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刷票,如何不作恶

公司

2012-02-16 07:00

前几天轰动一时的 360 全系列应用被苹果 App 商店下架事件已经随着应用的重新上架而接近尾声,这里我们不讨论 360 究竟是因为什么被苹果下架,而是关注通过此事件显露出的一个目前已经形成规模的隐形产业—— App 刷排名。

在 “下架门” 中 360 自我辩解产品下架原因是因为产品 “被” 刷票。“手机卫士” 被刷了上千个差评,而已经停止开发准备下架的 “口信” 则被刷了几百个好评。因此被苹果调查导致产品下架。

于是众多媒体纷纷开始调查 App 刷票行业,对这个行业的报道也在一夜之间铺天盖地,让这个隐藏在冰山之下的行业 “潜规则” 浮出了水面。于是我们可以知道,原来一个新应用花 7 万元就能在一天内被刷上免费总榜  TOP 10,原来可以花 2-3 元/个评论的代价去买用户好评,当然,也可以给对手的应用放上差评。

根据报道,国内具有一定规模的专职 App 刷票公司或者说团队已经有近 300 家,而国内上市的手机应用有 30% 都购买过这些刷票公司的服务。这个比例纵然不多,但也已经不少了,而且显然还有继续增长的趋势。所以,某 App 优化排名网站团队成员称单靠做 App 刷票,他们的年收入就能轻松过百万。

目前这类公司一般采用作坊式营业,通常手上会有上万个苹果 App Store 的 ID,员工通过更换 VPN 的方式来实现一台电脑登录多个账号。再在 PC 客户端反复下载同一个应用,通常一天就能实现几千到上万的下载量。这种简单粗暴的刷票方式却能带来巨大的利润,所以很多这种刷票公司之前本来都是做应用的,结果在自己推广应用的过程中发现原来刷票这种纯手工劳动比起脑力劳动来挣钱更轻松,于是转型成为专门的所谓的 App 优化排名公司。

对此,开发者也有自己的苦衷。目前国内手机应用开发者数量已经过了百万,而苹果的 App Store 中已经有超过 50 万个应用了。并且大部分应用都存在着同质化、山寨化的问题。可想而知在 iOS 生态系统中应用的用户争夺有多么的激烈。而对于一款应用来说,相比昂贵的传统广告以及花费长时间来进行口碑积累的推广方式,如果能够快速的挤进排行榜前列,无疑是最直接、最有效增加 “曝光度” 的方式。

根据 Fiksu 研究数据发现,2011 年 12 月 iOS 应用的营销成本大幅上升,开发者获得一名忠实用户的成本达到了 1.81 美元,环比增长 26.5%。然而传统的推广方式并没有随着成本的上升而带来预期的效果,因此很多开发者只能选择这种比起传统广告推广更便宜也更快速有效的 “刷票” 服务。

只是,这种看似轻松的 “捷径” 给 iOS 应用生态圈带来的破坏性是十分巨大的。通过 “刷票” 就能让应用迅速登上排行榜的前列,无疑会让一些毫无创新的山寨应用趁机增加曝光度或者长期霸占榜单前列,导致真正付出努力和创新的应用反而被埋没。而虚假的下载量和用户评论又会更进一步的误导消费者花钱购买一个并不值得掏钱的应用。这样的话,既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也使得 App Store 的排行榜丧失了信誉度和真实性,失去了榜单原本的意义。所以,刷票行为不仅伤害了平台,也伤害了用户,严重的扰乱了 iOS 应用生态圈的正常秩序。苹果作为平台管理者,一直致力于维护 App Store 的公正性和严谨性,因此也在 2 月 7 日对开发者发表了一项声明,警告开发者不要违规操纵 App Store 的应用排名,否则可能会被封杀。

然而我相信,大道理其实大家都懂,谁都知道 “刷票” 行为不规范、不道德,至于为了打击竞争对手而花钱帮对方刷 “差评”,那更是只能用 “作恶” 来形容。但是,在市场份额和生存压力面前,很多开发者只能将自己的道德底线一降再降,自我安慰似得认为自己只要不用刷 “差评” 的方式去坑对手,保持 “不作恶” 的所谓的 “底线”,自己刷刷排名也是可以的。可是,相对于其他那些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认真遵守游戏规则的开发者们来说,哪怕只是花钱去给自己的应用刷排名,也是已经进入了 “作恶” 的范围了。对于整个宏观的应用生态大环境来说,两种 “作恶” 方式的破坏性其实都是同样严重的。

因此,如何让大家不作恶,既是一份摆在所有应用开发者面前的直面内心良知的拷问,也是一份压在苹果公司这个平台生态环境维护者身上的沉甸甸的责任。

题图来自 religionlink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多年IT从业经验,热爱互联网、关注业内动态、独立IT评论人。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