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Misfit CEO:先让用户穿上,再谈功能

公司

2014-05-07 15:37

Sonny Vu 几年前在旧金山创办了一家专注可穿戴设备的公司,最近几天,他来北京 GMIC 大会,谈论自家产品的设计理念与对可穿戴行业的看法。不管台上台下,他都是焦点,因为他创办的公司叫 Misfit,推出的第一款产品是 Shine,这款产品因为优雅的设计打动了许多人。

见到 Sonny 时他身上别了不少 Shine,除了手腕上戴着,胸口还有一个,没准口袋里还藏了一个。这款产品十分的轻薄,外观简约内敛,设计低调但足够抢眼,Shine 属于可穿戴设备里设计上最成功的产品之一。Sonny 长着一副亚洲人的面孔,可以简单的说一些中文,起初我们以为他是台湾人或者日韩人,但其实他是一位越南人。趁着 GMIC 大会接近尾声,Sonny 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我和他坐下来聊了一会。

Shine 的开发过程历时 1 年多,在去年 9 月份上市,和市面上大部分健身追踪器不同的是,Shine 没有按键、没有屏幕,只有 12 个 LED 灯作为信息出口,交互的方式很简单,轻拍两下唤出时间和运动量,轻拍三下进入运动模式。

IMG_1052

IMG_1058

这种极端的克制反映出对产品设计的一种思考,Sonny 认为,可穿戴设备的外观设计比功能更重要,设计不够好用户不爱戴,功能再多也没用。可穿戴解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用户穿上,然后才是功能。Shine 的设计过程就是先有外观,然后解决工程电路的问题。

撬开 Shine 内部能看到,最大的部件就是纽扣电池,电池的周围仍然留有很大的空间,对于小型设备来说,这是很少见的,也说明了 Shine 是一款设计导向的产品。

Shine 只有一个传感器:三轴加速度传感器,可以计量步数,自动记录睡眠。12 个 LED 灯只能显示每日运动目标的完成度,要查看具体数字得通过手机 App,这使得机器本身的使用变得十分简单,你没法在上面做更多的事情。

DSC_0523

而不可免俗的,Sonny 透露他们在 Shine 的最初设计过程中,确实也考虑过按键和屏幕,后来这些方案都被否定了,最终选择了极简的方案。

正面的 LED 灯是 Shine 工艺最大的亮点,为了透光同时防水,利用激光在每一个 LED 灯的位置上打孔,每个位置有 150 个孔,算下来总共有 1800 个孔。而且打孔的挑战在于金属表面不是水平的,而是有一定弧度,其工艺复杂度可想而知。这种技术保证了 Shine 可做到 50 米下防水,而不是普通的生活防水,它的制造厂位于韩国。

Shine 还有一点不同在于,它无需充电,使用可更换的 CR2032 纽扣电池,续航可达 4 个月。因为在 Sonny 看来,人们懒于使用可穿戴很大原因就是要不停的摘下充电,然后就忘了佩戴。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我曾经在使用一款计步器的时候,就因为需要不停的摘下充电最后就不怎么用了。

Shine 的用户留存度不错,Sonny 透露,Shine 在 3 个月后仍然有超过 50% 的用户在使用,而同等产品的数据为 15%-20%。

Misfit 并不是 Sonny 的第一家公司,在十几年前他创立了一家语言学技术公司,后来卖给了一家搜索引擎巨头。2001 年他创办了 AgaMatrix,一家生产糖尿试纸的公司,后来趁着 iPhone 掀起的移动化浪潮,开发出第一款与 iPhone 相连的可穿戴检测血糖的设备,并获得了苹果的认可在 Apple Store 销售,现在这家公司每年有数百万美元的销售额。

PhoneGlucosido

就连血糖仪这样的专业产品他们都不忘设计的好看一些,他们的血糖仪配件甚至获得了红点设计奖。后来 Sonny 认识了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他们决定一起创办一家可穿戴设备公司,原来 AgaMatrix 的不少同事都跟过来创业。

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在 2011 年的时候 Sonny 正在苦思冥想公司到底起什么名字,有一天他和好友在库比提诺 Menlo Park 的沙丘路上,惊闻 Steve Jobs 去世的消息,电视上轮番播放着乔布斯的事迹,Sonny 突发奇想,使用 “Think Different” 广告里 “不合群的人” 的寓意,起名叫 Misfit。

Sonny 透露,有着苹果背景的合伙人斯卡利扮演的角色都是商务层面的,具体的产品设计并未参与进来。

Shine 是 Misfit 推出的第一款硬件产品,但它已经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产品第一个月出货量达 4 万部。2012 年他们成功募资 760 万美元,投资者包括 Peter Thiel 创始人基金,Shine 还登陆了 Indiegogo,筹得 84.6 万美元以及许多早期用户。

IMG_1056

尽管 Shine 早在去年 9 月上市,但 Sonny 说他们现在的主要精力仍然在 Shine 这款产品,想办法让它变得更加容易佩戴。他们设计了更多配件,让 Shine 有更多佩戴方式,目前已经有 9 种配饰,年底会有 25 种。在 Shine 的包装盒里,只有一个简易塑料表带以及一个磁力贴,淘宝上已经有不少真皮表带出售。

当然,软件上他们也在慢慢更新,这是一个靠时间累计的过程,最近的软件功能包括了自动记录睡眠,以往需要手动操作。另外,他们还在内测软件 SDK 以及云端数据的 API,这个季度就会公布,未来第三方的软硬件产品也可以连接 Shine,同时使用 Shine 云端的用户数据。

令人期待的是,Sonny 透露在下个季度,Misfit 会发布一款智能家居产品,可以与 Shine 以及手机联动,考虑到 Shine 出色的表现,这款新品还是十分值得期待的。

现在可穿戴市场很热,吸引了无数头脑发热的创业者扎堆其中,而耐克的急流勇退让人稍作怀疑,是否这个市场已经变成了红海?不过 Sonny 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耐克反而是释放了加大进军可穿戴的信号,因为耐克的退出意味着即将与苹果合作,后者很快就要推出新品了。

对于 iWatch,Sonny 并不认为是竞争的关系,反而是互惠互利,因为 iWatch 肯定会开发第三方应用,而 Shine 可以进驻。同时他觉得健身追踪器在未来 3 年会消失,成为智能手表的一个应用。也许未来如果 iWatch 大获成功,Shine 会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科技,热血而沉着,极致而纯粹。努力做一个理想主义者。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