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物理学家如何展望未来医疗?

公司

2014-03-13 13:22

基本上,未来我们针对个人的医生将随时服务,而非每年 15 分钟的会诊。——拉里·斯马(Larry Smarr)

斯马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他既是天文物理学家,也同时是计算机科学家。不过,对于普罗大众来说,他还是 “量化自我” 这场运动的先锋——也正是他,通过身体力行的实验,证实了 “量化自我” 在医疗上的巨大价值。

大约十二三年前,斯马开始利用自己深厚的计算机开发功力,以及传感器检测自己的生理特征的变化,将身体生理变化的数据化为图形,投射在一块极为巨大的屏幕上。屏幕上,每隔一分钟,数值就会变化一次。上面的内容丰富,包括了体温、心跳、血压、血液里超过 100 多项指标的变化。

通过长期的跟踪与观察,斯马发现,身体当中的 C-反应蛋白数值始终比正常值高。翻阅许多文献之后,斯马确信自己的身体患上了疾病,他自己的医生一直对这个结论表示怀疑,但当他更换了医生之后,就被确诊为换上了克隆氏症(Chron’s disease),这是一种慢性肠道炎,在肠道无明显原因下慢性发炎和溃疡,发病区域常位于小肠内的回肠。

斯马长期坚持 “量化自我” 之后的回报就是,真正了解了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而这一点,或许是一年里寥寥数次与医生见面时,无法发现的。在圣地亚哥(San Diego)的超级计算机中心,他继续研究如何通过利用数据,更为准确的描述自己的身体。

在接受 Re/code 的采访中,他透露自己对未来医疗的看法:

“1968 年,当我第一次修习宇宙学课程,我们还认为宇宙由我们可见的星星与银河系组成。但之后,宇宙证明有暗物质、暗能量的存在,那些被我们看得见的物质,仅仅是整个宇宙的一小部分。

在医疗领域,我们也将取得类似的重大进展,现在我们发现微生物就是身体宇宙当中的暗物质。至今为止,它们都被完全无视了——可能将诞生产生重大的发现。”

在这个进程当中,可穿戴设备将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更重要的,是让它们所记录下来的体征转变为医生的诊断依据。斯马认为,类似 IBM 的 “沃森” 这样具备大数据处理能力的人工智能,将在下一个医学革命当中承担中心的地位。“想象一下,你拥有一部沃森,它不光了解所有的医学文献、书籍等相关的知识,还每一天都测量你的体征。……它了解你,就好像 Google 了解如何将广告展示给你。”

他还认为,医学领域的发展也将遵循类似 “摩尔定律” 那样的定律。

1988 年,他还担任美国国家超级电脑应用中心的发起主管,花了 1500 万美元购入 Cray–2 超级电脑,现在一部智能手机的计算能力、内存已经超越这部超级电脑了。而医学的发展也语词类似,以前基因测序需要花 30 亿到 40 亿美元,而且还需要 10 年的时间,但现在只需要 1000 美元,数周。

在 UCSD,他已经开始进行临床试验,150 名参与实验的人员被分成三组:50 人患有克隆氏症、50 人患有溃疡性结肠炎、50 人是健康的。通过观察三组人的生理数据的变化,然后找到真正和疾病相关联的病症。

 

题图来自 killscreendaily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