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杂志:Palm 向 Apple 发起反击,侏儒大卫打倒巨人格里亚?

公司

2009-05-28 01:41

这家处境窘困的手持制造商说自己的新款智能机 Pre 是 iPhone 杀手,Apple 却笑不出来。

By Adam Lashinsky From Fortune

S.A.F.L@iFanr译 (由于 Fordchao 的加入,译稿作者由 S.A.L 变成了 S.A.F.L)

palm_pre__new03

Apple 寡言,总是内敛专注于自己优雅的产品,很少屈尊去议论竞争对手。然而 Tim Cook(Apple 的首席运营官,被指定代行 CEO 乔布斯因病离职所空缺的职权)在 1 月份的一个营收电话会议上提到了一个不起眼的竞争对手。

他提到的祸害是 Palm,这个曾经的 PDA 先驱,在两周前发布了 Palm Pre,好评如潮。Pre 不仅仅拥有 iPhone 无法比拟的功能——热门的多任务,全局搜索,下滑键盘,它还搭载了和 Apple iPhone 大受欢迎的多点触屏技术。Cook 没有掩盖他的恼火,他说:“我们将追究任何窃取 Apple 技术的人”,“我们绝不善罢干休。”

Palm 在移动领域的经年耕耘创造了大量自己的专利,对于它来说,世界上最火的科技公司公开的敌视态度有利有弊。好的方面是,Apple 充分 Pre 的关注让人觉得这个小公司胜券在握。(Apple 的市值 25 倍于 Palm,2008 年的营收达到 13 亿美元)

另一方面,对于一个将自己未来完全押宝在一款产品上的公司来说,没有比 Apple 可能的诉讼更严峻的了。何况诉讼还不是 Apple 的唯一武器。Palm 的泥菩萨伙伴 Sprint Nextel 准备在 6 月 6 日以 200 美元的合约价开始销售。几天后我们将看到 Apple 会以软件升级甚至是更低价的新 iPhone 来还击,那将会触到 Palm 的痛处。这也阻碍着来势汹汹的 Palm 在智能手机市场成长为 Apple, RIM(黑莓的制造商)这样的重量级选手。根据 Gartner 的报告,去年全球共售出智能手机 1.39 亿部,比 2007 年上升了 14%。【参考本新闻,RIM 在 08 年共售出智能机 2600 万部】

硅谷版的 “侏儒大卫打倒巨人格里亚”?这出戏可复杂着呢。没错,如果 Pre 大获成功,Palm 就能够咸鱼反生——从 09 年 1 月 Pre 揭开面纱到现在,公司股价已经从 3 美元上升到最近的 12 美元;如果 Pre 一败涂地,Palm 便会彻底完蛋。但打赢这场仗对 Palm 最大的投资商,老谋深算、备受瞩目的私募基金 Elevation Partners 同样至关重要,该公司的投资组合业已遭受了些许挫折。

screen-capture-3确实,这场对抗已经超越了公司和产品间的竞争,染上了浓烈的个人色彩。Elevation 的一位合伙创始人,Fred Anderson,在 2004 年退休前担任 Apple 的首席财务官。任职 Apple 期间,他被卷入期权回溯丑闻,并于 2007 年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达成谅解,谅解协议中他没有承认任何过错。Anderson 公开指责乔布斯,Apple 董事会却坚持乔布斯没有不当行为。也就在签订和解协议的那段时间,他想出了绝妙的主意——邀请 Rubinstein 加入 Palm。Rubinstein 是乔布斯近 20 年来的得力助手,被誉为 Macintosh 的救世主和 iPod 之父。

且慢,还没说完呢。正如苹果多年来对 Palm 所做的那样,Palm 已开始挖苹果的工程师和高管队伍的墙角。一个摇滚巨星也卷入其中——U2 的 Bono,也是 Elevation 的合伙创始人之一(“Elevation” 就来源于 U2 的一首歌)。Bono 是乔布斯的朋友,在 2003 年苹果推出 iTunes 音乐商店时曾经帮助乔布斯和唱片公司牵线搭桥。

即便没有这些个人纠纷,Palm Pre 和 Apple iPhone 之间的对抗也会成为公司竞争的经典战役。累积的仇恨、痛苦以及复仇的可能,这将成为手机业里一个异常戏剧化的故事。哦,故事中还有一个无可辩驳的炫酷产品!如果 Pre 真的像预览版演示的那样出色,它真有可能将已经竞争激烈、增长迅猛的智能手机业搞个天翻地覆。

***

Palm 全盛时期也有 iPhone 般的拳头产品——Palm Pilot。这款革命性的产品于 1996 年发售并在 Apple Newton 倒下的领域大获成功。2003 年 Palm 并购 Handspring 的时候,已凭借 Treo 这款集手机/管理软件/电子邮件服务为一体的智能手机成为了市场领导者。到 2007 年,苹果发布 iPhone 的那年,Palm 却迷失了自己。最新的次笔记型电脑 Foleo 出师未捷身先死,尽管它是目前疯狂热卖的上网本的先驱。

Palm 不得不为下一步打算。它开始进行全新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开发,但他也知道这个开发过程最多能支撑两年。Palm CEO Ed Colligan 曾经是 Handspring 的市场主管,他想让公司更加私营化,这样才能在利润持续下降的情况下,为开发新产品创造 更好的条件。当时私募股权的热潮横扫市场,Colligan 便找来了他的熟人,同时也是私募股权公司 Elevation Partners 创办人之一的 Roger McNamee ,两人的协商持续到 2007 年 6 月,Elevation 宣布注资 3.25 亿美元购买 Palm 25% 的股权。

作为资本市场的玩家,McNamee 在科技产业前线摸爬滚打了 30 年。他曾任 T. Rowe Price 的共有基金经理,后来成立了风险投资/对冲基金公司 Integral Capital Partners,对高科技公司来说他就像拉拉队长,还是格外出色的一个。他不仅组建了自己的摇滚乐队,还曾在办公室摆着与真人同等大小的 Grateful Dead 乐队主唱 Jerry Gacia 的塑像。他 1999 年离开 Integral,成立了第一家专注科技领域并购的投资公司 Silver Lake——这家公司曾因收购硬盘厂商 Seagate 使其私有化,然后助其重回资本市场而名噪一时。

2003 年,McNamee 突然被 Silver Lake 公司扫地出门,不久后便与 U2 主唱 Bono 一起创办了 Elevation。他们组建了一支兼容并蓄的团队,包括 Electronic Arts 的高管 John Riccitiello 和两个年纪不大但很有私募股权经验的合伙人。最初的想法是,把科技产业的运作技巧应用到媒体和娱乐公司中去,重新将这一领域披上数字化外衣,以期带来独特的投资机会。

Elevation 筹集到了 19 亿美元,但不幸的是生不逢时,投资选择也不对。第一批三个投资的前两个都失败了,Elevation 在 2005 年的投资了深陷房地产丑闻的 Homestore.com(由 Move.com 更名而来),此后不久,房地产市场便进入冬天。

2006 年,Elevation 购买了商业出版商福布斯媒体(Forbes Media)40% 的股份。Elevation 试图重资投入该公司的网站来盈利,但是在线广告和纸媒广告都增长缓慢。McNamee 说:“近期网络广告状况的恶化带来新的挑战,但我确信福布斯能应付。” 他最近退出了福布斯董事会。

Elevation 也曾有过小胜。它合并了 BioWare 和 Pandemic Studios 这两家电子游戏公司,并在 2007 年把它卖给了游戏巨头 EA。有趣的是,当 Elevation 买下 BioWare 和 Pandemic 后,合伙人 Riccitiello 离开了 Elevation,加入了 EA 成为 CEO。他集买家、卖家于一体。EA 向自己的股东及时披露了这个情况。

与此同时,Elevation 也在紧锣密鼓地酝酿投资 Palm 的计划。起先它试图把 Palm 完全买下来。由于筹集不了足够的资金,最终它选择了投资于 Rubinstein。Elevation 把他称为重塑 Palm 的关键。2007 年 4 月,Anderson 和 McNamee 签下了 Rubinstein(那时他已经退休了),那时这位前 Apple 硬件主监和 Apple 的竞业禁止协议已经失效了。

52 岁,骨瘦如柴的 Rubinstein,每天坐火车往返于 Palm 在 Sunnyvale 的办公室和他在 San Francisco 的家中。他早年是惠普的一位计算机工程师,1990 年加入了 Jobs 在被踢出 Apple 后所创建的 Next 公司。Rubinstein 早于 Jobs 回到 Apple,是 Macintosh 复兴和 iPod 面世的关键人物。

用 Rubinstein 的话说,他是在六月末才和 Palm 的人混在一起的。他不喜欢他看到的 Pre 原型机,觉得 Pre 的硬件设计应该从头再来。原型机使用过时的电阻触控屏,而不是更新型的可以响应生物电流的电容式触控屏。Rubinstein 抛弃了旧的硬件设计,花了 15 个月时间重新制造了一个新的。“基本上我们就是跑了一个马拉松,还边跑边进行心脏移植。”Rubinstein 说。

当 Palm 正在竭力准备新产品的时候,它遇到了另一个难题:钱用完了。随着整个市场状况的恶化, Palm 的股价进一步下降,08 年 12 月一度几乎触及每股 1 美元,而同年早些时候是 5 美元。Elevation 几乎下跌了一半,那时它同意在圣诞节前给 Palm 注资 1 亿美元。Colligan 先生说,注入现金目的在于向客户、投资者、特别是供应商显示 Palm 有必要的资源来发布 Pre。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担忧,毕竟 Palm 的财务状况已接近崩溃。甚至在包括圣诞节热卖所在季度, Palm 的亏损都达 9800 万美元。该公司甚至看上去还被坏运气拖累着。它报告了一项 500 万美元的费用是分销商的 “仓库库存盗损”。(Palm 说自己保了失窃险)

与此同时,显然,苹果又是胜利的一年。当时,它正向售出 2100 万部 iPhone 的目标前进。08 年 7 月,Apple 开设了 App Store,这是一个在线下载软件到 iPhone 和 iPod Touch 的服务。用户的下载量很快达到了 10 亿次,App Store 成了 Apple 的一个新收入来源,也让越来越多的非 Mac 用户成为狂热 Apple 迷。

然而,在 2009 年初,Palm 的运气终于回来了。苹果被乔布斯的健康状况困扰,他退出 Macworld 年度展会,并在 1 月宣布了一项为期 6 个月的病假。严峻的经济状况,性感新品的稀缺,一个不寻常地沉默着的 Apple 公司,让 1 月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 CES 消费电子展成为了 Palm 的舞台。Pre 在这次展览中让人惊喜,Palm 的股价立马上扬。Palm 利用股价的上扬从市场又筹集了 1.03 亿美元。这是在这一背景下,大家开始明白为什么 Apple 的 Cook 会对 Palm 如此愤怒。老鼠已经开始咆哮。

***

Palm Pre 即将面世,这将为 Palm 带来希望之光。同时公司面临的困难也不容小视。Pre 的一些特性是 iPhone 和黑莓都不具备的,然而 Palm 不愿意为《财富》提供评测资料——这从侧面说明,Pre 仍有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 (四月的营收会议上,Apple 首席运营官 Cook 也将矛头对准 Palm,他说,“不好评论还没出货的产品”,也就是对 Pre 暂时不发表意见)。

运营商方面,Palm 毫无悬念地选择了 Sprint。AT&T 和 Verizon 分别有重量级产品 iPhone 和黑莓 Storm,Palm 已经越来越离不开 Sprint。 去年 4 月 Palm 财年结束时,包括智能手机在内的 41% 的销售额都来自 Sprint。这对苦命鸳鸯的资金和客户都在流失,就好象长期垫底的棒球队一样倒霉。但双方都认为 Pre 将改变困境,“Palm Pre 将得到我们的全力关照 ”Sprint 高管 Kevin Packingham 这样评论 Pre。

Palm 另一个短板是,它是一个全球化产业中的本土玩家,它约 80% 的销售都集中在美国本土,就算 Pre 能成功,Palm 目前尚未打算向自己没有影响力的亚洲市场推广。(译注:Palm 香港官方网站早已把 Pre 挂在首页)。

它还面临着 Apple 的潜在竞争。3 月初,McNamee 曾告诉媒体,他认为 Pre 太优秀了,能吸引 iPhone 用户在 AT&T 合约过期后转向 Pre。Palm 为此被迫向美国证监会发文声明 McNamee 的说法是 “不成熟的,夸大了对用户行为的预期”。虽然此后 McNamee 收敛了一点,但也只是一点。他现在把和苹果的关系称作 “非对称”,暗示 Apple 的计划和市场表现对 Palm 没有影响。Rubinstein 补充说,“这是 Palm 的家务事,无关 Apple。”

Palm 和它的投资者们无疑面临着一个艰巨的 Pre 发售任务,和 Apple 相比它的资源太有限了。但 Palm 有一个明显优势:它似乎从来不缺信心和决心。深入解读:http://bit.ly/z4sbA

S.A,F.L@Twitter ifanr echokou logoutx fordchao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信奉科技和潮流的可能,相信激情和坚持的力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