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工作,是怎样被共享经济改变的?

公司

2015-03-17 09:30

昏昏沉沉的下午,开着 Uber 出门溜达,载几个附近的乘客再回办公室写稿;心情烦躁的时候,带着别人的购物清单去超市买买买;出门度假时,把空房间用 Airbnb 租出去……

也许你会惊讶地发现,小金库里的钱不知不觉比工资卡还多。

以 Uber 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正在大行其道:不需要固定的办公室、没有规定工作内容的合同、工作时间灵活可变,收入还相当可观。它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还正在改变人们的工作。

更加灵活的工作方式

2009 年在旧金山起家的 Uber 是打车应用的鼻祖,也是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共享经济通过合理配置闲置资源,实现利益最大化,其最大的吸引力在于灵活性:几乎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参与,并受益其中。

许多 Uber 司机都有另一份稳定收入的长期工作,把开 Uber 作为额外的收入来源。

赵师傅在中科院的本职工作也是司机,他工资不高,但工作清闲。没活的时候,就在五道口附近开 Uber。“有空就出来溜达溜达,开到 11 点半左右收摊回家。碰到工作累了就不开,下班回家、睡觉。”

他说自己每周大约有 500 元左右的收入,但并不把开 Uber 看作主要的挣钱途径。“听说有人用滴滴打车开出租一个月挣三万块钱,那也太累了!我就挣个上下班的油钱吧。” 这些钱虽不多,却让生活宽裕了许多。

而对许多长期伏案的脑力劳动者来说,开车是一种很好的调剂。调查显示,美国 Uber 司机的受教育程度相当高,近一半有大学或更高学历(48%),大大高于出租车司机(18%)和劳动力中的平均值(41%)。偶尔当一下陌生人的司机,对他们来说是放松休闲乃至社交的方式。

taskrabbit

类似地, Instacart 让你在获得购物的满足感的同时挣到钱。只要你有最新的智能手机、年满 18 岁以上,能搬动 12 磅(约合 11 公斤)以上的重量,能在周末和晚上工作,就可以成为 Instacart 的一员。在去超市购物的时候帮邻居买和送货上门,获得每小时 25 美元的报酬。

Taskrabbit 则可以让人们通过时间、地点、需要的设备等选择你需要的服务:搬家、打扫卫生、找修理工和个人助理,让人帮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开 Uber 谋生可行吗?

uber figure

与传统的出租车司机相比,Uber 司机的平均工作时间更少,时薪更高,比自由职业更有保障,还有支配时间的自由。看起来是一份理想的全职工作,然而事实可能并不尽然。

全职开 Uber 的张师傅来北京已经十年了,以前一直开黑车为业。他向我抱怨 Uber 司机并不好当。

首先,Uber 司机的权限非常小。张师傅的车上架着一台 iPhone 4S,他说,手机、网卡都是 Uber 公司提供的,只能在上面用 Uber 的软件。在行驶过程中,必须使用 Uber 的导航系统,以便于 Uber 后台随时监控行程动态,并计算费用。“一下单,就是这个软件说了算。” 张师傅说。

其次,乘客的不确定性带来了极大的风险。不同于打车软件抢单的方式,Uber 全部使用系统派单,司机无法选择乘客。由于许多乘客对 Uber 的 app 不熟悉,张师傅昨天接了四单,而只做成了一单——有直接取消行程的,有打电话过去说朋友已经来接的,也有注册手机和叫车人不一致的——所有这些都会造成成单率的降低,风险全部由司机承担。

张师傅还提到一个朋友有惊无险的经历。一次三里屯附近载了几个喝醉的年轻人,在开出几百米之后,他们就恶意在导航 app 上划掉了行程。司机不敢说什么,只能载乘客去目的地。好在公司通过导航软件发现了异常,立即打电话来询问,在问清事由后给了司机相应补偿。经济损失是小事,更大的风险是,由于用 Uber 运营仍然不完全合法,在发生事端时司机往往也不愿报警或投诉,而平台能给予他们的保护极其有限。

另外,比起全职工作或者出来单干,开 Uber 的收入不可预期。价格策略完全由平台制定,司机的收入也由平台统一收取,司机没有任何话语权。张师傅告诉我,“Uber 的费用本来就比出租车低,现在是推广期,推广期过了之后每单要收 20% 的佣金,是个不小的数字。” 昨天,Uber 北京又宣布了一次降价,全线下调 30%,对司机来说是福是祸,还很难说。

自由和不确定性,是通过共享经济方式谋生的两面

悄然变化的工作

uber 2

尽管仍然不是最理想的职业选择,然而以 Uber 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使人们的职业变得更多元化。如 NYTimes 的一篇文章所说,它能让人们根据自己的日程来选择工作,而不是让工作来安排自己的日程。

进入知识经济时代,工作越来越细分,朝九晚五工作制对许多工作来说并不必要,常常造成时间和资源的浪费;而完全可以自主控制时间的自由职业者和创业者则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压力,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选择这样的职业。

以 Uber 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借助于中间平台,核心是按需分配,既合理调配了资源,又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风险。

正如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 Arun Sundararajan 对纽约时报记者所说:“我认为我们正在定义一种既不是全职工作、也不是自己单干的工作方式。”

此外,在科技发展的挑战下,一些工种正在逐渐消失:机器人取代了流水线上的体力劳动,人工智能甚至可以代替记者写财报,Instagram 这样的创业公司只需要十几个顶尖的人才就可以为全世界的用户服务。人口的老龄化等都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青年失业率的增加。

而共享经济能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开 Uber、帮人购物、等并不需要专业技能,只需要一些时间和体力。智能手机 app 能通过时间、地点、技能的匹配将劳动力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将资源利用率最大化。

截至 2014 年底,全美已经有 16 万 Uber 司机,单单 12 月就有 4 万名新的司机签约。Uber 已经成为旧金山最大的就业岗位提供者。

未来的工作是什么

work life balance

这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人人都在变化中寻找机遇。越来越少的人像父辈一样,一生只做一份工作。

同时,人们对职业生涯的期许多种多样,并且在一生不同阶段中会不断变化:兼顾家庭、实现理想、挣更多钱、或者成为某方面的专家……一份全职工作难以满足不断变化和增长的需求。

共享经济的启示是,未来,许多人可能还是会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全职工作,但它并不是全部。全职工作将不再是你的身份标签,或者唯一的收入来源。你可能同时是 Uber 司机、Airbnb 房东、Instacarter 买手、Taskbabbit 达人。通过这些共享经济平台,你可以灵活地交换时间、技能和金钱,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甚至还可以从中交到不同圈子的朋友,获得新的技能和职业机会。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共享经济还能够提供多元化的职业道路,抵御潜在的失业风险。

随着共享经济日益普及,生产和消费会紧密结合,工作将日渐成为生活方式的一种。赵师傅就告诉我,他和家人出门的时候也愿意坐 Uber,因为他能理解哪些人会去做 Uber 司机,知道他们经过怎样的培训。许多在旅行时住了 Airbnb 的房客,回来后自己也成了 Airbnb 的房东。如果你喜欢去超市采购而不喜欢洗衣做饭,可以找人来帮你洗衣,自己去替别人采购,把时间花在喜欢的事情上而不需要付出多余的金钱。

当工作成为一种分配时间、置换资源的方式,将来我们或许可以用一份工作来满足自己的爱好,通过另一份工作交朋友,再用第三份工作来挣钱。共享经济已经在改变这一切。

爱范儿视频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