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只不怕孤独的松鼠

产品

2015-04-23 07:32

前两天我突然心血来潮,希望研究一下去年引起社会各界热烈讨论的 “广场舞” 现象。发现孤独感是促使被称为 “大妈” 人群走上街头一起跳舞的动因。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的王芊霓写了一篇《污名与冲突:时代夹缝中的广场舞》,对社会当中孤独感的产生有着入木三分的剖析:

参与广场舞的许多女性都可以被称作是中国历史上 “第一代孤独母亲”。因为计划生育政策,她们可能刚刚步入中年,就要开始面临独自一人在家的境况,她们的丈夫许多都去了收入更高的外地工作,孩子也从高中甚至初中起就到 “教育更发达” 的地区就读,更不用提年长的已经上大学和迁居外地成家立业的情况。现有家庭关系中这些变化造成的孤独,都促成了她们对一种替代性的社会关系的诉求。女人们因为被广场舞这样新的团体接纳而获得情感支持,她们也可以更积极的面对家人孩子的迁居、老龄化、还有问题婚姻等造成的种种挑战。促使女性去参加广场舞的具体原因总是五花八门的,但总体而言,孤独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如果把上述这段话的主体 “女性” 换成 “老人”,那么也是可以成立的。中国现代交通之发达,社会人员流动性之强,令空巢老人的数量大大增加——孤独感成为他们日常生活当中每日都要克服的心理难题。

上周在微信硬件创新大赛北京站中获得第一名的松鼠智能相框,是一个希望令老人内心不再孤独,带着暖意的智能硬件产品。从产品概念来说,它与微信硬件团队此前流出的微信智能相框很类似,远在他方的儿女们可以用手机将照片传送到相框当中,展示给老人看,让老人可以随时关注到儿女的动态,消除两代人之间的沟通隔阂。

0421_4

老年人最大的问题是孤独

自从今年一月份正式发售以来,它已经取得了超过 5000 台的销量——这个数据对于一款智能硬件设备来说,算是还不错的成绩。不过,但如果我告诉你,春节期间松鼠智能相框的照片上传量达到 10 万张呢?根据爱范儿了解,截止春节为止,松鼠智能相框销量约为 3000 台,这也意味着春节 5 天期间,平均每部松鼠智能相框更新 6 – 7 张照片。这个数据从侧面反映出用户对产品的忠诚度。

根据新华网 4 月 21 日的报道,我国 60 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已超过 2 亿。松鼠智能相框的创始人杜雪骞认为,容量如此庞大的市场,足以产生数量巨大、种类繁多的需求,即便是老年人生活方面的需求,也非常可观。

爱范儿说,经过他们委托第三方调研机构调查发现,中国 90% 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不会使用智能设备——甚至说,不懂使用智能手机。基于这份调查结果,为老年人开发 app 并不现实。

松鼠智能相框如何保证老人的心理感受?

针对老年人开发智能硬件设备的时候,要非常了解老年人使用科技工具时的心理状态,以及尊重他们的使用习惯。杜雪骞说,老年人主要的顾虑是担心自己不会用智能设备,所以不小心就会把产品给弄坏。

为了让老人使用产品的时候有安全感,松鼠智能相框在定制操作系统的时候,刻意去掉了当下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当中常见的 “后退” 操作——因为路径选择过多,反而会令不熟悉智能设备的老年人愈发迷茫。那么,按下松鼠智能相框的 Home 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所有的后台进程都会关闭,直接退出当前的界面,然后跳转回主屏中。无论处于任何界面下,按下 Home 之后,结果都是一样的。松鼠智能相框的这个设计,令它的操作体验贴近老人们所熟悉的电视遥控器。路径绝对,功能选择也绝对清晰。

除了用户交互为老年人设身处地外,松鼠智能相框在其它的功能设计上有独到之处,比如说它还包括视频对话的功能,成为网络摄像头。杜雪骞说:“当我们打电话给父母一直没人接的时候,我们可以用手机视频查看一下父母在家里是不是安全,这样老人身体不适能够提前发现,避免一些不该发生的悲剧。”

针对老年人家中没有 WiFi 的情况,松鼠智能相框内置了 3G SIM 卡,让设备即开即用。此外,老年人怕费电,所以相框当中还内置了人体感应功能,只有人靠近产品的时候,屏幕才会点亮。

那么,老年人对这个智能硬件产品的观感如何呢?杜雪骞以及团队在做客户回访的时候,欣慰地了解到松鼠智能相框帮助老人解决希望常常看到孙子的需求,同时也解决年轻人看到老人在家中是否安全的需求。

如何看待智能硬件创业潮?

杜雪骞在创业之前是天使投资人,在 2008 年至 2009 年期间一共投了十几个项目,其中名气较大的有 7K7K 游戏、豆果美食、美餐网、iTools 等。创立松鼠互联,开发松鼠智能相框,一方面是在做天使投资的时候他内心还常常有着创业的躁动,另一方面是他已然年迈的母亲确实是有类似的需求,两者一结合就有了智能相框的想法。

对于当下的智能硬件产品,他认为,大部分还停留在为智能而智能,为功能而功能的状态,而不是为了满足需求,也不是为提供服务而设计。

对于业内显得火爆的硬件创业,他的看法比较中立。“除了智能手机以外,智能硬件挺难有爆点的,整个市场还不是刚需。老百姓对智能硬件的概念还非常模糊,需要大家一起开拓市场。” 比如松鼠智能相框所针对的老年人市场,老年人对智能硬件产品并不熟悉,也不知如何分辨产品的好坏,是初级用户的状态。

他说,“尽管大家认为 2014 年是智能硬件的元年,但以我的观点来看,2015 年是从极客人群拓展到更大的消费者人群的一年。而直到 2016 年,智能硬件产业才会显得更加成熟。”

对于微信硬件平台,有怎样的期望?

参加这次微信硬件创新大赛,杜雪骞发现了不少新鲜有趣的创意,以及潜在的合作伙伴。

杜雪骞认为,微信硬件平台将智能硬件变成微信 ID 直接整合进微信的做法,可以免除用户直接下载 app 的困扰,降低用户使用的门槛;而对于创业者来说,微信硬件平台为开发者提供云平台以及支撑性服务,可以降低开发者的研发成本。

但对于未来的微信硬件平台,他希望 “可以开放更多晕的能力,例如微信视频通话。微信还可以把微信链接的硬件公众号提到更明显的位置。”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