflection 来扩充实力储备的原因。

Bloomber 报道,微软 CEO Nadella 在 Suleyman 加入微软的前一天才将此事告知 Sam Altman,但实际上 Nadella 也表示和 Suleyman 已经「接触了数个月」。

今年 2 月份,微软向 OpenAI 的竞争对手 Mistral AI 投资了 1600 万美元。

此前,有微软内部人士向媒体表示,微软在 AI 上太依赖 OpenAI,恐沦为 OpenAI 的「IT 部门」。

微软选择吸纳 Inflection AI,首先可能是想快速扩充自身在 AI 领域的技术储备,其次是为了加速其 AI 到实际应用的整合——别忘了新的「微软 AI」团队是面向「消费者」的,AI 应用的实际落地也更能获得投资者和市场的青睐。

AI 实际落地难不仅仅是微软一家的问题。同样大力发展 AI 的亚马逊 ,其 CEO Andy Jassy 在日前的财报电话会议中承认,AI 技术带来的直接收益「相对较小」。

微软也看上了 Inflection 在预调试 AI 方面的能力,可能还有其在 AI 伦理相关方面的能力(Suleyman 也是 AI 行业伦理道德的大力倡导者)。Pi 机器人曾经以「高情商」和「富有同理心」作为其竞争优势。虽然这样的优势没有使其在激烈的大模型和聊天机器人竞争中脱颖而出,但对目前陷入「生成暴力色情内容」争议的 Copilot 助手来说,也许可以加快麻烦的解决。

▲「第一个情感化的智能 AI」Pi

但无论如何,技术和人才又再一次向科技大公司集中了。可以预想,Inflection AI 的核心竞争力将进一步减少,或将退出 AI 初创公司的激烈竞争。

Tech Cruch 对于这场变动持悲观态度,他们的批评非常一针见血:

科技界一如既往:有能力者,建造;无能力者,通过各种方式,购买。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