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阅读时代,我们更要 “独处”

公司

2014-01-06 11:33

作家是如何看待电子书的变化的?赛斯·高汀(Seth Godin)和凯文·凯利(Kevin Kelly)积极尝试新的出版方式,并体会 “自出版” 的爽快和责任。但很少人谈到出版以后的事情,比如说——从作家的角度来看,电子书的阅读体验如何?

写了两部小说,均入选《纽约时报》年度好书的作家莫欣·哈米德(Mohsin Hamid),最近谈电子书如何改变阅读的体验

联网与便携,是电子书突出优势。因此哈米德在巴基斯坦(他在巴基斯坦出生)的家里时,只要点击一下, 就马上可以下载电子书来阅读,不必担心附近书店里没有这本书的问题。外出旅行的时候,将想看的电子书装进阅读器就可以了,让人能够轻松地背着一个包去旅行。

阅读体验上,哈米德承认电子书与纸质书存在差距,但电子书并非全无优势。比如说,电子书可以改变字体的大小,这一点对于已经 42 岁的他来说,就显得十分重要。电子书可以在黑暗中阅读,也让他常常赖在床上不舍得下来。翻页速度快也是电子书另一大优势。

不过,他还是更加喜欢阅读纸质书,并认为这种阅读方式不会被取代。原因在于,纸质书为人提供难能可贵的 “独处”,尤其是在科技让人随时连线的情况下。

他认为,“时间是我们宝贵的资产”,我们 “不应将注意力视为开支,而应视为消费。” 他自己就十分注意主动利用时间的方式,比如说将为手机上的浏览器设置密码,将邮件的推送给关掉改为主动更新,以及利用工具计算自己使用浏览器的时间,必要时还会发出警报。可见,他的种种努力,都是为了避免自己无意中被动地在网络上消费时间。

这和哈米德对科技的认知有关。他觉得,“当我们踏入赛博空间的时候,我们就会从物理实体转为人机混合的形态”,有的人会积极拥抱这个变化,并自然而然地在脑海里完成这样角色的转变。但也必定有人和他一样,全然拒绝这样的变化。

无法联网、厚重的纸质书能够保卫 “独处” 的价值。哈米德的选择告诉了我们,越来越外向的年代,内向就越发珍稀吧。

 

题图来自 joshkellar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