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研究主管 Peter Norvig:智能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特稿

2012-11-27 08:00

Peter Norvig 是 Google 的研究主管,他说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工作。与 Google 核心业务不同,他所负责的团队面向最前沿的科技,孕育着许多激动人心的项目。最近,Peter Norvig 接受了英国卫报的采访,谈到了人工智能、个人计算、地图服务诸多领域。

Google 研究团队汇聚了业界顶尖的人才,不过它并一定适合所有人。如果你希望创办自己的公司,或者希望在小公司工作,并不适合你。除了无人驾驶汽车之外,Google 也不会资助硬件上的研究。

“在内部我们仍然需要做出选择。这里比初创公司更加自由一些:坏的决策不会立刻导致破产,但是你不能说,我要做些事情,给我 20 个工程师吧。”显然,这涉及到优先级的问题,虽然有些优先级项目听起来非常奇怪。

在 60 年代、70 年代的时候,许多重大科技成果来自贝尔实验室、IBM 沃森研究中心、施乐帕克研究中心(Xerox PARC),它们都研究与公司核心业务无关的技术,而许多发明都没有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对此,Peter Novig 非常了解,他提到了一本 1999 年的书:《探索未来:施乐如何创造、然后错过了首个个人计算机》。

“书中说他们在探索未来,但他们以某种方式发明了未来”,他说,“我觉得他们租借了未来。有一天人们能够买得起 PC,但是我们仍然没有走到那一步,于是拿出 20 万美元给研究员配备个人计算机,这样可以看到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在 Google 做的事情也是一样的”。比如无人驾驶汽车、智能眼镜,或者使用 1 万多台计算机检查 1000 万的图片去识别猫脸。

和上述那些研究中心不同,Google 的研究和公司的其它业务是紧密联系的。“从某些方面看,我们做的事情很像英特尔,那里的研究团队会设法开展新业务,如果他们做成了某种东西,但其他人从新业务中获得更多利润,他们并不担心,只要业界仍然买英特尔的芯片。我们也是一样——如果我们发明了新东西,即使我们不拥有它,只要它能让两个人开始使用互联网,就有可能有一个人会变成我们的用户。因此,如果我们开创了一个新行业,对我们来说就是成功。”

无人驾驶汽车、智能眼镜就是这样的产品。“我们把它们当做已有优势的延伸——汽车是地图能力的延伸,同样,眼镜是通讯和本地服务的延伸。”

对于 Google 的地图服务来说,9/11 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从那时候起,网络成为重大消息的源头。9/11 和 Katrina 台风使得 Google 以新的视角看待自身的服务。Peter Norvig 说,人们开始问“新奥尔良今天看起来和昨天有什么不同?”。这使他们意识到时间将成为地图服务的重要维度,“人们会要求更多的实时信息”。

Peter Norvig 的职业生涯中,人工智能是重要的一个方向,从 80 年代中期开始,他开始研究概率推理和不确定性。这涉及到贝叶斯的理论,当时在人工智能领域,对于这位 18 世纪数学家的想法仍然充满怀疑。不过,随着计算机的发展,他的理论已经获得了广泛应用。Peter Norvig 说,构建一个可用的系统是说服他人的最好方法。

他提到了 Google 翻译,这个服务并不是由语言学家开发的,而计算机学习语言的过程与人类完全不同,它利用的是广阔的互联网,从大量的翻译文档中学习将不同的语言配对。这和 Google 利用上万台计算机辨认猫一样,属于模式辨认。

Peter Norvig 在今年的奇点大会上介绍了自己的工作成果,但他并不相信计算机能力的增强会把我们带到奇点,即人工智能赶上人类智能的时刻。他支持奇点研究院的原因是因为他认为一切都会加速变化,并且会改变社会,人们应该意识到这一点,不过,“我最大的担心是,人们太关注特定日期了”。在今年的大会上,有人把奇点到来的时间确定为 10 到 100 年之间。

被称为“人工智能之父的”的 John McCarthy 在人生的最后阶段仍然认为奇点是“胡扯”。在广泛的研究之后,Peter Norvig 认同他的观点。他说,我们并没有处于一个特殊的时间点上,“我们在创造新东西,但是和过去比起来,今天做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科技的进步并没有改变人和机器的关系,“我是比较抗拒智能可以无限扩展自己的想法的。智能可以帮助你解决更难的问题,但是有些问题是抵抗智能的,你会到达这样一个点,聪明不会对你有任何帮助,我认为我们的许多问题都是这样的。就像政治——我们不会说,只要有一个更聪明的政治家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人们是否过分高估了智力的价值?对此,Peter Norvig 说,“ Kevin Kelly 与我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将此称作‘Intelligentism’——认为智力是唯一重要特性的一种偏见。我们认为智力是重要的,并以此称呼自己的种族,但是,如果我们是大象,或许我们会希望得到超级力量,或者如果我们是猎豹,会希望获得超级速度。有些社会问题很难,是因为它们就是那个样子,那不是我们足够聪明之后就可以解决的”。

图片来自 Googl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