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闯进一家瑞典银行,却发现这个国家快没现金了

公司

2016-05-10 00:47

2013 年的某一天,一位男子闯进了瑞典的一家银行。“这是一次抢劫!” 他说。他一手持枪指着银行职员,另一只手拿着布袋子。“我要现金!”

这时候,银行职员冷静地告诉他说,这个要求无法得到满足。他们解释说,这里根本没有现金。抢劫者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于是,银行职员让他看墙上一张 “无现金场所” 的标识。万分吃惊的抢劫者放下了枪。在离开之前,他询问一名工作人员:“我还能去哪儿?”

很显然,这位抢劫者没有注意到,他的国家已经站在了全球经济变化的前沿:正如办公室的纸张一样,经济领域的现金正变得越来越没有必要了。根据 Federal Reserve 的数据,美国 46% 的交易是通过现金,而剩余部分则是通过信用卡、支票或者移动支付应用完成的,同时,各种电子平台的出现使得交易过程更加方便、快速了。

由于人口数量少,互联网技术发达,瑞典能够快速推进新系统和新技术。斯德哥尔摩将会是全球首批用上 5G 移动网络的城市,而到了 2020 年,瑞典大部分地区都能用上超高速的互联网。

350 年前,瑞典是第一个印刷纸币的国家,而现在,它可能是第一个消灭现金的国家。不过,如此重大的改变并非易事,何况,还有许多人站在了现金维护者的立场上。通过两位瑞典人的故事,Wired 网站讲述了瑞典的 “无现金运动” 以及与之对立的 “现金维护组织”。

sweden-ulvaeus

(Björn Ulvaeus,图片来自 Wired

第一位 Bjorn 是瑞典流行乐队 Abba 的 Björn Ulvaeus。他参与 “无现金运动” 的理由可以追溯到 2008 年。那一年,几名盗窃犯两次进入他的儿子 Christian 家里,盗窃财物。

这件事让 Ulvaeus 深度思考了现金与犯罪的关系。他认为,犯罪分子的交易依赖于匿名、不可追踪的现金。如果没有现金,盗贼将无法销售赃物,贩毒者也无法隐藏交易,犯罪分子的经济世界就会崩溃。

于是,Ulvaeus 开始在报纸和网站上撰文,宣扬自己的观点。2011 年起,他完全放弃了现金的使用。两年后,当他联合创建的 Abba 博物馆开放时,一张公告放在了入口处。在公告上,Ulvaeus 鼓励人们共同创建一个无现金的社会。

Ulvaeus 推动了 “无现金运动” 的发展。几年前,瑞典的数家银行就表示要 “消减现金交易”。它们开展了 “公共安全宣传”,鼓励人们使用信用卡而非现金。后来,银行还推出了一款名为 Swish 的应用。这是个人之间的交易平台,非常方便快捷。只要知道对方的电话号码,你就能向他的账号付款。目前,瑞典的半数居民使用该应用,包括街头卖杂志的流浪汉。

尽管无现金运动已经成效显著,Ulvaeus 仍然不够满意。他想要彻底消灭现金。“你为什么要用纸质符号付款呢。它可能是假币,也可能被用于黑色交易。它太不现代了,太脱节于时代了。”

sweden-eriksson

(Björn Eriksson,图片来自 Wired)

Ulvaeus 如此支持 “无现金运动” 的原因是,他认为这有利于公共安全。但是,曾经担任国际刑警组织总裁的 Eriksson 却有着不同的观点。他是另一位 Björn,而且,两个人的岁数相同。当 Ulveaus 成为激进派的时候,Eriksson 却变成了保守主义者。目前,他是瑞典现金维护组织 Cash Uprising 的领导者。

在 Eriksson 看来,无现金运动的推动者不是消费者,而是银行和信用卡公司。信用卡有利于银行,因为它们省去了保存、运输和保护现金的花费,而过于轻信的消费者正在走向一个不安全的未来。

Eriksson 说,现金是安全的。使用现金时,你无需与信用卡公司、应用开发者或银行分享个人信息。过去几年,随着无现金运动的发展,抢劫行为的确是减少了,但是,诈骗罪,特别是盗窃身份的犯罪,正在成倍地增长。

在使用 Swish 交易的时候,人们面临着新的风险。网络犯罪分子可能骗取敏感信息,或者利用安全漏洞盗窃他人的身份。与此同时,消费者们可能意识不到风险,也没有采取措施保护自己。

cash free

 

(图片来自 nytimes)

因此,Eriksson 成立了名为 “Cash Uprising”(现金崛起)的组织。这个组织的使命就是阻止纸币的消失。组织成员主要来自偏远地区的居民、小型企业的老板以及退休人员。对于这些人来说,现金的消失已经造成了诸多不便,足以引起担忧了。

在这场重大的经济变革中,Cash Uprising 成为少数几个为消费者代言的组织,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在它的推动下,瑞典政府举办了几次听证会,讨论未来如何规范现金,而今年 9 月,国会还可能通过一项法令,要求银行必须提供现金服务。

虽然两位 Björn 的观点不同,但是,他们的目标都是为了一个更加安全的社会。只是,他们似乎很难接受对方的观点。Ulvaeus 是否愿意与 Erikkson 共进晚餐,探讨一下共同关注的问题呢?对此,Ulvaeus 思考了一下说,“不,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我或许会愤怒的。”

题图来自 fastcoexist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