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连爱登堡都要拍虚拟现实纪录片?

公司

2014-07-25 15:54

从智能手机的发展,看刚刚起步的虚拟现实头盔。如果虚拟现实头盔是未来人人都必须购买硬件产品,那么除了游戏以外,它还必须提供更多的服务,拥有更多的内容,否则无法体现 “沉浸式体验” 的优越性,难以说服大众购买。

的确有很多人在积极探索新硬件的可能性,比如说把头盔当作家庭影院。2009 年导演 D.J.Roller 和别人成立 Next3D 公司,专门为虚拟现实头盔制作电影。根据 Slate 的报道,电影制作公司 Condition One 正在为虚拟现实头盔制作名为 Zero Point 的纪录片。

现在,根据 FastCompany 报道,位于英国的大西洋制作公司(Atlantic Production)最近成立一家名为 Alchemy VR 的子公司,将专注为虚拟现实头盔比如 Sony 的 Project Morpheus 和 Oculus VR 制作电影。子公司旗下拥有视觉效果和动画工作室 ZOO,曾经获得过 “艾美奖”。

而为了在虚拟现实领域尽快实现突破,Alchemy VR 还与现年 88 岁高龄,“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 大卫·爱登堡(David Attenborough)合作,制作一系列虚拟现实纪录片。他们第一个合作的产物,将是一部关于寒武纪海底古生物的纪录片,如果对地球生命历史有一点兴趣,应该听过 “寒武纪大爆发” 这个名词,那是地球生命发展关键的历史。很自然,爱登堡将为这部纪录片配音。

之前电影导演卡梅隆对虚拟现实的技术还停留在 “感兴趣” 的层面,而爱登堡恐怕不止 “感兴趣” 那么简单。他认为,“虚拟现实是下一场技术变革。你完全不必通过电视来了解,你实际上就在现场感受一切——热带雨林,海底,金字塔,不管你要去哪儿。”

当虚拟现实头盔笼罩在眼前,我们就再没有屏幕尺寸的概念,而完全投入到这个世界里。

如何制作一部虚拟现实电影?

大西洋制作公司和 Alchemy VR 的 CEO 安东尼·格芬(Anthony Geffen)透露自己的往事。在上世纪 90 年代,他曾经和虚拟现实先锋迈克尔·迪林(Michael Deering)在 Sun Microsystems(就是施密特曾经担任 CEO 的那家公司)一起开发虚拟现实设备原型。虽然他们为新技术而兴奋,然而紧接着他们又意识到,很难将虚拟现实的体验传达给大众。

“我们(当时)发现,尽管虚拟现实正在发展,但仍需要解决相当大量的技术问题,才能真正把它推向用户。而直到最近,我们才看到头戴式显示器提供无缝虚拟现实体验的潜力,符合我们曾经想象过的方式。”

不过,制作虚拟现实设备原型和为虚拟现实头盔拍电影是两种概念。格芬说,“现阶段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尝试。唯一要坚持的,是我们始终要保持高端的定位。就好像早期的 3D 技术,重要的是要令别人感到震撼。在媒体行业,我们的纪录片已经是顶尖的了,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同样的想法转换到虚拟现实。”

从技术上来说,Alchemy VR 此前积累的拍摄方法和素材,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就如公司旗下的视觉效果和动画工作室 ZOO 负责人子詹姆士·普洛瑟尔(James Prosser)所说,他们平时常常使用 3D 图像来构建虚拟世界。之前他们还通过激光扫描技术,将埃及金字塔现实中的外型,变成能够在数字世界里界定金字塔形状的 “点云”(point cloud),然后经过加工、处理,就能成为虚拟世界里的金字塔景观,此时我们戴上虚拟现实头盔,就如同来到真实的金字塔脚下。

body_time-scanners_1_final.jpg__640x361_q85

当然,通过计算机完全构建一个虚拟的世界,是制作虚拟现实电影的方式。但是,如果是纪实类的纪录片,比如爱登堡爵士赖以成名的自然纪录片,又该如何拍摄?我们得先了解虚拟现实电影与普通电影的体验差别——戴上虚拟现实头盔后,我们就好像沉浸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此时我们不光是被动观看电影里的画面,还能够自如地转动自己的头部,就好像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一员来观察。

虚拟现实电影必须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如果只不过是把 iMax 搬进头戴式显示器里,就没有意义。但这就要求虚拟现实电影里,人的观察角度可以自由移动,和平常人们坐在电影院里,以固定的角度来观看不同。从 3D 模型制作来说,一个模型可不能只制作一面就行,任何地方都必须面面俱到。尽管如此,普洛瑟尔承认,现在 “在移动镜头的过程当中,依旧遇上一些限制”。

此前我们报道过 Next3D 是如何制作虚拟现实电影的。他们使用 2 部装备了 180° 广角鱼眼镜头的 Red 4K 摄影机以及 3Dio 立体声麦克风。以拍摄体育比赛为例,拍摄时,需要把摄影机放置在球场中央的某个静止的位置,这样子,观众就在观看影片的时候,就能够以摄影机所在的位置的角度出发,看到身边的一切。——但这样就会固定观众的观察角度,显然 Alchemy VR 并不只满足这样的效果。

除了电影制作技术受到挑战外,Alchemy VR 和爱登堡爵士还要搞清楚如何用虚拟现实电影的 “第一人称” 角度来讲故事。在游戏世界里,因为游戏人物是自由移动的,因此玩家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电影却不一样了,它有自己的主旨和故事剧情,如何让玩家在电影里构造的虚拟世界里自由来去,又能感受到电影所讲述的故事呢?

尽管已经有不少虚拟现实电影的样片,但是格芬也不得不承认,在展开故事上,虚拟现实技术往往会遇到困难,现在他和团队尝试 “聚焦在打造一段很棒的旅程,而非某个时间内的一些片段。”

结语

为虚拟现实头盔创造内容,这是非常大胆的尝试,即便是 3D 第一人称游戏,它也需要解决玩家如何与虚拟世界互动的问题;那么虚拟现实电影眼前要克服的困难会更多,是应该让观众自由观察,还是给出固定几个不同的观察角度?如何才能排除那种 3D,具备沉浸感的影片?在虚拟现实的世界里,如何顺利地把故事说出来?最终,消费者会欢迎这种新奇的体验吗?如果 Alchemy VR 和爱登堡的尝试失败了,这会怎么样?

格芬说,“我认为,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虚拟现实和电视纪录片将同时存在。虚拟现实能够提供十分不同的体验,而且对于使用该技术人的来说,它填补了十分不同的角色。长久之后,又有谁知道最终的结果?不过,我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它们将以互补的形式存在。“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