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政界人士都爱用 Uber

公司

2015-05-07 07:17

在旧金山 Market Street 上的新办公室里,Uber 的主会议室有个十分贴切的名字:作战室(War Room)。成立六年多来,Uber 一直在与出租车行业、监管者甚至司机团体纷纷扰扰的 “战争” 中。

Uber 最近在中国的扩张中的遭遇很好地印证了,作为一种打破原有制度和既得利益的新经济模式,摆在 Uber 面前的最大挑战并不在服务、运营、营收上,而在于如何走出法律的灰色地带。而在美国,最大的一个利好消息是,许多政界人士自己也爱用 Uber。

Times 报道,美国的政客对 Uber 青睐有加。275 位联邦政治委员在 2013-2014 年的选举周期内一共坐了 7625 次 Uber,花费 27 万 8 千美元。总金额是上一轮选举周期的 18 倍。

咨询公司 Hamilton Place Strategies 的报告还显示,Uber 在选举中的的受欢迎程度超过了出租车。

uber politicians

“Uber 是最安全、可靠、方便的交通选择。” Uber 发言人 Natalia Montalvo 如此解释政客们对 Uber 偏爱。有趣的是,Uber 似乎更符合政界、商界人士的习惯。几乎很少有人用 Uber 的竞争对手 Lyft 和 Sidecar。

然而从合法性的角度来说,Uber 在各州面临着不同的境遇。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提到,美国各州普遍将 Uber、Lfyt 等共享经济模式下的租车服务称为 “交通网络公司”(Transportation network company,TNC),监管部门通常要求提供 TNC 类公司提供犯罪记录调查、车辆调查、司机培训、保险等服务。

科罗拉多州是美国第一个通过 TNC 服务立法的州,但要求它们缴纳 100 万美元的保险。Uber 已经在该州缴纳了保险,从乘客上车到下车期间受到发生的意外可以得到赔付。而加州的法律更加严格,要求保险包含在司机开着拼车软件的所有时间段。

伊利诺伊 2014 年 5 月通过的法令则要求拼车服务显示司机的照片、给出估价,并发送电子发票。华盛顿则要求一旦发现司机有嗑药或酒驾,就停止司机资格。

而有更进步的地区已经将 Uber 看作了一项公共服务:波特兰市就正在起草新的规定,要求 Uber 为弱势群体提供附加服务,比如能座轮椅的车。

而就在昨天,堪萨斯州在保险方面过于苛刻的要求导致 Uber 不得不退出该州。

uber in us cities
数据表明,Uber 在美国的扩张前景趋向乐观。Uber 从在灰色地带开展服务到通过相关法律法规、合法运营的时间在不断缩短。到 2014 年底,Uber 运营的 276 个城市中,有 17 个通过了针对 TNC 服务的法令。从华尔街日报中可以看到,当通过法令的城市增加时,在下一个进入的城市获得合法性的时间越短。与其他拼车服务相比,Uber 在改写现有法律法规上的突破更为激进,从结果上来看也更成功。

这离不开投入的资源。为此,Uber 雇佣了不少政治说客和前政府官员,比如奥巴马总统的顾问 David Plouffe。去年,Uber 单是在联邦层面上的游说费用就达 20 万美元。而随着它的进一步扩张,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今年第一季度已经花费了 11 万美元。

除此之外,它提供的服务他功不可没。位于华盛顿的咨询公司 Hamilton Place Strategies 的公司统计合伙人 Matt McDonal 说,“当你既是监管者,同是消费者的时候,看到的角度自然会不同。” 而这种情形对在产品和服务上都有明显优势的 Uber 来说无疑是有利的。

创始人 Kalanick 曾在 Vanity fair 的采访中说到,“有些市政厅的人很厉害,而另一些人太缺乏灵感了,我尽可能少地和他们见面。”

然而作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Uber 不得不因地制宜地应对在扩张中日渐复杂而严峻的挑战。比如在刚刚推出 “单一数字市场” 战略的欧盟和最近在广州和成都遭到上门检查的中国,想要走得更远,Uber 还需要进一步让监管者认可的本地化策略。而这可能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在现实层面上最大的挑战。

题图来自:Vanity Fair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