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 在全球相机大展前宣布辞职,徕卡、哈苏或将迎来大变动?

公司

2017-02-01 12:33

刚刚踏入 2017 年不久,相机界两大老牌巨头就发生了大的人事变动。

hasselblad_perry_osoting_camera_babber_003-1280x640

(哈苏 CEO Perry Oosting,图自:CameraJabber 

2017 年 1 月 27 日,著名相机品牌 Hasselblad 哈苏的 CEO Perry Oosting 突然宣布辞职,并将在本月内完成所有手续,正式离开哈苏。在这个 “敏感” 的时间内宣布辞职,难免会引起外界一些猜疑。

但突然提出辞职的,不独 Perry Oosting 一人。

leica-ceo

2017 年 2 月 1 日,LEICA 徕卡相机的现任全球 CEO Oliver Kaltner 也宣布了他辞职的消息。他也将会在本年 8 月离开徕卡。

针对辞职这件事,Oliver Kaltner 并没有对外公开辞职原因。但德国媒体 WETZLARER NEUE ZEITING 在报道中提到,这个可能跟 Oliver Kaltner 与董事会不和有关。早前便有传言称,董事会一直都不满意 Oliver Kaltner 的表现,他们觉得出自微软的 Oliver Kaltner 用大公司的手段来管理徕卡并不合适。或许在这种意见不和的氛围下,促成了本次离职。

两大巨头易帅,矛头都在 “收购” 二字?

另外,哈苏和徕卡两位现任 CEO 都在较为敏感的时间离职,有观点认为这个可能是与 “收购” 有一定关系。

dji-and-hasselblad

提起哈苏,就会想到早前传出的 “DJI 大疆 收购哈苏” 的传闻。早在 2016 年 11 月,大疆对哈苏进行战略投资,这是两者真正开始交集的第一步,而哈苏在 2017 年推出的新品或者组合也不算太少了:

纵观这年的产品,即便不说和摩托罗拉那个简单的配件,哈苏也迎来了一些产品步伐上的改变。

dseifert_hasselblad_x1d_0001_fin-0

(插图来自:The Verge

比起跟着中画幅更新节奏走的当年,现在的哈苏无疑是更为 “积极” 一些。这里可能也是跟大疆投资后有一定的关系,或者也可能跟两者有更深入合作也可能有一定关系。大疆追求的不仅仅是两者在产品合作,哈苏在未来或者也在产品上有更大的变化。只是在双方都守口如瓶的今天,我们还未能看得更远而已,看得更准而已。

对比哈苏,徕卡透露出来的换帅意图,可能只停留在 “意见不合”、“方针不同” 这些简单的层面而已。

leicapanasonicphoto

(徕卡和松下签署合作协议)

也是在一年前的 CP+ 2016 ,徕卡和华为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之后华为推出的 P9 和 Mate 9 两款产品也多了一点原本不属于它们的 “德味”。但是在这个合作上,徕卡其实也并没有得到很多。

毕竟,这两款手机和徕卡、松下手上的 LX 系列与 Leica Q 不同,徕卡在华为身上更像当年的蔡司认证一样,产品上没有太多的交融,更多只是授权和贴牌而已。而那些对拍摄不太执着的用户来说,这个合作能帮他们换来的 “徕卡参与的设计调色”,也可能是在欠曝时多出的一点 “德味” 而已。

a9176749gw1f3cfezyz8bj21kw11xdro

所以,如果需要从徕卡 CEO 离职这件事身上衍生到徕卡与华为合作的事,或许也真的有点远、关联性也有点弱。

徕卡和哈苏最大的不同,是对 “生存” 的考量

不过,徕卡和哈苏不同。把主要战斗力放在 135 全画幅市场中的徕卡,生存压力比哈苏要大很多。

德媒 WETZLARER NEUE ZEITING 表示,现时代的相机市场基本上被 C、N 两家所统治,而无反的天下或许也是在索尼和 M43 阵型的囊中。尽管徕卡面对的是较为小众的群体,系统也已经十分完整,但面对着这些同领域竞争者,它的吸引力也在不断减弱。

leicaqintro

随着 “德味” 色彩不断减弱,操控、材质、性能都被其他产品大幅度抛离时,徕卡或许就会变成收藏摄影师手中的玩物而已。而一般用户是升级欲望不高,在各种换色版中疲惫,后续消费力也随之而下降,这个应该是徕卡现时应该要考虑到的问题。或者董事会也希望更换 CEO 后,也能为徕卡带来一些新的方向。

徕卡在推出 LEICA Q 的 2015 年下半年,或许可以用 “全面电子化” 这个字来概括,展示出他们对新领域探索的决议。而他们在 2016 年,便可以用一个 “100000+” 来概括。但 2017 年,徕卡在这个时代会有怎样的改变,我们唯有在 CP+ 或者要等到 8 月份,才会看到暂露苗头的答案。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