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 打印若颠覆制造,你的名字倒过来写吗?

公司

2013-06-25 17:40

今年上半年 3D 打印领域的发展呈现欣欣向荣的状态。

美国奥巴马将 3D 打印机写入国情咨文,并将它称 “革新了关于制造的一切”;去年至今 3D Systems 等 3D 打印领域公司的相关股票一路上涨,Stratasys 一直处在 80 美元的高位;亚马逊甚至特地开设了 3D 打印机线上商店,专门销售不同种类的 3D 打印机、3D 打印耗材以及相关书籍;MakerBot 以 4 亿美元的价格被 Stratasys 收购。

郭台铭今天说,3D 打印若能颠覆制造业,“我的 ‘郭’ 字倒过来写。

在他看来 3D 打印机无法生产用于商业用途的产品,不具备商业价值。这句话严格来说不是正确的,因为即便是打印外壳,同样也是为其它人提供了商品,照样具备商业价值。然而,3D 打印机的确无法生产所有面向消费者的产品——它可以打印模型,可以打印其中的零部件,但还不具备能力打印比较复杂的完整产品。

之前连线杂志刊登一位从业者视角的文章,以冷静的口吻陈述 3D 打印技术的优劣:

3D 打印技术能够轻易打印出复杂结构的东西,为人们提供了相对工厂灵活的制造方法;然而,由于 “体积” 的问题,3D 打印机也不是所有零部件、产品都能打印;若打印的物品体积较大,制造成本则呈几何倍数上升。而由于功能单一,对成本敏感,3D 打印机的优胜劣汰取决于 “谁拥有的客户最多,谁的社区最活跃”。

不论郭台铭还是连线,都以 “生产能力” 的角度来看待 3D 打印机的劣势。但如果从制造模式来考虑呢?

《经济学人》去年看好以 3D 打印机兴起为开端的 “社会化制造” 大潮,并认为这是 “第三次工业革命” 的基础。杂志认为,“由于采用了新材料、全新的生产工艺、易操作的机器人,以及在线制造协作服务的普及,制造业小批量生产变得更加划算,生产组织更加灵活,劳动投入更少。”

“社会化制造” 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制造方法。而在 Andreessen Horowitz 的合伙人 Chris Dixon 看来,3D 打印的去中心化,和互联网的去中心化有着相似之处,令实物也具备 “长尾效应”。

但在另外一名内行人 Nick Pinkston 看来,3D 打印机所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这位 Pinkston 目前拥有一家提供快速制造服务的公司 Plethora,曾经创办 3D 打印平台 CloudFab 以及硬件 WorkShop。

他认为,3D 打印机很棒,但它只不过是 “数字化制造” 解决方案的其中一部分,而且也只解决了其中某些问题。它所发挥的作用是 “诱导性毒品”,将人快速引入制造领域,扩大数字化的制造方法。但它但无法引发 “分布式制造” 的潮流,问题不在于环境、价格或者时机,而在于我们还没降低可实行的最小经济规模——比如说,最小的有效生产模式。此外,3D 打印的制造方法很不一样,堆叠次数越多,那么出品将越优秀,但这与生产时间有关,但没有拉低了每个产品的单价。

不过,更重要的是,现在的 3D 打印机看上去都是 RepRap 或者 MakerBot 的派生物,但只有新的处理过程,新的交互界面或者非常低的价格才能吸引旁人的注意。“不要再造无趣的 3D 打印机了!”

 

题图来自 christinapitanguy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