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床单” 中的可穿戴设备是怎样的?

公司

2014-11-17 16:16

可穿戴设备来势汹汹,连苹果公司也忍不住想要来分 一杯羹。智能手机攻占了手,可穿戴设备则率先从手腕发起攻击。 当可穿戴设备遇到性,会有什么发生?

我们试着让智能手环进入情侣的 “滚床单” 当中,测试一下这项 “运动” 的消耗量。借由这次古怪测评,探讨下 “滚床单” 这件事情的运动量到底有多大,也探讨下时下大热的智能手环的运作原理和可穿戴设备的未来可能。

测试过程&数据

我们用了市面上流行的四款智能手环,找到三对愿意尝试的情侣(两对异性情侣,一对女同性恋情侣),来做这个 “滚床单” 测评。四款智能手环分别是:Shine、Bong、咕咚以及 Fitbit,测试者在滚床单时同时佩戴四款手环,并记录开始和结束时的累计运动量消耗,结果如下:

QQ20141103-1

相同的过程,相近的时间,测量到的结果差距却这么大,让我们始料不及。我们再次使用这四款手环,进行了 20 分钟慢跑和健走的测试,结果如下:

QQ20141103-2

从以上测试结果中可以看到,无论是 “滚床单” 数据还是健走和慢跑这样的 “正规” 运动数 据,不同手环之间得到的数据也是千差万别的。但从中我们也可以得出一些结论:

  1. 各款智能手环数据偏向并不稳定,比如健走中,Fitbit 测出的数据最大,但是在慢跑中则是 Shine 测出的数据最大;
  2. 如果以某款手环自身作纵向比较,“滚床单” 一次运动消耗量仅相当于 5–10 分钟的慢跑或健走;
  3. 女同性恋情侣的 “滚床单” 的平均数据偏大。

为什么同样是智能手环,但测出的各种运动的数据偏差如此之大呢? 这要从智能手环的运作原理说起。

智能手环运作原理

现在的智能手环都是通过内置的 “三轴加速度传感器” 来实现的。所谓三轴加速度传感器,就是能够测量空间当中 XYZ 三个轴的加速度,它能够感应人体各个方向的振动。尽管如此,它依然侧重于计算 Z 轴,也就是人体重心上下的位移量, 毕竟人在走路过程中重心是最主要的变化指标。

如何解读这一大堆数据,则需要用到算法。 只有通过算法,程序才能在大量数据当中,分辨出你的运动模式,以及推测出相应的运动消耗量。

Z 轴的数据是最主要的,但如果一个人只是抬抬腿,或者掂掂脚呢?所以算法在设计时,会添加一些约束的条件,只有传感器测量到的数值超过了一定标准,才会认定你开始运动。另外一个去掉无效数据的方法是时间,人类 1 秒最快也就走 5 步,而走一步则有两次重心的变化,一次向上一次向下,所以在一定时间内加速度有了两次符合标准的变化,才能算是走了一步。

不同智能手环里的软件是不一样的,这意味着算法的不同,很容易导致后面的偏差。更何况, 每家智能手环所采用的传感器也是不同的型号,反映在数据上一开始就可能存在偏差,从而导致步数的差异,而步数的差异又可能导致卡路里算法的差异。最终我们看到的,同样是通过行走一万步来运 动,用四个手环来分别测量,会得到一个 4 个偏差量很大的结果。

关于 “滚床单” 的科学实验

到底 “滚床单” 这个运动会消耗多少热量呢? 也有不少科学家认真严谨地做起了研究。2013 年年底,魁北克大学(University of Quebec)的运动科学教授安东尼·D·卡雷利斯(Antony D.Karelis)找来 21 对已婚的异性恋夫妇,让他们在跑步机上慢跑,测量运动数据;之后又为他们戴上不明显的臂带式活动监测仪,以测量他们性爱时的运动数据。再之后,他们还让 21 对夫妇回家,每隔一个月就测量一次性爱的运动量,并填写相对应的调查问卷。

最终研究结果显示,在性爱过程当中,男士平均每分钟燃烧 4 大卡,而女性平均每分钟燃烧 3 大 卡——换句话说,如果人们性爱时间超过半小时, 那么一次性爱的燃烧的热量就能达到 100 或超过 100 大卡。按照卡雷利斯的话来说,这相当于中等程度的运动。

这是个科学测试下得到了可信赖的数据,科学告诉我们 “滚床单” 也算是个中等消耗量的运动。

PS:戴上一堆手环、计步器滚床单的感受是怎样的?以下是测试者的吐槽:

一开始在上装备、录数据的时候感觉有点别扭, 实验感有点强。不得不花更多时间在前戏和调情,为了能进入气氛。但是过程中手环并没有带来什么障碍,完全忽略了它们的存在。

那个测心律的带子给我感觉好像 SM,引发了我去用力扯它的欲望。

女方会有小白鼠的感觉的。觉得对方好像想为了完成任务多于想跟
我一起滚床单。那个仪器捆绑在胸上让我觉得有点紧很不舒服。后面的话小白鼠的感觉会没有那么强烈。

 

本文为《城市画报》约稿,题图、文内插图均来自《城市画报》,感谢东哲的协助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