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nr 海外访谈:Chill,与朋友一起互动看视频

公司

2011-09-28 12:00

发现 Chill 这个新形态视频网站得 “归功” 于 Facebook CEO, Mark 的一句抱怨。就在 Chill.com 上线第二天,前 Facebook 核心创始团队成员、现任 Path 的 CEO,Dave Morin 就尝试注册了 Chill 。可是,他并没有取消默认的消息推送至 Facebook 选项,使得 Chill 在他的个人页面上推送了一条 “我刚刚注册了 Chill,它很酷!” 的消息。 Facebook 当家 Mark 在看到 Dave 的这条 “很酷的” 状态后,就留言询问是不是 App 自动发送的。在肯定的答复后,Mark 留下了 “ That‘s lame(这很差劲)” 的评论。旋即引发网上热议,Chill 也 “因祸得福” 在上线伊始就获得了大量的关注。Chill 随即作出解释并且取消了这个默认设置。

而在风波平息之后重新审视 Chill.com 这个网站的创意,不难发现其正顺应了当下 “Social + X” 的大趋势,加之先前已获得广泛欢迎的 Turntable 等大热应用,都促使爱范儿形成此次 iSeed 海外专访 Chill 幕后团队的想法。此次,我们很高兴与 Chill 的 联合创始人 Brian Norgard 直接对话,为读者带来最翔实新鲜的观点和想法。

ifanr:感谢你能抽空与我们一起聊一聊 Chill.com 和互联网。首先,能大致介绍下 Chill 的团队吗?你是怎样组建自己的团队的呢?

Brian:没问题。毋庸置疑地,要创造一个卓越的产品,组建一个精锐的团队是不可替代的因素之一。目前在 Chill 的大部分员工都是我在布朗大学读书时结识的。另外一些成员是在 MIT 读书的朋友。正因为我们坚信 “少而精” 能带来更好的结果,我们非常注重建立一支高效高质的队伍。目前为止,我们整个公司只有 9 个人,完成了从前期开发到后期测试运营的所有事务。值得一提的是,我已经和我的合伙人,Dan Gould 一起工作长达十年,合作十分默契。

其他核心成员包括: Michael Cyrulnik 是 Chill 的主工程师,编写了网站的主要基础架构。Michael 是因为我们一位共同在 MIT 的好友而相识的。Dan Gould 负责领导技术团队,而我负责领导产品团队。正因为我们都是相识多年的好友,大家都互相了解,因此在工作中顺利很多。

ifanr:Chill 的创意来自于何处呢?对整个团队来说,如何实现 “让在线视频更社交更有趣” 的目标?

Brian:我觉得我们正在目睹一场划时代的产品变革。正如 Facebook, Twitter 等网站的出现让真实人们的社交关系在虚拟网络中显得举足轻重。而当你作为个人在互联网中也织就了属于自己的社交图谱(social graph),你想做的下一件事情必是如何通过一种有趣且沉浸式的方法与之交互。伴随更加先进的浏览器技术和更加睿智的互联网企业家,我们会看到全新一代的互联网产品帮助人们实现更紧密地沟通和交流。我称之为 “体验式时刻 ”,即人们可以通过网络即时与好友分享任何事物,与志同道合的人分享共同的兴趣。与旧式的在博客留言这样静止的交互不同,这个世代的产品赋予我们曾经的网络真正的生命活力。当人们可以真正自由地通过各种媒介交互一切的时候,就形成了我们所期待的社交科技。

Chill 正是为实现这个目标所作的尝试。它是一个结合轻社交和轻娱乐的互动平台。我们产品的核心想法在于 Everything will be better with friends。人们喜欢对自己喜爱的事物评头论足,更倾向于和自己熟识的朋友交流想法。我们所寻找的正是如何在数字世界上人们沉浸式地分享和消费内容。当下,消费内容的人们之所以常常孤自一人是因为还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工具帮助他们实现这个目标。我们明白如果 Chill 能帮助人们达到这点,他们大多会选择和朋友们或者有着相同兴趣的人们一起消费线上流媒体。

ifanr:那么试问,朋友之间为何不直接结伴外出,而是需要借助 Chill 所提供的平台呢?

Brian:Chill 当然不会完全替代人们在真实世界外出看电影等活动。我们所做的是帮助人们在遇到地理和时空障碍时,也可以维系友谊并分享观看线上视频的乐趣。你知道,不同人们的生活是非常复杂多变的,我认为未来的趋势是人们越来越倾向在数字环境下做这些事情,因为网络带来的是更多的便利和更少的摩擦。

ifanr:在中国也有许多各种类型的视频网站,其中比较特别的一个是 Acfun.tv。它类似于日本的 NICONICO 动画,在播放视频的同时,会即时在视频上方飞掠过网友的评论。Chill 会在未来增加类似的显示功能吗?

Brian:嗯……你说的这个网站在中国有名吗?(答:在漫友圈还算知名)我知道日本的 NICONICO。正如我之前提到的,你会发现虽然不同国家的人们使用不同的语言,分享和交流是人们的天性,更不用说朋友之间互相通过一种使人愉悦,充满乐趣的方式交流。我觉得 NICONICO 这样的网站很棒,从 Chill 的角度来说也有很多学习的地方。在作为流媒体的内容层上附加用户的 “富信息层” 是一个非常重要概念,NICONICO 和 Acfun 的方法的确很有趣,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一定会同样适用这样的评论模式。我们会根据自己的想法找到让用户得到最佳使用体验的方法。

ifanr:能谈一谈 Chill 用户界面设计的思路吗?

Brian:Chill 的交互界面是由 Scott Hurff 负责设计的。他是 Kodiak Venture Partners 最年轻的 EIR(Entrepreneur-in-residence)。我认为他有着非常棒的想法和设计能力。当然,谈到设计,我觉得并不存在通行的好坏标准,一切都需要更具实际的情况来判断。就目前 Chill 的界面设计,我当然还不完全满意,我们也在时刻根据用户反馈和内部讨论进行改善。不变的思路是,这个设计会给用户带来更交互,更丰富和更易于表达情感的感受。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我们设计视频的外框会根据播放的内容作出相应的改变。例如,当人们正在观看美式足球比赛的视频时,外框会变成 体育场的主题……

另外,更丰富的人物设计也是我们持续需要改善的内容之一。不仅仅只是角色的外观,还有更丰富的动作表达和交互方式,都会给用户带来乐趣。

ifanr:你认为 Chill 如何与诸如 G+ Hangouts 等定位类似的服务竞争?

Brian:Hangouts 的确是一款非常有趣的产品,G+ 非常 “幸运” 能拥有这样一个服务。我想说的是这正体现了一种共同合作消费的趋势。就像在线音乐服务有 Turntable, Spotify 和  iTunes 。在市场中必然会出现许多不同的产品/服务来填充市场的需求。我个人认为相比 Hangouts 等产品,Chill 会稍微偏向于较年轻的用户群,那些喜欢酷炫交流分享方式的年轻人们。因为我们的用户网络根植于 Facebook,所以只需要通过 Facebook Connect,这些年轻人就可以无缝在 Chill 上轻松找到自己的朋友们,一起在视频中找到乐趣。 你知道,年轻人喜欢虚拟角色人物,喜欢升级奖励,喜欢虚拟任务等等,这都会是我们未来会持续扩充的内容和特性。所以,如果你问我我们是不是为了取悦年轻的用户呢?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他们是非常在意和关心互联网使用体验的群体,他们是每天会花费数个小时在互联网上和朋友交互的群体,他们是未来社交互联网的主力群体。

ifanr:最后,能谈一谈 Chill 的发展计划吗?

Brian:虽然我们现在并不能公布我们的路线图,但我刚才已经谈到了好几点我们持续在努力改善的地方。除此之外,我们会增加更多的内容源(在访谈结束后,Chill 已经支持包括 YouTube,Vimeo,Justin.tv,Livestream,Twitch.tv 和 YouTube Live)。我们目前还只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公司,我们以后可以做得还有许多。

后记:在互联网的传播中,形式和内容谁更重要?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答案。像 Chill 这样的先行者正在勇于探索和创新,让我们祝福它。

ifanr 力求将更多创新的新鲜种子和想法带给读者,将【iSeed】延伸至海外,我们美国团队成员开始选取美国的创业团队进行深度独家访谈报道,若你发现任何新鲜、靠谱、有趣的创业项目,欢迎推荐或者联系我们 info@ifanr.com。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