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案不决不必问元芳,CrimePad 来帮忙

公司

2014-01-24 10:49

看过《神探夏洛克》或者《犯罪现场调查》,再不济《名侦探柯南》的人都会明白,犯罪现场的证据有多么重要,把一个个孤立的证据联系起来,抽丝剥茧层层推理逮出凶手是谁简直就是 “智商即性感” 的完美说明。但是,夏洛克也好,柯南也好都是虚构的人物,即使是有着 “东方夏洛克” 的狄仁杰还要不停地问身边的潇洒护卫李元芳拿主意呢。

事实上,在日常的犯罪调查中,警察们只是经过了专业训练的普通人,眼力智力还有推理能力还达不到小说漫画人物中的理想境界。尤其是在杂乱的犯罪现场时,很可能无疑忽视甚至破坏掉现场重要的证据。不仅如此,找到证据的时间越短,案件就越容易侦破。

有些地方警察机构甚至没有专业一点儿的警察,而犯罪现场调查又是涉及到收集证据、文档编辑和实验室工作的综合型且异常乏味的工作,为了缓解这种需求不平衡的状况,CrimePad 应运而生。

Jane Homeyer 是一位法医科学家,同时也是 FBI 的训练师,她参与创立了 Visionations 公司,该公司则开发了一款名为 CrimePad 的 iPad 应用。Jane Homeyer 说:

“它不仅是一个软件,也不仅是一个应用,它有机会改变人们在犯罪现场的工作方式。”

身为法医科学家的 Jane Homeyer 很明白犯罪现场调查的复杂性,她也一直思索怎样让并不专业的警察也能很好地完成调查工作。简单来讲,CrimePad 是一个完整记录犯罪现场电子档案的工具。但实际上并不这么简单,没有哪两个犯罪现场是相同的。碎玻璃、指纹、鞋印、体液、头发、纤维和武器等等都是证据,盗窃案和爆炸案的场景有所不同,所以没有标准的数据格式和分类。

3025289-inline-exploreevidence

犯罪现场调查有一套规定方式去尽可能地不破坏现场详细取证,所以在 CrimePad 里,数据只能录入一次,保持仿真度最高,以用于生成标签等文档,同时 CrimePad 还可以关联起不同地点和不同物件,这在传统场景里难以实现。

调查证据的另一个作用是在法庭举证, CrimePad 的存在可以包含一个完整的证据库,而避免漏掉证据影响法庭宣判。

目前已经有三四个州的警察部门在使用 CrimePad,Max Houck 是美国华盛顿特区法医部门的主管,他们也是 CrimePad 的首批用户之一。在他看来,CrimePad 让他们从表格纸笔等工具中解放出来,从犹豫变为果断,能够在单一工具下专注思考。而且在平时的模拟训练中,CrimePad 也可以发挥作用,甚至可以代替一些真正的现场演习

前面也说到,犯罪现场调查是个专业性很强的工作,而且随着法医科学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专业性也越来越高,辛普森杀妻案就是因为警方取证的缺陷而陷入窘境,这样因为没有正确处理现场和证据导致案件难以取得进展例子还很多。

正是这种调查者和专业性之间的差距,CrimePad 还引入可远程专家寻呼的功能,可以让专家远程参与到现场的证据搜寻中来,同时更少的人在现场也意味着现场可以更少地遭到破坏。Homeyer 的同事  Gurvis 自己就是血迹鉴定的专家,正在开发一套标准的鉴定技能。

虽然目前 CrimePad 有实时分享信息的功能,但是 Max Houck 还是认为这并不是杀手锏功能,对于调查取证而言,最重要的是从杂乱的信息中找到有用的证据。CrimePad 还未完成的一点就是接入 DNA 芯片技术,并连接到国家存有指纹和 DNA 信息的数据库,这将是一个十分便捷的杀手级功能。

CrimePad 可以在调查中带来许多便利,未来也有许多可能,但是在法庭举证中,CrimePad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警察和法院当局并不是喜欢拥抱改变的群体,而且引入 CrimePad 后,律师的辩护技术也会随之改变。Homeyer 认为,CrimePad 进入法庭作为举证工具只是时间问题,那帮人需要追求每个角度的完善和成熟。

CrimePad 这个应用的存在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曾经被视作是玩具的平板在某些特殊场合可以发生质变,依赖于移动互联网和设备,原来的传统工作方式也正慢慢发生改变。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累计已发布 2232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