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Hocking:推动了自出版发展的作家

特稿

2012-01-16 15:00

当谈到自出版的发展历史时,有一个不可错过的名字:Amanda Hocking。她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写手成为畅销书作者的过程,可能会激励许多人 。但是 Amanda Hocking 是怎么走上自出版的道路的?为什么成功之后她又重新与传统出版社合作呢?最近,英国卫报采访了这位年轻作家。

穷则思变

Amanda Hocking 走向自出版完全是无奈的选择。2010 年 4 月,Amanda 坐在狭小而寒碜的公寓里,身无分文,满心沮丧。多年来,她始终没有获得传统出版社的亲睐。更糟糕的是,关于 Muppets 创始人 Jim Henson 的展览就要开始,距她的住处仅有 8 小时路程。做为 Muppets 的忠实粉丝,她却没有钱去参观。

无奈之中,Amanda Hocking 想到了网络自出版。她可以将自己无人看重的著作放到亚马逊和其它电子书网站,或许会有人买?她需要的只是在 6 个月的时间凑够 300 美元的旅行费。

出乎预料,在 6 个月里,她不仅得到了自己所需的 300 美元,而且从销售的 15 万份拷贝中获得了 20 万美元的附加收入。这只是一个开始。在过去的 20 个月里, Amanda 共售出 150 万本电子书,收入 250 万。她没有经过任何出版社、营销机构或者书店。

当卫报编辑  Ed Pilkington 前去采访她的时候,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独立住宅。

在充满色彩的房间里,Amanda Hocking 谈起了自己从事写作的过程。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离异了。由于家里经济拮据,没有安装有线电视,她开始大量读书。这成为对抗童年压抑生活的一种手段。“对于成长我一直感到压抑。没有什么原因,但就是感到压抑。我悲伤、忧郁。我经常哭,写了好多东西,读了好多东西。那是我对抗它的一种手段”。

意外的收获

在 12 岁的时候,Amanda 已经写了 50 个短篇故事以及无数小说的开篇,开始认为自己是一个作家。17 岁的时候,她完成了第一部小说“Dreams I Can’t Remember“,并将它印发给家人和朋友,也寄给了数个出版社。从出版社那里,她收到的都是拒绝信。”我不责怪它们——书写的不是很好。“

2009 年是个多产而让人沮丧的年头。为了在 26 岁时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书,她开始没日没夜的写作小说。2010 年年初,Amanda 共完成了 17 本小说,没有一个出版社想要它们。

因此,当她在无奈之中走向自出版的时候,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我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她说,“我不认为它能有什么结果。”

事情超出了预料。吸血鬼题材小说 My Blood Approves 开始的销售速度是每天 9 本;5 月份,该系列的两本新书上架,售出 624 本;6 月份,电子书销售量上升至 4000 本。7 月,Switched 上架,当月收入 6000 美元。8 月,她辞掉了自己白天的工作。

2011 年的一月份开始,书籍月销售量达到 10 万本。由于可以给自己的书籍自主定价,她选择了以低价吸引读者,比如系列书的第一本是 0.99 美元,随后的书籍升到 2.99 美元。相比印刷书籍,她的小说价格仍然很低,但是销售量的增加为她带来了可观的收入。

Amanda Hocking 赶上了出版业革新的潮流。自出版与印刷书籍相比,不再是低等公民,而是成为一个严肃的产业。对此,传统出版行业已经感到了隐隐的危机,企鹅出版社的主管 John Makinson 说他看到 2012 年“黑色云层”的聚集。

痛并快乐着

但是,做为自出版成名的作家,Amanda 也了解其中的艰辛。她需要自己设计图书封面,校对书籍,通过博客/twitter/Facebook 推广,回答读者的问题。单是校对这一项就让人身心疲惫。虽然雇佣了自由校对人,以及邀请读者指错,电子书仍然充满错误,“这使我发疯,因为我很努力的去做对事情,但是办不到。这让人疲惫,难以继续。它开始从精神上拖累你。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是在抱怨。但这是真的。”

如今,Amanda Hocking 再次与传统出版社合作,在英美两地出版纸质书籍。 大西洋两岸的编辑认为,Amanda Hocking 的事情表明,传统出版和电子自出版能够和谐共处。对此,Amanda 意识到其中的自相矛盾,“许多人说出版业已经死了。我从没有那么说过,也不那么认为。他们要用我的例子来表明这一点”。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