飓风后的探寻:我们需要怎样的通讯工具?

特稿

2012-11-04 11:00

一场突如其来的飓风毁掉了 Google 精心准备的发布会,也毁掉了无数美国市民的正常生活。

10 月 30 日上午,飓风 Sandy 登陆美国新泽西州,截止 11 月 2 日,Sandy 已经造成美、加两国超过 100 人死亡,数百亿美元的损失。连位于纽约曼哈顿东河沿岸的联合国总部也无法幸免——联合国总部的地下室和底层遭遇洪灾,电路和空调设备受损,通信中断。

受飓风影响的更多的是普通民众,这场罕见的飓风已经彻底毁掉了他们的日常生活——美国目前有超过 300 万人面临断电困扰,电、水和食物变成了奢侈品。

Sandy 还夺去了他们上网的权利。调研机构 Renesys 在评估 Sandy 带来的影响时,对位于纽约东北部的网络服务器的受灾范围和影响程度进行了调查,发现约有 99.5% 的服务器和路由器受到了影响——意味着只有 0.05% 的服务器还在苦苦支撑。

10 月 31 日,《微天下》发表了一篇来自周宗珉的约稿。宗珉在文章中记录了他在美国遭遇 Sandy 的经历,读来令人动容。

周日上午,忙完了一周的实验,我躺在被窝里看新闻。读完上面这样文字后,突然觉得当下的安逸让我有种难以言喻的犯罪感。就在我决定起床时,我看到了一篇 NPR 关于纽约灾后公共电话亭使用情况的报道

“Sandy 过后,奇怪的纽约人和公共电话联系上了……由于超级飓风 Sandy 导致的对电力设施超支使用和破坏,位于下曼哈顿区的人们正在尝试用老式的通信设备来通话。他们产生了某种共鸣。”

(排队等候公共电话的纽约市民,via《华尔街日报》)

老式公共电话亭重获新生?《华尔街日报》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和 2001 年的恐怖袭击和 2003 年的断电事故一样,Sandy 暴露了智能手机的短板。智能手机不但需要反复的充电,在大型风暴摧毁提供通信服务的电信基础设施时,还可能无法连上通信服务。”

NPR 和《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激起了我对基础设施和智能手机的探寻。我找到了一篇刊发在《深圳特区报》上的新闻,文章中关于公共电话亭的描述一如我在阅读前对它的预判——渐成摆设,已趋边缘。

移动通信设备的迅猛发展让公共电话彻底沦为上个时代的产物。不需要官方的统计数字,随便留心下周遭的环境,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这个趋势。我自身的例子就可以说明:我最后一次接触电话亭要追溯到 6 年前,正值高考的我常常借助公共电话向妈妈描述临考前的紧张心情,借此缓解压力。当时,细心的妈妈还专门为我办理过电信的 201 和 998 IC 电话卡。但随着第一部手机——诺基亚 1600 的入手,我就彻底离开了公共电话。

08 年的时候,公共投币电话业务的日益萎缩一度让 AT&T 产生过关闭它的念头,我在当时很赞成这个想法。但是现在,伴随着 Sandy 的降临以及由此而来的公共电话的再度兴起,我觉得我有必要修正一下当初的看法。

“患难见真知”,想必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电话亭这样的基础设备。灾难引起的物质匮乏会促使人们探寻最根本的需求:食物、饮水、住宿、通讯……而公共电话具有的独特结构让它不用担心手机要面对的电池和信号问题,这也使得公共电话成为相当可靠的通讯工具——即便在飓风这样的恶劣环境下。

对于 iPhone 为代表的新兴通信设备,我不会因为公共电话的重焕新春而厚此薄彼。我对它们的看法是:物尽其用——iPhone 固然代表着未来,但对于公共电话这样的传统基础设施,不妨暂缓对它们的淘汰和拆除,让这些古老的设施继续伫立城市一角,发挥余热。我相信,这些老旧的玩意总会在一些时候给予我们便利,就如同暴雨过后排水良好的地下管道。

 

题图来自 Flickr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阅读、思考、自我反省,相信坚持可以改变人生。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