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直播的鼻祖死了,但直播未必是个伪命题

公司

2016-10-02 14:26

2015 年的明星 app、打开直播 “风口” 的先锋 Meerkat 最终成了先烈。

Meerkat 公司 Life On Air 的 CEO Ben Rubin 在 Twitter 上宣布,Meerkat 已经从 App Store 上下架,团队转型推出一款多人视频聊天软件 Houseparty。

完全基于手机、与 Twitter 关系链深度绑定、操作逻辑极其简单,Meerkat 最早定义了移动直播的形态,并成为国内外一票直播软件的范本。

鼻祖陨落,在各类所谓 “直播伪风口” 的分析文章出来之前,不如先看看这个典型硅谷创业悲情故事。

Meerkat 是怎样被巨头逼死的?

2005 年的西南偏南音乐节(SXSW)上,因为很好地满足了音乐节上 “潮人” 的尝鲜和社交需求,Meerkat 火了。

它符合一切大传播的社交特性,一句话就能解释它的功能:基于 Twitter 的直播平台,你可以随时随地一对多地直播你身边发生的事。

Meerkat

Meerkat 的蹿红,一如前几年同样在 SXSW 上一飞冲天的 Twitter 和 Foursquare。它让媒体从业者仿佛看到社交媒体新的趋势——从文字到图片,第一人称视角的实时视频将成为主流的内容形态。

从 2 月 27 日正式上线以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Meerkat 就收获了约十几万用户。公司也很快拿到 1400 万美元的融资。

早期的 Meerkat 不支持注册,用户必须使用 Twitter 账号登录。相应的,直播的消息会自动发布到 Twitter 的时间线上,这给 Meerkat 输送了大量的流量和用户。

成也 Twitter 败也 Twitter。

Periscope-twitter-android

在收购了 Periscope 一脚踏入直播的市场后,Twitter 就封杀了 Meerkat 的关系链,用户再也无法在这里看到别人发布的直播。

暗地里,Twitter 和 Periscope 则开始劝说 Meerkat 上的明星和网红转投 Periscope,当时 Twitter 的 CEO Dick Costolo 和投资人 Chris Sacca 甚至亲自出马挖角,宣称 “亲儿子” 能吸引更多用户。

vs

上线仅一个月,失去流量支柱的 Meerkat 就被 Periscope 甩到了后面。

Meerkat 后来抱上了 Facebook 的大腿。但厄运并没有结束,2016 年年初,Facebook Live 直播功能上线,Meerkat 的直播再一次被中断了。

article_content_201610_01_1910107353

巨头的进入不仅引爆了移动直播的市场,更改变了直播的玩法和格局——无论是 Twitter、Facebook、YouTube 还是 Snapchat,它们无一不是已经牢牢扎根在社交和互联网市场的互联网巨头,拥有雄厚的资金和用户。

用 Ben Rubin 自己的话说,“(我们的)直播只不过是巨头平台上的一个功能而已。”

国内的情况还不太一样

与国外直播市场三足鼎立的局面不同,国内直播行业一直处于同质化的混战局面,目前市场上一共生长着 200 多家直播公司。

除了纯直播 app,新闻类、视频类、社交类甚至电商类应用都不甘落后,集成了直播功能。

这里面不乏新浪微博、淘宝这样的流量巨头,但即便背靠社交和电商平台,它们仍然无法像海外互联网巨头那样一统直播市场。

YY直播

与海外直播平台内容不太一样的是,国内的移动直播延续了 PC 时代的 “秀场” 模式:傻傻分不清的女主播在精心装扮的隔间里嘟嘴卖萌,不时地与粉丝打诨插科,含情脉脉地唱着跑掉的歌,请求 “价值连城” 的游艇和豪车。

秀场的直播模式直接催生了所谓的 “网红经济”,平台可以靠打赏抽成获得实实在在的现金流,而海外直播平台仍然延续着视频平台单一的广告模式。

在这种模式的导向下,广告主只会选择流量大、用户基数高、留存时间长的大平台,这也是为什么 Meerkat 会在巨头进入直播市场后快速陨落。

即便如此,直播在国内仍然是一个亏损的生意——打赏抽成、流量广告和游戏分成的微薄盈利,仍无法负担起高昂的宽带和主播签约成本。

估值 70 亿元的映客,2015 年全年总收入高达 3048.36 万元,但净利润却仅有 167.28 万元(未经审计)。

至于新兴的商城导购、综艺化内容方向,虽然还看不到它的未来,但至少还证明直播市场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最重要的问题

pig

图片来源:shobserver

热钱快速涌进一个市场又快速遭遇寒冬,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在投资圈屡见不鲜。

在海外洗牌、国内混战的阶段,没有人能搞得清楚直播究竟是不是 The Next Bing Thing。

除了被巨头夹击,Ben Rubin 承认直播的市场空间可能没有那么大。在回复 TechCrunch 的邮件里,Rubin 说:

“一对多的直播没有成为一个日常习惯,它离每天活跃的用户太远了。”

Periscope

Periscope 的热度也经历了一个大滑坡  图片来自:App Annie

从 App Store 的排名看,手机视频直播从来没真正火过。Meerkat 的下载量早已跌到了排行榜 1500 名之外。据称,在 Meerkat 位于顶峰的 2015 年 5 月,拿它做直播的也不过 10 万人。

而国内的直播同样好不到哪去,在 App Store 免费榜前 100 名中,纯直播 app 的只占据了 4 个。

直播模式的走红代表着内容的承载形态正在从文字、语音、图片转向视频,但这也意味着内容的生产门槛也越来越高。如果不能出现更多创造者,对用户数量增长有极高需求的社区就无法为继。

无论是签约更有人气的明星,还是背靠各种流量平台,目前的直播平台都更像是一个整合资源的内容生产工具,而不是一个内容生产平台。

Ben Rubin

Meerkat CEO Ben Rubin 给投资人信中的这一段论述,可能是值得整个行业思考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直播的未来对于那些不是名人、媒体和新闻机构之外的人来说还是不清楚……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难想明白什么时间要直播,为什么要直播。”

题图来自:TechCrunch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