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 Online 的故事:众神、凡人和大天使

游戏

2015-05-15 07:48

Eve Online 是冰岛最大的输出品之一。这款游戏于 2003 年发布,体现出前所未见的规模和野心。Eve Online 的世界被称作是新伊甸,包括了 7500 个星系。任何人都可以穿梭于星际之间。游戏中的角色多种多样,包括矿工、商人、海盗、记者和教育家。你可以独自冒险,也可以加入公司或联盟。这个游戏吸引了严肃的学者和经济学家,提供了理解现实世界的新方式。最近,卫报的一篇报道讲述了 Eve Online 数次从困境脱身的故事。

1997 年,Reynir Harðarson, Thorolfur Beck 和 Ívar Kristjánsson 在冰岛首都雷克雅维克创办游戏工作室 CCP(Crowd Control Productions)。他们的目标是创建一个 “比现实生活更有意义的虚拟世界”。为了筹措资金,他们首先发布了一个名为 Hættuspil (Danger Game) 游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靠着第一款游戏带来的资金,他们开始了 Eve 的开发。游戏的开发持续了三年的时间。

互联网时代,许多的大型在线游戏经历了从繁荣到衰落的过程。 CCP 的员工时刻担忧 Eve 会遭遇着同样的命运。游戏的高级制作人 Andie Nordgren 说,Eve 不仅存活下来,而且保持繁荣,原因是,它是 “世界上最大的科幻作品”。

eve online2

第一次危机

与其它游戏不同,Eve 的故事完全由玩家驱动的,而不是官方作者编写和补充的。从下面的这起事件中,我们可以对此有所了解。2005 年 4 月 18 日,游戏中最大的公司之一 Ubiqua Seraph 的 CEO Mirial 遇刺身亡。此次暗杀行动的主谋是 Guiding Hand Social Club,一个由 Istvaan Shogaatsu 创建的间谍组织。10 个月前,Shogaatu 答应为一名匿名客户刺杀 Mirial,报酬是 1 亿 ISK(Eve 的虚拟货币,大约是现实中的 320 英镑)。

Shogaatu 和他的特工展开了对公司的全面渗入。然后,在 Mirial 外出的时候,间谍组织抓住时机展开攻击。Mirial 的飞船和逃生舱都被摧毁了。最终,她冰冻的遗体交给了那名客户。Shogaatsu 的间谍们劫掠了公司的资产。此次的攻击和抢夺造成 300 亿 ISK 的损失。当时,这是电子游戏世界中最大的抢劫案。

这次事件让 Eve 成为全球玩家关注的对象。有人担心,这会毁掉 Eve Online。“这是一个关键时刻,”Hilmar Petursson 说,“人们希望 CCP 进行干预。他们感到了背叛,很愤怒。但是,我们了解了发生的事情之后,认为没有什么规则遭到破坏。只有信任被打破了。我们的工作不是确保信任。”Hilmar Petursson 是 CCP 的早期成员。此次事件之后,他成为了公司的 CEO。

CCP 的决定遭到玩家的强烈反对。许多人在愤怒中离开了游戏。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新伊甸似乎面临着灭亡的命运。不过,Eve 还是存活了下来。在一篇英国游戏杂志报道了这个故事之后,五千多名好奇的读者加入了游戏。最终,这次事件没有毁掉 Eve,而且,虚拟世界的守护者们确定了一条关键规则:只要不违反现实世界的法律,玩家们可以用任何方式玩游戏。

eve fanfest

第二次危机

2004 年以来,Eve 玩家每年在冰岛的首都聚会。他们在一起畅饮、交流,为游戏的未来计划欢呼雀跃。首次聚会的时候,参加的玩家是 120 名。今年,聚会人员达到了 1200 人。许多人花费了几千美元来到这里。Eve 的玩家是一些特别的人物。在这款游戏中,要想获得成功,玩家需要进行长期投资,甚至需要一些领导技巧。CCP 说,超过 50% 的玩家是工程师。“如果一位玩家在 Eve Online 中做出了重大的事情,那么,他肯定也在现实生活中做过重要的或者突出的事情。” 一位参加聚会的玩家说。

参加此次聚会的人有 Charles White。他在 NASA 的喷气推进实验室工作,参与了 “火星探测漫游者” 登陆火星的项目。“在游戏中,玩家们把我称作新伊甸的教皇,传播信仰的先知。” 他说,“根据玩家们的意见,我制作了一款服装。我穿着这套服装来了。因为我已经 55 岁了,对什么都不在乎了。”

White 从 2008 年开始玩 Eve。对于游戏的未来发展,他表示了一定的担忧。“我没有什么终极目标,” 他说,“不过,我担心那些老玩家们。一旦你拥有了泰坦(游戏中最强大的战舰),你基本上就赢得了游戏。挑战在那里?必须有事情可做才行。”

除了 White 的担忧,Eve 还面临着其它的危机。要维持玩家的兴趣,游戏必须不断地改进。有时候,开发者们可能走向错误的方向。2011 年,CCP 宣布了一个新功能。他们决定开办一个电子商店。玩家们可以用现实中的金钱购买衣服、饰品等道具。这是一场大灾难,几乎把新伊甸再次带到毁灭的边缘。在此次聚会上,意大利玩家 Francesco Munda 回顾说,“那时候,游戏存在大量的技术问题。然后,在那次重要的宣布中,CCP 给了我们一个电子商店。其他的问题都被推到了一边。游戏迫切需要修补,但是,什么也没有被修补。” 对于许多玩家来说,电子商店体现了 CCP 的贪婪。在商店中,玩家佩戴的虚拟眼镜卖到了 45 英镑。

接着,公司 CEO Hilmar Petursson 的内部备忘录被泄露。在备忘录里,他把玩家的抱怨称作是 “噪音”。这进一步激怒了玩家群体。数以千计的玩家聚集起来,开始炮轰一个主要贸易中心外的巨型纪念碑。这次事件成为抗议活动 “愤怒夏日”(Summer of Rage)的开端。抗议总共持续了一周。

在玩家的抗议下,CCP 做出了从未有过的让步。Petursson 向玩家们写了一封公开信,承认自己的错误。随后,CCP 对纪念碑的模型作出更改,使其永久保持被炮火破坏的形态。这是为了纪念游戏中的这个时刻:游戏开发者听到了玩家群体的声音,并且做出了回应。

经过这起事件,Eve 的开发者认识到,游戏的未来不仅取决于玩家的满意,而且,玩家们要对自己生存的世界拥有控制权。Petrusson 形容说,他的公司只是游戏世界的照看者。更为准确的比喻是,他和公司员工是游戏中的众神。他们积极参与到游戏之中,确定规则和界限,同时,他们也要倾听玩家的呼声,然后决定是否对其作出回应。在众神与凡人之间,Nataliia Dmytriievska 就像是一个大天使。

natalia eve online

Nataliia Dmytriievska

在 Natalia Dmytriievska 步入 EVE Online 的世界之前,她是乌克兰的一名大学生。上学期间,她加入了基辅的马戏团,在数以百计的观众面前表演火舞。一方面,这是出于勤工俭学的目的,另一方面,她非常喜欢玩火时得到的控制感。2007 年 6 月,当马戏团排练一曲以爱伦坡诗歌《乌鸦》为主题的舞蹈时,她被后台的背景音乐吸引了。朋友告诉她说,音乐来自 Eve Online,一个科幻题材的电子游戏。

出于好奇,她登录了 Eve Online,发现这是一个冷酷而充满恶意的世界。那时候,她只懂很少的英语单词。在游戏中,她也找不到其他的乌克兰或俄国玩家帮忙。她沮丧地退出了游戏。不过,Natalia 并没有放弃。正如以前学习火舞一样,她每天抽出几个小时研究这款游戏。一年之后,她终于有信心回到游戏之中。

当她重新回到游戏后,Natalia 开始帮助游戏中的新玩家。她加入了一个 1 万余人的联盟,并且开始了招募新成员的工作。每周,她会召开两次教学,向新人传授游戏知识。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她与 CCP 的成员成为了朋友。“我问他们,在那里工作是什么样子的,” 她说,“他们告诉我,那里就像是一个家庭。我想要这样的东西。”

她向 CCP 发送了许多的工作请求,几乎全部被拒绝。不过,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她最终收到了公司的邀请。如果能够通过面试,她将成为一名游戏管理员,解答玩家疑问的专家。虽然家里人不同意她去冰岛,但是,她下定了决心。2013 年,她去了冰岛首都。那时候,她还不知道,CCP 已经给她安排了一个特殊的工作。

四年前,CCP 安排了一项以新伊甸政治体制为主题的研究,目的是更好地管理这个庞大的虚拟社会。研究表明,Eve 的社会已经从部落结构进化为更加复杂的社会等级。因此,它需要一个玩家参与的政治体。为此,CCP 建立了一个名为 CSM(星际管理委员会)的组织。每年,不同地区的候选人竞选 14 个席位。正如现实社会中一样,候选人有自己的政治口号,并且需要在游戏内外争取选票。每年,CCP 会把 GSM 成员带到公司总部,探讨游戏的发展方向。在拉近游戏开发者和玩家的距离上,星际管理委员是一个关键的角色。Dmytriievska 的职位是委员会的官方联络员。当游戏创造者的愿景与玩家的要求产生矛盾,她需要去做调解工作。

这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不过,Nataliia 认为自己在 Eve 找到了支持和归宿。“我们彼此帮助,” 她说,“你可以依赖他人。在乌克兰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如今,她与 Eve 的社区经理 Paul Elsy 订婚了。不过,她对 Eve 的依赖并不仅仅是浪漫情怀。“我从未觉得自己生活在合适的地方,直到我来到了大西洋中央的火山 冰川上,” 她说,“在这里,一个了不起的机构在创造着宇宙,而我成为了它的核心中一个不可缺少的齿轮。这很有趣。这很重要。我可以提供帮助,让这个世界的火焰永远燃烧。”

对于她的选择,家人们仍然保持着批评的态度。“有时候,他们告诉我,好好看看自己在做什么,或许应该去找个严肃的工作,” 她说,“我回答说:没有比太空飞船更严肃的东西了。”

图片来自卫报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