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会上不吹牛,这样的底气来自哪儿?

公司

2015-09-01 16:20

上回说到,《如果吹牛是种病,这些厂商已经无药可救》,最后谈了一下为什么国产手机厂商为什么喜欢在发布会上吹牛,一个很直接的原因就是这些国产手机厂商没有自己的核心专利技术,无料可说的情况下只能浮夸起来,用各种经过精心包装的概念来轰炸消费者。在文章的最后,我也提到了三星索尼 LG 这些巨头的发布会一直都是有一说一,很少浮夸。为什么不拿业界最赚钱的苹果来做说明呢?原因之一就是在 2014 年获得专利数上,三星索尼和 LG 这三家直接从事智能手机的厂商要排在苹果前面,这是厂商研发实力的一个佐证。

和这些巨头厂商相对应的,是美日韩三国依旧处在全球专利市场的垄断地位,中国去年获得专利数仅占全球的 2%,因为 2014 年绝大多数专利都涉及计算、软件及其相关技术,所以我们在专利技术上的落后的直接后果就是我们虽然是智能手机生产大国,但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却少得可怜,屏幕是夏普三星的,处理器是高通或者 MTK 的,基带是高通的,CMOS 是索尼的,甚至电池电芯是松下的都可以成为发布会的一个亮点。

后来在听《吴晓波频道》最近一期讲到 “中国必须告别山寨王国” 的时候,里面花了很大篇幅讲到了这个在 1985 年才成立的企业如何成长为世界五百强,以及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可或缺的企业。在最近两年的 CES 报道中,我也都花了专门的篇幅来讲述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的成果。作为一家还算年轻的企业,高通走过的历程,可以成为一些国产厂商的借鉴。

起死回生的 CDMA

关于企业发展道路上,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贸工技或工贸技,一种是技贸工或技工贸。其中区别就是,把技术发展放在何种地位,是在贸易和工厂前,还是后。如果需要做一个对比的话,就很明显地看到,小米、魅族、360、锤子等等企业都是把贸易(市场走量)放在第一位,工厂制造基本都是外包,而技术研发上的优先级并不高,联想华硕等比较老牌的企业则在工厂制造上也有不小投入。

说实话,在企业道路选择上,企业有自己选择的自由,而且,对于企业来说,贸工技其实是 Normal 模式,而高通选择的技贸工则是 Hard 模式。一开始就把大部分精力和金钱投入到技术研发的高通在发展历程中也是险象环生,充满了曲折。

从技术开始的话,意味着高通在初期很难有直接的收入来源,并且这个风险也非常大,如果研发路径不对或者时机不对的话,前面的努力就基本白费了。这并不是危言耸听,硅谷中的前车之鉴就有不少,上次拜访英特尔总部的时候,回顾了关于英特尔的一些秘闻往事,其中就有英特尔在存储业务上的及时转向,以及在电子手表领域的滑铁卢。其实高通曾遇到的挫折要更为严峻一些。

1985 年,艾文•雅各布博士等 7 位创始人成立了高通,同年底,Qualcomm 签订第一份合同并开始对 CDMA 技术的研究。CDMA 当时是美国军方使用的一种特有数字无线技术,以保证通讯安全。依靠订单存活的高通过得并不如意,到 80 年代中后期的时候高通几乎快要倒闭。转机出现在了 1989 年,高通证明了 CDMA 的可行性,但也是惊心动魄:

CDMA 演示团队仅有六个月时间完成技术演示设计,当艾文•雅各布博士于 1989 年 11 月 7 日在圣迭戈登上演讲台时,该团队仍在进行最后调试。雅各布博士在开场白中巧妙地延长了他的发言时间,最终等到了团队中一位工程师的示意,随后他完成了那个足以在无线技术史上留名的通话演示。

但是 CDMA 的发展并不迅速,当时的世界是摩托罗拉和诺基亚的。在这个时候,1995 年的高通又做出了一个超前的决定,他们决定建立手机行业的互联网标准,然后在上世纪 90 年代末砸钱和 Palm 进行当时智能手机的研发,作为 CDMA 技术的发明者,世界首款 CDMA 商用智能手机 pdQ 就是高通和 Palm 联合开发,它搭载一块 240×160 分辨率的 LCD 屏幕,pdQ 的内部采用主频 16MHz 的处理器,内存仅有 2MB,可以运行 Palm OS 的应用。

q

(高通 pdQ 手机)

不过很明显,在当时的网络和硬件条件下,智能手机并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售价高达 800 美元的 pdQ 的销量也说明这一点,以至于后来高通把手机业务卖给了京瓷,完全不再直接制造手机。但是作为一家年轻的企业,如此折腾已经让高通元气大伤,再一次,高通陷入了危机之中。

到了 21 世纪,中国联通采用了 CDMA 技术,1994 年就进入中国的高通开始获得了爆发性增长。然后就是在 2009 年左右开始真正爆发的移动互联网,这才是高通真正腾飞的起点,表面上看,是高通的芯片在智能手机中得到了广泛应用,往深了追究,1999 年成为 3G 标准的 CDMA2000 网络更是高通成为产业不可或缺角色的关键。

回过头来看,经历了不少劫波的高通能够成长到现在,其中有无数个关键节点:

  • 1989 年:Qualcomm 完成历史性通话,证明 CDMA 可行性
  • 1995 年:香港 Hutchison Telephone 推出全球首个 CDMA 商用服务
  • 1999 年:CDMA 被选为 3G 标准
  • 2002 年:中国联通 CDMA 网络开通
  • 2008 年:搭载 Qualcomm 芯片组的全球首款 Android 移动终端 G1 面世
  • 2009 年,Qualcomm 推出全球首个完整的多模 3G/LTE 集成芯片组解决方案 MSM8960

决定高通产业地位的,不仅仅是高通份额巨大的智能手机芯片,而是它成为了标准的重要参与制定者。

研发,研发,还是研发

在专利技术大国美国,高通的故事不是唯一,另一家因为移动互联网而受益的企业也因市场转变而陷入危机,又因研发实力而化险为夷:

因为市场风向的转变,有 160 多年的康宁公司曾几次陷于危难之际,但又因为及时转向新技术而奇迹般地幸存下来。2001 年互联网泡沫破碎重创了光纤通信行业,让以此为主导业务的康宁亏损 55 亿美元,股价一度从 113 美元跌至 1.1 美元。后来,公司液晶屏幕的业务拯救了公司。2011 年,液晶屏幕出现了供大于求的情况,康宁股票暴跌 50%,2012 年液晶玻璃业务的利润下降了 32%。再后来,大猩猩玻璃业务又成为新的助推器。

康宁全球研发基地,苏利文园区聚集着来自全球 40 个国家的材料工程师,由于玻璃制造的学科跨度非常大,这个基地聚集了化学家、物理学家和各领域科学家,包括陶瓷、光学、机械以及材料工程师。康宁还拥有很多大师级的玻璃吹制工,这些人被称人亲切地称为 “老师傅”。

这是人力投入。

除了人力外,高通的故事还反映了另一个层面的研发投入:财力。

据统计,高通每年在研发方面的投入约为财年收入的 20%。截止目前,高通累计研发投入达到 370 亿美元。370 亿是什么概念呢?这是高通目前市值的三分之一还要多,比索尼整个市值还要多,相当于 HTC 现今市值的 36 倍。

和研发投入密切关联的就是专利的数量,2014 年,IBM 专利大魔王的地位无可撼动,消费电子企业占据大半,高通位列第七,苹果则还在十名开外。

qual

(2014 年 IFI Claims Patents Services 公布的专利排行榜)

在高通内部还有一个有趣的规定,一般的企业门禁卡上印着的是所有者的职称或者职位,但是在高通的门禁卡上,印着的是这个人在研发和知识产权上的贡献程度:

  • 发明贡献者:已向公司提交想法,专利申请中
  • 发明家:过去的几年里至少贡献了一项发明专利
  • 发明导师:不仅发明了专利,并且还对同事研究产生巨大帮助
  • 发明大师:在细分领域的专利已经对行业产生了巨大推动

inventor

(高通发明家门禁卡)

联想 CEO 前几天反省道:

“(中国)企业看到好东西,拿来照抄,乐于做山寨;消费者图低价、图实惠,忽视质量、忽视服务,愿意买山寨、用山寨;政府立法不严,执法不力等,最终导致山寨无孔不入。”

某种程度上说,山寨和吹牛很像,背后是懒惰、短视、小气、钻营、不思进取。华为(大华为,不止华为消费 BG)算是对研发投入很多,大概是年收入的 10%,这已经是中国企业中的翘楚了,也使得华为成为了中国在海外最成功的企业之一,即便这样,也还是离高通等企业的比例差很多,就更别提其他一些对 Android 负优化的国产厂商了。回看一下国产手机的专利状况,就会发现它们和美日韩企业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国产厂商中专利数量较多的却是一直比较低调的 OPPO(比如 VOOC 闪充技术仍是充电效率最高的)。

研发实力,核心技术这些从小了看,是保证发布会上保持务实不需要吹牛的底气所在;而往大了看,却是保证企业能够从容面对市场变动,引领市场潮流的资本。这也就是为什么康宁能够屹立 160 多年不倒,高通能够逢凶化吉的核心所在。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