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鸟玩跨界:流行文化杂交的艺术

游戏

2012-11-17 16:56

除了怒鸟的粉丝,相信买《愤怒的小鸟:星球大战》(以下简称《怒鸟:星战》)来玩的有相当一部分的星战迷。但是,作为星战迷之一的我心情很复杂。在玩游戏之前,我非常担心怒鸟圆圆呆呆的形象和绝地武士们不搭调,圆滚滚的韩·索罗和天行者?哦,天哪。但是在玩到游戏之后,这些担心绝大部分瞬间打消,“愿原力与鸟同在。”The Verge  撰文介绍了这两个风格迥然相异的流行文化形象 “结合” 的一些细节。

在《里约大冒险》中,主角们同样是鸟,这使得它们与生气的小鸟们形象的结合并不困难。但是这样的经验对于经典太空歌剧电影《星球大战》来说并没有借鉴意义。《怒鸟:星战》的启动画面上,只要看过《星球大战:新希望》的玩家就能一眼认出楚巴卡、韩·索罗、欧比汪和卢克。虽然他们只是鸟,但是神情和装扮都维妙维肖,猪头死星、猪斯·维达都毫无疑问很 “可怕” 也很可爱。《怒鸟:星战》把怒鸟的滑稽和星战的严肃结合的很好。

但最初《怒鸟:星战》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创意。

最早是 Rovio 的艺术总监 Toni Kysenius 在《愤怒的小鸟:太空》中尝试加入《星战》的视觉效果。在获得卢卡斯影业的特许授权之前,他们一直尽力在远离《星球大战》的创意。与卢卡斯影业谈妥之后,双方都非常兴奋。 《怒鸟:星战》的正式设计师 Jarrod Gecek 说:“从小看到大,人人都爱《星战》。” 刚刚接下这份设计工作时,他很担心能否掌握《星战》在这个游戏中的成分,也没有和别人分享过其他粉丝的担忧。 “直到他们告诉我,这会是一个独立项目的第一部,我开始觉得从《怒鸟:太空》进化到《怒鸟:星战》很有意义。”

Jarrod Gecek 加入工作的时候,角色设计已经完成。他的工作就是完整还原电影中重要剧情的场景,而且要保留有关游戏功能的矢量图形。他在尺寸和模型上徘徊了很久,因为有些设计,如果拉出弹弓发射出去,本能的就会认为它飞不起来。在猪斯·维达的头盔设计上,他也曾反复调整呼吸器的位置来符合原本绿猪的鼻孔位置。鸟们的装扮也调整过很多次,曾因为身上的装备太多而看不到颜色。

相对于角色设计,把电影两个多小时的剧情凝练在几十副过场漫画和动画中,还不能让游戏体积变得过大,这才是个大问题。Toni Kysenius 说:他最喜欢那副卢克一行人在 Mos Eisley 酒吧里,楚巴卡撅着嘴用吸管喝饮料的漫画。这简直和游戏中最具标志性的时刻——“现在,我是你的主人 ” “现在,我是大师。”——同为经典。

令人惊讶的是,Jarrod Gecek 不是个铁杆《星战》迷。在工作的时候,他也反复重新观看了《星战》系列电影。他描述看到韩·索罗开枪时的镜头,“太帅了。” 正因为如此,他在设计里犯了一些小错,例如激光颜色、光剑颜色等等,好在粉丝们都帮他指了出来。他表示,就因为这些狂热、坚持的粉丝,《怒鸟:星战》也会是一个绝佳的混搭系列。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Geek地生活,文艺地思考。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