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佩雷:诺基亚的灰烬之城

公司

2011-10-24 07:00

坦佩雷,诺基亚在芬兰的软件开发中心。这里雇佣的工程师达到上千人,但是每天下午四点,停车场就一片空旷。自从诺基亚的 CEO Stephen Elop 发出那篇著名的” 燃烧的平台 “备忘录,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Stephen Elop 对诺基亚进行的激进改革,使得工程师们倍受打击。

GlobalPost 的 Richard Orange  近日采访了诺基亚的一些员工,他为我们描述了一副暗淡的前景。

” 如果你在六个月前的这个时候看现在的停车场,它是满的,“在十月份某天的下午,一个在诺基亚工作了 15 年的老员工冒雨赶班车回家,” 很难工作下去。人们仍然按照合同做着要做的事情,但是他们不再加班了。”

“当这个公司情况好的事情,有一种乐观的气氛。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乐观气氛了。“

一些心怀不满的工程师们开始怀疑公司 CEO 的立场,他曾在微软工作的背景对消除人们的疑虑显然没有帮助。

” 在我看来这很可疑,“另一位心怀不满的程序员说,” 如果他是为公司好,为什么他要去毁灭它,使股价下降?在这里传播者许多阴谋论。“

对于那份著名的备忘录,这位程序员认为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 以那样一种方式向世界宣布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这位程序员说,” 你可以看看第二和第三季度的结果——自从那个宣告之后,手机出货量大幅的下降了。”

坦佩雷拥有自己的骄傲,它是欧洲手机产业的发源地。在诺基亚总部的对面是坦佩雷科技大学,它在信号传输上的研究成果为诺基亚开发的 GSM 网络起了重大作用,GSM 后来成为了世界标准。在这里,诺基亚开发了第一款 GSM 手机,诺基亚 1011 和 1100,有史以来销量最高的手机。

人们不明白的是,为什么 Elop 要在 Windows Phone 替代现有系统的六个月前摧毁现有设备的市场。Tomi T Ahonen,诺基亚前高管,在八月份的一个博客中,说 “燃烧的平台” 备忘录是 “可以想象到的最有破坏性的 CEO 宣言,是管理无能的终极证据。”

另一些人则有更坏的想法。一位程序员说,“我认为微软在等待诺基亚的股价再次下跌,然后来买下它。”

对于公司内部的这些不健康的想法,诺基亚发言人 Doug Dawson 认为这是 “完全没有根据的。” 他对 GlobalPost 说,公司认为在抛弃自身系统的时候,除了透明公开没有别的选择,他同时指出对于 Symbian 系统的支持将持续到 2016 年。

“在坦佩雷,许多员工将从本月起转移到 Accenture,做为外包合同的一部分,这涉及到许多 Symbian 员工,很自然的人们感到心情疲惫。” 他说。

Symbian 只是故事的一部分,让诺基亚的程序员们更加心痛的是 MeeGo。搭载 MeeGo 系统的 N9 被他们当做是公司第一个真正的 iPhone 竞争者。但是这个手机的命运却是注定失败的。当这个手机上市的时候,消费者们知道这是个没有前途的设备,Elop 也宣布不会在关键市场销售这款手机,以免与 Windows Phone 竞争。

对于诺基亚来说,最糟糕的事情是它很难再次获得这些工程师的认同。芬兰是 Linux 的故乡,在开源程序员看来,这是对抗 Windows 统治的希望,而 Elop 砍掉的 MeeGo,正是基于 Linux。Linux 的创始人 Linus Torvalds 说在开源程序员中,“对微软的恨意是一种疾病,” 而在坦佩雷,它更像是一场传染病。

David Weinehall 在今年四月份的时候离开了公司,因为他憎恨 Windows 系统。

“做为一个软件开发者,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和 Linux 和开源软件打交道。我没有任何想法或欲望转向一个微软开发的私有封闭系统,”Weinehall 说,“我知道许多人在 MeeGo 团队都是同样的感觉。在宣布之后的短时间里,许多非常有才能的人已经离开,或开始寻求新的工作。”

诺基亚最近宣布的基于 Linux 的新系统 Meltemi,将在德国而不是芬兰开发。

坦佩雷经济发展部门的主管 Kari Kankaala 正在努力游说,希望微软能够增大投资,同时寻求新的雇员。但他承认对于大多数坦佩雷的程序员来说,微软不是值得欢迎的对象。他说 “这是一个思想问题。”

本文素材来自 Global Post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