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说国际化,阿里巴巴的 “国际化” 又是什么?

公司

2017-02-05 16:57

中国有着十三亿人口,庞大的消费需求培养了大批成功的互联网公司。然而再大的市场也终有到达顶峰的一天,“国际化” 成为了这些互联网公司继续发展的下一步战略。

每个想走国际化路线的中国企业都有自己的一套做法。小米尝试了把红米手机卖到印度;万达集团积极投资海外娱乐、体育和旅游产业;猎豹移动已经是全球领先的移动工具开发商之一,移动端月活用户超过 6 亿。对于不少有产品、不差钱的中国企业而言,把产品卖到国外,或者直接进行海外投资是两种主要的国际化手段。

xiaomi-foxconn-india-deal

同样是国际化,阿里巴巴的国际化道路又非常特别。很少有互联网公司的国际化发展能够像阿里一样,与当地政府部门有大量的联系与交流,马云也成为了中国互联网行业与外国政府高官会面最多的企业家之一。阿里巴巴的国际化究竟是怎么回事?

互联网只是形式,阿里巴巴的本质是一家贸易公司

早在古代,中国沿海地区(包括澳门、香港、台湾)就陆陆续续形成了很多以贸易为主要业务的地区、组织,古有广州十三行,现有香港大昌行、利丰集团。这些企业不生产产品,而是为自己的客户打通贸易渠道,提供物流、分销、零售等服务。

这样的业务架构与阿里巴巴似乎有不少相似之处。根据阿里巴巴官方介绍,阿里 “为商家、品牌及其他提供产品、服务和数字内容的企业,提供基本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以及营销平台,让其可借助互联网的力量与用户和客户互动”,在企业商贸过程中扮演了基础设施的角色。有别于传统贸易公司,阿里巴巴可以通过淘宝、天猫同一个网络平台兼顾产品分销和零售两个环节。菜鸟网络发布之后,阿里也进一步补齐了自己在物流上的短板,通过打通物流信息的方法提高物流效率。

albbbusiness

(阿里巴巴集团业务范畴)

如何理解阿里云和阿里大文娱?

为了满足核心电商业务的数据量需求,阿里多年来一直在建设数据中心,双 11 的巨大交易量也成为了考验数据中心极限数据处理能力的节点。阿里云实际上是在阿里自身的需求之上,建设更多的数据中心、提高数据处理能力,把这些计算能力出售给有需要的企业。至于大文娱板块,我们可以将其视为阿里在电商之外打造的另一个重点业务,除了部分文娱衍生产品的销售之外,两者没有特别多的关联与重合。

若按业务营收作为判断依据,核心电商业务上季度营收占集团总营收的 87.4%,此时的阿里本质上并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是依托互联网提供服务的贸易公司。阿里提供的 “产品” 不是淘宝,也不是天猫,而是一个能够覆盖广泛消费者、厂商的电子商务基础设施。

频繁会见政府高官,马云要成中国商贸代言人?

跨国贸易从来就不是简单的商品交换活动,任何从事跨国贸易的大型企业都要处理好与海关、税务、交通、金融等政府部门的关系。阿里巴巴想要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首先就需要培养各国政府对自己理念、服务成果的认可。

马云早已经将阿里巴巴的具体经营事务移交给张勇、俞永福等得力干将,但他的新任务一点也不轻松。相比于商人的角色,如今的马云更像是一个政府事务官,通过会面海外政府官员,帮助阿里巴巴扫清部分国际化障碍。

从马云与特朗普的会面中,我们不难发现阿里巴巴国际化道路的 “卖点”。

trumpvsjack

(图片来自:SFGate

Jack 和我要一起做一些很棒的事情,关于中小企业。

中小企业一直是阿里巴巴赖以为生的核心客户群体,也是很多国家促进就业、拉动经济增长的关键一环。促进就业和经济增长,恰恰是特朗普在经济方面给美国发展提出的目标之一。马云会见特朗普同一天,阿里巴巴在 Twitter 上表示公司致力于未来 5 年帮助 100 万美国小企业出口产品到中国。

去年 12 月份,泰国副总理率领近百人政商代表团造访阿里巴巴杭州总部并签署协议,协议确定的合作事项之一,就是要致力提升泰国中小企业发展电商业务的意愿和能力,帮助泰国中小企业在本地和国际电商平台开展业务,支持泰国国家电商平台的发展。

通过扶持中小企业带动经济发展,阿里可以用这一优势 “诱惑” 一些政府部门支持自己的国际化策略。

对华双边贸易也是阿里巴巴国际化的机会。第九届阿斯塔纳经济论坛,马云代表阿里巴巴与哈萨克斯坦国家主权财富基金 Samruk-Kazyna、哈萨克电信、哈萨克邮政签订合作备忘录,以促成双方在电子商务、支付、物流等领域的合作。除了哈萨克斯坦以外,阿里在俄罗斯、新加坡、阿联酋等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均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布局,中国政府主导的 “一带一路” 战略变成了阿里巴巴国际化的助推器。

hasakesitan

(图片来自:阿里巴巴

无论是与特朗普的会面,还是跟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签署的一系列协定,如何帮助当地企业把产品卖到中国,促进两国商品贸易往来,都是合作的重要议题。毕竟和阿里一样,中国还有大量企业想走国际化路线,国外的企业也希望有机会接触中国的广阔消费者市场。

阿里想要国际化,政府支持是关键

互联网行业的发展高度依赖融资,而融资多少有赖于投资人对于企业未来的想象,所以在互联网行业取得成绩的企业家,往往都要懂得 “讲故事”。马云也是其中之一,在阿里巴巴国际化事业取得一定进展之前,马云正作为阿里的最高代表,向各国政府高官画出一张诱人的大饼。

这张大饼并非空有其表,背后是阿里巴巴一直在推进的国际化布局以及极具吸引力的平台规模。

这样的现状决定了阿里巴巴的国际化之路与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都不太一样。电子商务是一个跨越实体经济和网络经济的商业模式,这个行业没有买卖双方的物理接触,也没有实体货币的交换,仅保留了传统商贸活动中的商品流动。并非所有国家都像中国一样有着较为完善的电子支付、物流体系,也不是所有国家都与中国保持着政府层面的友好商贸往来。所以在国际化发展的同时,阿里巴巴需要让更多国家的政府部门、企业、消费者了解自己能够提供的价值;阿里也可以借助这些交流,了解其他国家政府部门的需求。

所以,阿里巴巴的国际化不仅是把服务拓展到国外,还是与更多海外利益相关群体相互了解的过程,就像马云昨天在阿里巴巴集团澳大利亚新西兰总部揭幕典礼所言:

我们也相信世界需要全球化和贸易,这不只关于贸易或进出口商,而是关于信任和文化交流。当贸易停止了,世界就停顿了,我们应该通过贸易和商业为世界赋能。我们应该用商业和信任连接世界。

题图来自:香港硅谷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无人机、汽车,探讨商业模式和科技产品与社会的结合。工作邮箱:michael@ifanr.com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