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度科技人物:萨蒂亚·纳德拉

ifanRank

2014-12-25 17:09

2014 年接近尾声,是时候回过头来看这并不平静的一年,有 MH 370 带来的难以忘怀的悲伤和疑问,有 ALS 和冰桶挑战带来的热情和思索,也有 APEC 蓝带来的关于发展和环境的博弈,还有埃博拉与疾病斗士们带来的恐慌和感动。一件件焦点事件背后,也有一个个闪耀的人物,站在纽交所上敲钟的马云,在《福布斯》上侃侃而谈的雷军,勇敢宣布出柜的 Tim Cook,还有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人物的埃博拉医护人员,都是这个时代对于财富、进取、自由和人性的绝佳诠释。

成为 2014 年年度科技人物,需要的不仅仅是镁光灯下频频出现的身影,更需要是在显要位置上做出具有前瞻性的决定,在领导位置上指明鲜明的方向。

爱范儿在评选年度科技人物的时候,秉承这样的原则:

  • 成就/影响
  • 抱负/远见
  • 理念/思考

基于这样的理念,爱范儿选择了现任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为 ifanRank 2014 年度科技人物。

就任 CEO,一匹黑马还是理所应当?

去年微软前任 CEO 鲍尔默宣布将卸任 CEO 一职后,微软新任 CEO 的人选就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虽然微软近年来在科技圈的地位已经不再是一骑绝尘,这个位置上也很难产生像比尔·盖茨那样的划时代人物,不过这并不影响关注者的目光。

福特 CEO 艾伦·穆拉利(Alan Mulally)、高通 COO Steve Mollenkopf 都是当时的热门人选,而带着诺基亚回归微软的 Elop 也是热议对象,不过经过一番风波之后,微软还是倾向于从微软内部选拔出 CEO 人选,其时,有着 25 年科技报道经历,微软报道专家,ZDNet 专栏作者 Mary Jo Foley 给出了自己的预测,其中纳德拉不是热门人选。

经过多方猜测之后,在 2014 年 2 月 4 日,原云计算和企业部门负责人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将担任新 CEO,同时比尔·盖茨将辞去董事长职位,担任技术顾问。

纳德拉 1969 年出生于印度,先后在印度 Manipal 大学、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习电气、计算机,毕业后在微软的对手 Sun 工作。他于 1992 年时加入微软。纳德拉负责过的产品包括 Office、Bing 以及 Xbox Live,最后成为云以及企业部门的领导人。

纳德拉帮助微软企业服务业务迅速增长,在 5 年时间内从 15 亿美元增长至 50 亿美元。他专注于推动微软的云服务,包括 Bing、SkyDrive、Xbox Live 以及 Skype 的发展,这些都是 Windows 和 Office 之外,微软的核心部门,也是未来之星。而在就任的员工公开信中,纳德拉就首次提到,云和移动将作为微软的两个关键业务。

虽然在担任微软 CEO 之前,纳德拉的名气并不大,不过在微软各大关键部门基本都干过,处于新兴关键部门的领导位置,醉心于工作,尊重初创企业这些特性结合起来,纳德拉就任新 CEO 没有引起什么争议。

Windows 和 Office 走向开放,纳德拉的 “移动为先,云为先”

在纳德拉上任后不久,微软就发布了 iPad 版的 Office,提供免费下载,订阅 Office 365 开启高级功能。

这个预兆性的改变之后,就是微软的年度大会 Build 2014,在这次大会上,微软发布了 Windows 8.1 更新,还有多平台开发标准 Windows Universal App、触摸版 Office、Kinect V2 for Windows,Windows Phone 8.1 等等产品,但是最为引人注意的消息是微软宣布 Windows 向 9 英寸及以下设备免费授权。

针对某些特定设备免费提供 Windows 系统,其实并不会对微软的财报或者业绩有什么太多的影响,因为这类设备的市场占有量其实并不巨大。不过,微软这个决定对过去依靠系统授权费来获得巨大收益的软件帝国来说,依旧是个具有象征意义的重大转变。

这个决定表明微软打算通过其他手段获取收益,比如将 Windows 安装到更多设备上,然后通过销售广告,推广 Office、Skype 等服务来收费。这是对过往微软依靠 Windows 授权,卖 Office 赚取利润的盈利模式的一个革新,旧有制度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很难讲这是鲍尔默时代末期的觉醒,还是纳德拉时代的改变,公司行为归结到个人功劳并不一定客观,需要认清的是,iPad 版 Office,以及 9 英寸以下设备免 Windows 授权费的策略无不昭示着微软这家有着数十年历史的老牌科技企业开始转向,不再是以往科技媒体眼中那个封闭顽固的官僚企业形象,而担当此时微软代言人的,就是纳德拉。

这些,都是纳德拉从上任之初就阐述的 “移动为先,云为先” 的战略的注脚,甚至基于这种理念,纳德拉还要求微软诸如一种 “数据文化”。这意味着微软将侧重提供应用广泛且适用于互联网的软件,注重移动和云计算,而并非以 Windows 和 Office 来主导市场。

在微软发布 iPad 版 Office 之时,新任 CEO 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官方博客以公开分享他决定背后的思考。

“所谓的云,就是可以让手机、平板、电脑还有电视能够达到同一页面并且切换起来毫不费力的工具。云能让设备真正变为你的设备,让你的设备变成你生活的一部分,因为他可以连接到所有你所在乎的人,信息还有经验。对于我们来说,云还能让平板变成更加强力、更有用的工具。”

纳德拉与微软过往 CEO 的不同,他没有门户之见,把任何一部设备都视为云服务的入口;把微软的任何产品都视为平台。——在博客文章中,他特别强调,“所有 Office 365 的部件都具备 API,包括 OneDrive、OneNote、Exchange 和 SharePoint,这样一来,任何平台的移动应用都可以顺利访问用户数据。”

设备与服务?不,是生产力与平台

如果说上任三个月,烧了不止三把火的纳德拉是对原先 Windows 与 Office 为主导的微软进行了改造的话,那么半年后的纳德拉开始着手的是对鲍尔默时代的反思。在鲍尔默时代,他给微软的定性是 “设备与服务” 的定位,不过在这个看似平衡的战略定位背后,是微软的设备战略的劣势,无论是 Surface 还是 Windows Phone 手机也好,都没能成为市场中坚,Xbox One 算是微软旗下表现较好的硬件设备。

鲍尔默的策略和收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微软将会非常重视硬件。但是在今年年中微软结束 2014 财年时,就任 CEO 已经半年的纳德拉的的一封内部邮件里,他给出了微软新的发展方向:成为一家 “生产力与平台” 导向的公司。

这事实上也是否定了 “设备与服务” 的企业定位。随后,纳德宣布了公司进行大规模裁员的消息。 在未来一年时间内,微软将裁掉 1.8 万人,占全体员工总数的 14%,这将成为微软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其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裁员 1.25 万人,占裁员总数的 70%。

纳德拉如此定位微软未来的策略:

“设备与服务的战略有助于我们开展转型,我们现在需要雕琢出一个属于我们的独一无二的战略。我们将为地球上的每个人每个组织重塑生产力,帮助他们实现更多;云计算系统是我们最大的机遇,我们正处在一个强势地位。”

某种程度上,微软和 Google 在模式上有些类似,即卖设备的最高境界是卖出更多的云服务,而不是像苹果那样掌握产品中的每一项技术。

微软的上一个大目标则是:将电脑带到每个人的桌面,带到每一间屋子。这一个目标业已算是实现,并且随着 PC 产业裹足不前,微软亟待找到新的策略。这中间,微软错过了把 Windows 系统装进每一台手机和平板的机会,现在他们想要把旗下的云服务和应用装进每一台设备中去。

纳德拉的理念是,微软的服务将会建立于其他的生态系统之上,供人们从这台设备使用到另外一台设备上,这就是要把人放在中心,而不是设备。并且,这种以人为中心的理念使得纳德拉不在考虑企业市场和消费者市场的区分,抓住了人,就抓住了一切。

把这种消费者和企业的二分法换成 “人为中心” 的一元论,那么微软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纳德拉给微软定的新方向,即生产力。在描述微软未来愿景的时候,纳德拉说:

“我当然相信世界上有各种大小不一的屏幕,有生态系统横跨各种屏幕,也有云服务适用于各种生态系统,那就是微软的未来。我希望搭载各种生态系统的主屏上都有微软的服务。”

也就是说,微软现今的目标在原来 “三屏一云” 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在这一市场和竞争层面,微软以 “生产力与平台” 的新方向有了设想中的落脚点。

一个典型例子是,微软目前已经有超过 40 款应用 “入驻” 了 Android 平台。像 Office,OneDrive,Xbox 系列等应用都可以在 Google Play 中下载。其实在微软提出跨平台策略之前,Google Play 的商店中已经有一些微软的应用,但是规模很小。而在过去的一年,Google Play 里微软应用的数量迅猛增长,且大部分应用都能在安卓设备上运行得很顺畅,尤其是微软的 Office 移动版系列。

纳德拉对微软新的定位,将帮助人们去审视微软的业务,评判它是否处于核心地位当中,对于微软的员工来说,也可以分清权重。目前微软大部分业务都有很多交叉,设备、云、应用并不是独立存在,那么和三个核心相关度越高的,自然会越受重视。拿 Bing 搜索来举例,它与三个核心都有很大关联,是微软发展人工智能,提供人性化服务的关键所在,OneDrive 同样是三个核心的产物,已经成为涵盖了全平台的明星产品。

一个接地气的微软 CEO

盖茨是一个传奇,这种传奇色彩主要体现在他长期霸占世界首富的宝座,半退休后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慈善事业上,还在于一手创立了创立了微软帝国,将 PC 带入每一个家庭和办公室。人们关于鲍尔默的评价并不一致,他早前激情推销 Windows 的视频被反复提及,个性热烈的他多年来力保微软江湖地位也算守业有成,那么纳德拉给人的感觉是什么呢?除了做出了两次具有革命性和前瞻性的策略变动之外,纳德拉比之前的两人微软 CEO 更接地气,更务实一点。

在就任之初,《华尔街日报》就挖出了纳德拉的一些奇闻轶事,初步展示了一个不太 “微软” 的新微软 CEO。

在 2012 年旧金山的一次关于 Azure 的活动上,活动有许多初创团队参与,了解到初创团队往往是颠倒作息,纳德拉将演示时间从上午 9 点改到了下午 1 点,以显示对 “初创企业生活方式” 的尊重。

而根据以色列创业公司 Soluto CEO Tomer Dvir 介绍,他们有一次因为 Azure 宕机而无法提供服务,随后纳德拉亲自对该公司进行了道歉,而 Soluto 仅仅是一家 50 人的小公司。

最富戏剧性的是去年 8 月份,鲍尔默通过邮件要求其他高管到他办公室开会,纳德拉拒绝前往,因为他认为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一 “叛逆” 行为看起来很拽,但那一次他错了,因为鲍尔默召集大家来就是宣布辞职的。

也有媒体以点见面地认为,纳德拉在与华尔街分析师的季度电话会议中用自信而谦卑的语气表明,微软有了 “勇于面对现实” 的新态度。他的前任,鲍尔默则从不会参加类似的电话会议。

在就任微软第三任 CEO 后,纳德拉选择了这一次 “中国行”,这也是纳德拉以 CEO 身份正式外访的第一站。

为期两天的 “中国行” 安排中,第二天是纳德拉前往深圳与当地的移动设备生产企业负责人进行交流。根据第一财经日报得到的消息,纳德拉此前就在西雅图商会的年度午宴上公开表示对本次 “中国行” 的期待,他认为,中国正展现出巨大的市场机遇,将怀着学习的心态造访中国,理解微软如何才能与中国共同发展。这一次来中国之前,纳德拉还与微软员工分享了自己最近正在读的一本书《The Geography of Thought》(地理思维:亚洲人和西方人有何不同)。

纳德拉华强北之行的目的,和之前的英特尔有些类似,即在这片出货量巨大,可能对市场格局产生重要影响的土地上推广自家的系统和服务,英特尔的目的则是推广自家的芯片,在原本名为 “山寨之都” 的深圳中,Wintel 联盟再现。

微软移动合作伙伴大会上,纳德拉向现场的 OEM 和 ODM 厂商介绍微软促进硬件产业创新发展的决心,同时宣布微软将于 2015 年 3 月在深圳重启以 Windows 平台为核心的 “Windows 硬件工程产业创新峰会”(Win HEC)。

纳德拉接地气了,微软也务实了。

纳德拉让微软赢得尊重

以 Business Insider 为代表的媒体认为,第三任 CEO 上任后的微软有了一个全新的模样,也赢得了更多的尊重,包括客户、开发者还有它的对手。纳德拉上任后的这十多个月来,微软股价一直在上升,今年以来微软股价累计上涨近三成,一度突破 50 美元大关,目前市值在 4000 亿美元左右徘徊,华尔街仍看好微软未来的发展。

曾经,微软有一个 Scroogled 运动,主要是通过一系列广告行为来讥讽打击 Google 的各种服务,这项运动饱受争议,许多人认为这是微软缺乏自信的表现,包括 Google 也认为微软缺乏实力,处于落后地位的表现。而在纳德拉上任后,这种 “不体面” 的广告攻势被叫停。

两个多月前,盖茨接受了彭博社的采访,在采访中,这位微软灵魂人物称,自己对纳德拉的工作表示满意。

上个月,《时代》杂志网络版刊文指出,纳德拉时代的微软有了七个变化:

  1. 拥有了一位友善、温文尔雅的首席执行官
  2. 微软苹果的对抗发生了转变
  3. 微软不再是垄断者,需要参与竞争
  4. 微软不再是受 Windows 推动的公司
  5. 微软已停止担心,开始走向开放
  6. 微软不再是一家成长的公司
  7. 微软正逐渐在年轻极客中获得威望

这个月,纳德拉 8400 万美元(大部分为股票奖励)的薪酬方案已获得微软股东董事会的批准,而在之前,这么高的薪酬遭到了部分人的反对,不过最后的股东投票表明,大部分的股东们支持纳德拉取得这么高的薪酬。微软董事长约翰•汤普森则表示,该公司希望 “吸引并激励一位世界级的 CEO”。他表示,薪酬与绩效挂钩,有助于激励 CEO 创造可持续的长久的股东价值。有趣的是,纳德拉曾表示,其从未要求过加薪。他倾向于努力工作,并相信所在的体系会给予其相应的回报。

也就是说,纳德拉表现配得上他的高薪酬,并且股东们对纳德拉的未来也表示期许。

评语

回过头来看我们选取的准则,纳德拉主政微软这大半年来,在微软业绩并未突飞猛进的情况下,微软股价持续向好,微软的媒体影响力和大众好感度都在提高,而纳德拉关于 “移动、云、生产力和平台的” 理念与未来策略使得我们对微软的未来抱有乐观态度。

在评选年度人物的时候,个人和集体是难以割裂的,虽然在个人影响力上,纳德拉表现出来的能量难以称之为耀眼巨星,但是对于微软这个大企业来讲,纳德拉的上任是标志性的,他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让微软重回竞争,重新变得让人尊重,变得更为开放和积极。至少从目前来看,市场、股东、媒体、关注者、盖茨都给了纳德拉以好评。

年度科技人物提名:

蒂姆·库克(Tim Cook),这一年,苹果股价继续大幅上扬,在守江山这件事上,库克居功至伟;另一方面,作为世界上市值最高企业的 CEO,他宣布出柜,为 LGBT 群体勇敢发声。

马云,这一年,阿里巴巴在美上市,成为迄今为止最大一宗 IPO,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随后阿里巴巴股价一路走高,市值超过亚马逊、eBay、京东之和,电商领域,无人能出其右。

ifanRank 是我们针对本年度消费电子产品和移动互联网界的榜单,以 ifanr 独特的视角来进行评价。这些依托于客观事实的主观的评价,基于我们对用户体验和产品、服务的深刻认识。和我们一起回顾,回味它们的一些片段与细节,相信一定会在更深入的洞察中产生更强烈的共鸣,这也正是这些 “范儿” 才能具备的魔力。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累计已发布 2148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