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5 年的互联网:有光明,也有黑暗

公司

2014-03-12 16:38

想想十年前,诺基亚直板机几乎人手一部;支付宝刚刚诞生,网购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许多人在攀比自己的 QQ 号是几位数的,上网需要翻越学校的院墙去网吧。

而现在,我们在手机上装上各种应用;网购只需手机下单,许多城市 12 小时内送达;微信取代 QQ,成为联系朋友的主要方式,至于网吧,大概已经记不得上次是什么时候去了。

那么十年之后,互联网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美国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就 “未来互联网” 的话题采访了许多浸淫互联网多年的业内专业人士,与科幻作家的小说不同,这些人士的预言或许就是之后的现实。

看不见的信息

MIT 的高级研究科学家 David Clark 谈到,设备之间将会有自己特定的通信模式,好像它们的社交网络一样,运用网络,设备之间可以分享聚合信息,进行自动控制和激活。也就是说,物联网会高度发达,设备自动化程度大幅提高,人类将会生活在一个一堆活跃的设备之中。

同时,互联网将会变得更加普遍,也会更不可见,网络就会像空气一样,成为我们生活的背景。

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软件开发者 Aron Roberts 的观点是,可穿戴设备发展的着力点应该在健康上面。不仅是可穿戴上的传感器,还有遍布于家庭与工作场所的传感器的作用不仅在于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预防疾病,更能及早地防范疾病的风险出现。

通过可穿戴设备的帮助,时时刻刻来促使人们有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治疗方式,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大大缓解目前人手日趋短缺的医疗系统的压力。除去一些不切实际的花哨功能,作为医疗健康系统的侧翼,才是可穿戴设备的正途。

全民教育

Google 首席经济学家 Hal Varian 表示,互联网对世界最大的影响将会是促进人类知识的普及。由于各地经济水平的限制,许多高智商的人才得不到受教育的机会,而被埋没在田间地头。

廉价可联网设备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诸如可汗学院这样的在线教育服务在下一个十年可以到达更多的地方。全民教育,哪怕是最基本的读写计算能力教育只要能够扩大到更多的范围,将会产生更多更积极的影响。

个人隐私?这是什么东西

TopEditor International Media Services 的 CEO Llewellyn Krie 则预见了未来网络黑暗的一面。届时,网络恐怖主义盛行,任何事情都会在网络上叫卖。隐私和保密将会成为一个过去式,也会催生一种新型的疾病——在线疾病,影响人类的生理和心理健康。

数字鸿沟会继续增长恶化,超出国家乃至国际组织的能力范畴。贫富分化更加严重,全球化企业是罪魁祸首,同时也是受益者。数字化犯罪将会更加普遍,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简言之,互联网的发展会让世界越来越不安全。这样的条件下,个人能力和洞见或许能够保护自己。

消融地缘政治

Texas A&M University 副教授 Randy Kluver 说,最容易被忽视的就是互联网对于地缘政治的影响,很少有专家注意到这一点。然而,数字媒体的兴起会对国家之间的关系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其中就包括虚拟国家的兴起,互联网跨国政治运动,数字化外交等形式。

还需要注意的是信息技术对于国家特权的破坏,比如之前的维基解密事件。同时,网络战也会成为国家之间斗争的形式,包括对称和不对称的网络战。

比如最近就有人笑称万能的淘宝和内地敬业且迅速的字幕组拉进了海峡两岸的关系,这也可以认作是互联网正在消融地缘政治。

一切都在线

Google 副总裁 Vint Cerf 认为,人们在互联网上可以做更多的东西,包括总统选举投票,前提是有强大可靠的身份验证方法。

不断发展的互联网为业务增加和信息共享提供便利,商业模式需要适应变化的数字时代。隐私问题需要得到关注,得到改善,而同时,人们有需要信息透明度。

许多基于在线的业务将会涌现出来,大规模的网络开放课程会成为重要的收入来源。

反乌托邦世界

《纽约时报》的高级编辑 John Markoff 描述了这么一种情况:当你拿起电话,电话那头响起的是自己母亲熟悉的声音。但是实际上,这只是一款恶意软件在捣鬼。

关于这个网络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John Markoff  开始的时候相信 John Perry Barlow 所说的 “网络乌托邦”,但是,他渐渐感觉到,技术力量带来了不可磨灭的不平等的反乌托邦世界。互联网从来都不是天使模样。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