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z Stone 谈论 Jack Dorsey、Jelly 和科技的负面效应

特稿

2014-05-14 06:18

Twitter 有三个创始人:Evan Williams、Jack Dorsey 和 Biz Stone。他们都是非常有才能的创新者,能够做出简单而优雅的产品。在离开 Twitter 后,Evan Williams 创办了 Medium,继续探索互联网媒体的方向;Jack Dorsey 创办了 Square,想要颠覆传统移动支付产业;Biz Stone 也没有闲着,他投资了 Square、Nest Labs、Medium,参与创办 Medium,还成立了一家初创公司 Jelly Industries。除此之外,他还写了一本新书《Things A Little Bird Told Me》,从 1999 年参与创办 Blogger 谈起,讲述自己的创业经历。

不久前,纽约时报的记者 Nick Bilton 写了一本《孵化 Twitter》。其中,Twitter 内部的权力斗争吸引了人们的眼球,特别是 Jack Dorsey 逼走 Evan Williams 的往事。显然,人们会有这样的疑问,Biz Stone 的新书是不是对《孵化 Twitter》的反驳呢?在接受卫报采访的时候,Biz Stone 说,他只是在写自己的经历。由于两个人是同时写作的,他并不知道 Nick Bilton 的书中写了什么。

在 Biz Stone 的书中,Jack Dorsey 是一个 “慷慨、有同情心、乐于助人的好朋友”,而不是一个 “在洞窟中谋划复仇的角色,像马基雅维利、伯恩斯先生或者基督山伯爵。” 他说,Nick Bilton 书中戏剧化的情节,只是为了吸引人罢了。

“从我体会到的情况来说,Twitter 公司的每一个人都有着最好的意图…… 每个人都觉得他们在做正确的事情。没有人想去做伤害他人。情况是,‘如果这件事对我有利,它也会对所有人有利’,尽管有些后来的人想要尽可能多地获取财富……”

在 Nick Bilton 的《孵化 Twitter》中,描述了这样的一个人:自嘲、和事佬,同时也是一个能做成事的人。这与 Biz Stone 对自己的描述是一致的。在他那本书的简介中,他谈到了 “从无中造出有来,把你的能力与野心结合,以及当你用无限可能的滤镜看待世界时,你会学到什么。”

Biz Stone 的初创公司发布了一款名为 Jelly 的产品。Jelly 是一个移动问答应用。它利用了社交网站的传播力,帮助人们能够找到拥有专业知识的人。“现在是 Jelly 的完美时刻,” Stone 热情地说。

“通过移动手机,人们实现了超链接,” 他说,“由于社交网络的存在,六度分割理论已经过时了。应该是少于四度。新的科学研究表明,陌生人间的平均间隔是 3.8 个人。”

“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多数人有个小范围的网络。Jelly 将两家社交网络融合起来,把问题传递到特定人群,或者附近的人群中。通过 Facebook 或 Twitter 中少量的 follower,你可以把问题传递给全球的每一个人。”

最近,旧金山的科技公司与本地居民的矛盾,成为一个热门的话题。富有的企业家们抬高了当地房价,迫使许多居民离开该地区。这使得 Biz Stone 很困惑。为何经济繁荣未能带来良好的社会影响?他开始和科技界的领导者,以及非盈利组织交流,试图搞清楚问题何在。

科技界面临的挑战是,巨额的财富可以是极少数的人创造的。“科技是全球的人共同创造的,” 他说,“中国在巨型工厂里制造着各种手机,在旧金山,我们没有这样的工厂,人们也不想去制造。这是一种特殊的工业革命。巨额的财富被少数人创造出来,但是不会传播。”

不过,他仍然在寻找积极的方案。“你可以利用同样的效应,实现积极的目的。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可解的谜题。拼图所需的碎片已经在那里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