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的力量——斯密特语录

公司

2011-01-22 11:22

by Courtney Banks from WSJ,宁剑 译校,转载请注明 ifanr.com 译文链接。

我们昨天报道了 Google 换帅,斯密特从 CEO 位置上退下,转而担任董事会主席,在过去的几年里,斯密特很健谈,有着丰富多彩的言论。华尔街日报从中选出了斯密特在担任 Google CEO 期间的十佳语录,以飨读者。

EricSchmidtGoogleTV.jpg

10. 2010 年 10 月 – 华盛顿创意论坛,有人问到 Google 会不会开发脑部植入芯片,以便用户可以直接通过思维搜索,斯密特是这样回答的:

“Google 的策略是尽量接近红线,但并不越过它。我觉得脑部植入芯片让人毛骨悚然,有点越线了,至少现在是这个情况,当然,随着技术的发展会有好转。”

9. 在阿布达比媒体峰会上,有人对 Google 访问用户搜索内容的能力表示忧虑。斯密特做出了回应:

“你有更好的选择吗?或者说你觉得让某个政府负责这事更靠谱?”

8. 在同一个会议上,他谈到 Google 会怎样使用搜集到的信息:

“有一天,在谈话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可以利用手上的信息去引导股票市场。然后呢,我们认定这是不合法的,于是就没有这么干了。”(言下之意就是他们只做法律框架内允许的事。)

7.2009 年 10 月- 媒体发布会,记者问起 Google 热衷于收购小创业公司的战略:

“之前 Larry 跟 Sergey 买了 Android,但我根本不知道这码事,想想这种收购带来的战略机会吧。还有一回,Sergey 在浏览网页的时候发现了 Google Earth,然后他走进我的办公室,说已经买下了 Google Earth,然后我问:‘花了多少钱,Sergey?’,嗯,几百万。”

6. 2010 年 8 月 – 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斯密特认为总有一天,人们需要用虚假的名字访问成人内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在朋友的社交网络上留下不好的记录。

“我不认为现代社会对于一个‘所有内容都可以被任何人在任何时间访问、了解并且记录’的时代已经有了正确的认知…也就是说,我们应该从社会的角度去考虑社交网络的影响”

5. 2010 年 8 月 – Techonomy 会议。斯密特谈到 Google 的图像搜索技术怎么样被用于身份识别。

“如果你在因特网上有 14 张照片,那么在一个 95% 的置信空间内,我们可以预测出你是谁。什么?你说没有 14 张照片?好吧,你有 Facebook 图片,一样用。”

4. 关于网络上的匿名行为

“拒绝匿名。在一个充满了不对称威胁的世界上,真正的匿名太危险了。我觉得一个姓名服务是必要的,政府机构会在某个名义下去打造这样的服务,它们一定会。在真正的匿名掩护下,某些恐怖分子可以随意制造恐怖事件,这可不好。”

3. 关于 Google 预测你行为的能力

“利用类似 Google Latitude 这样的产品,你可以告诉我们你在哪里,也可以把自己的位置分享给朋友。然后呢,通过之前积累下来有关你的位置数据,人工智能分析以后,我们就可以预测你下一步可能会去哪里。”

2. 2004 年 3 月,斯密特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回应关于 Google “不作恶”的座右铭的问题。

“对于我们来说,手里掌握的信息意味着数不清的机会,比如为自己获取经济利益以及其他不好的事情。

以前我觉得他们不会太在乎这事,但有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我那时候还在学习业务,有人提了一个方案,用不那么正当的手段利用某些广告数据谋利,Larry 和 Sergey 对这个方案大为不满:‘不行,这完全违背了我们的准则,没有任何可行性,我们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方案。’

事实上,这个方案是在一个异常平静的会议上提出来的,我也参与了。这是可以显著提高营收的手段之一,可 Larry 和 Sergey 的表现让我相当惊讶,也就是从这时候起,我意识到对于‘不作恶’这个准则,他们是很较真的。”

1. 这是我们最喜欢的一条,CNBC 2009 年 12 月采访了斯密特,他回应了有关 Google 个人隐私政策的问题: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