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的 Tweet 和社会笼子

公司

2011-09-26 08:10

这是一个让我颇为讶异的一个故事:

一位名为 “想你了… 在每一个夜里”(@likemyshadows)的推友,在长达一年的时间,每天都发布一条类似 “ 3 点 46 分,想你了… 睡去…” 的推文(Tweet)。从 10 年 9 月 20 日开始,这种规律性的发推,累计已达 372 天,目前仍然在继续。

一条单纯的 Tweet,一个单纯的应用,一个单纯的人。爱的执着,让小爱亦无疆。

喟叹之余,我想到 Twitter 所带给人们的改变(更多人了解的是新浪微博)。没有这样的工具,我们无法见证到这样的单纯。而这种互联网新应用,也很容易就把个人的行为放大为群体的狂欢——人们更喜欢把它称为社交媒体。

感谢 Twitter,通过这个迅速传播和瞬时消散的伟大创新,我们掌握着世界的脉搏。麦克卢汉眼中的 “地球村” 已经通过微博类媒介工具真实地呈现在每一个人的面前。我们触角得到了从没有想像过的野蛮延伸,我们的触觉因此无远弗届。

两年前,并没有太多人真正的熟悉它。那时我开始了解 Twitter,并试图用非常通俗的语言向我那些不那么 Geek 的朋友们描述 Twitter。它的描述成型于这些细节

Twitter 就是一个 Party 社交圈:

你参加一个 party,由于你有趣,大家都很关注(follow)你 。

你也很愿意和别人交流(所以你也 Follow 他们)。

于是你们才是朋友,你们直接就可以单独在一角窃窃私语(DM)。

你听到一个朋友的新闻,走到另外一个地方可能会转述(Retweet)这个消息给不知道的朋友。

你在朋友堆中聊天,大声回答(reply)在另一个朋友的问题,所以关注(follow)你的朋友都听到,看到,知道你公开的回应(reply)。

你和谁也不说话,只是待着喝咖啡,但你关注朋友所有的情况和谈话(timeline),你把你的摄影相片在 Party 中不同的地方展示(twitpic 或是其他网站服务)。

你发现你总是喜欢关注很多陌生人,并和一些陌生人成了朋友,你会发现你喜欢这个 Party 人越多越好,你会喜欢这样的 Party 24 小时都在举行(online)。

不过,我居然忘记了描述  Tweet,它本身具有更多的个人意义。也许用 “Party” 的类比本身就是把 Twitter 进行社会化观照,更多去强调它社会关系的一个必然。

我使用 Twitter 已经很长时间,我很喜欢它。讽刺的是,我的 Twitter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更新。目前,它成为了我一个很棒的工具,我在上面关注了很多科技领域的 Geek,利用零散时间,从他们的只字片语中了解我所热爱的商业冲动和科技脉搏。

回首看,这些 “Party” 的定义和描述仍然准确的, 我忘记描述 Tweet 也似乎有更现实的支持。这个从 2006 年以 Twitter 出现为标志的互联网基础构架的创新,对个人的意义似乎更多体现在人和人的关系的改变,它在更大程度上改变着商业和社会行为。

看看我们的周围。现在的(国内)的社交媒体,更多地在成为低成本的营销和公关媒介——这不仅仅对于品牌、网站、厂商等这种公共机构而言。对于很多以个人形象出现的明星、政治家、公众人物或者试图 “公众” 的人物来说,社交媒体同样也是展示和 “营销” 的战场。每一句话都是广播,看似私密的话其实恨不得为所有人的耳朵倾听……

在群体的关注中,虚拟的 ID 成为一个价值个体,价值的意义却诉诸于他人,我们忘记了这种工具还是一个自己私密的记录,它不需要为他人所写所知所见。出于对浮华的追逐,或者是孤独感的推动,这种对自身本质的认识和生活方式常常会被有意无意的异化和撕裂。

即便在一个虚拟空间,一个自己可以完全掌控的王国。我们仍然生活在自己为自身构筑的监狱里,无法逃离——我们清点这我们的粉丝,我们斟酌着每一句平时可能只是脱口而出的话,象方遯翁记载着自己的 “嘉言懿事”,“垂范” 着他人和后人。我们仍然生活在 “笼子” 里。

也许生活在笼子里本身就是生存和 “社会化” 的一个必然属性,所以一个新的应用的出现,即便有着释放自己的可能,我们还是愿意给自己加上一道新的枷锁吧。

不过,我羡慕 @likemyshadows 这样的推友:他用着单纯的工具,有着自己单纯的爱,享受着不在笼中的自由。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信奉科技和潮流的可能,相信激情和坚持的力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