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创业下半场除了卖身如何突围?「毒舌」做了这种选择

新创

2017-02-14 09:58

过去的,从不能证明未来。
这是创业者,焦虑的来源。
当时间被压缩时,焦虑和恐惧被放大。

2017 年的年头,当很多内容创业者已经或正准备卖掉自己公司时,我们站在了「毒舌电影」占据整一层的办公室门口,决定用「毒舌」的方式,向它们的创始人抛出下面的一系列问题。

  1. 你们是小富即安的吗?
  2. 多年打拼,理想多一点还是咸鱼多一点?
  3. 都说下半场开始了,你们怎么看?又会怎么做?

偏执是种力量,但「人设」更重要

毒 Sir,是毒舌电影内容的大 BOSS,地位类似于总编。光头的他,对自己的定性是「偏执、屌丝、暴躁」。

但他并不是天生光头。毒舌电影的 CEO、创始人何君说,毒 Sir 天天自己推头,觉得头发多费事。你不信,摸一摸,上面全是发茬。

外形就写着「偏执是力量」的毒 Sir ,话语有一些急促,但谈及自己喜欢的电影和电影写作,会被马上激活,有一种自信的喜悦。

自信,产生魅力、同时打开话匣。

开一瓶啤酒,毒 Sir 开始滔滔不绝。

腾讯视频链接

他说,做好内容靠得并不是天才或者灵感。一名职业的电影评论人,真不是靠灵感去写作的,而是去训练这样一种思维,文章的整个结构和观点。最重要的,是你的判断力的东西,而不是你的灵感的东西。判断力这个东西,不可能是今天我有,明天我没有,除非说你喝多了。

但,「结构和观点」是什么?判断力又怎么来?

何君说,去十几年,她一直在做电影、一直在做新媒体。但相对于毒 Sir ,她给自己的定位更多是产品经理。从网易到 3G 门户,再到毒舌,都是如此。

因此,毒舌电影,很重视「设定」。譬如,他们负责视频的「菊长」,设定就是「小镇青年」,自号「广西谢霆锋」;而另外一位主打椒爷,则是「宅腐基」的代表。

这两人的身份,代表了两种不同的用户,这是结构。带着方言的特征的普通话,以及以此为出点的表情、动作、叙事方式等等,是观点。

(毒舌电影近期推的视频 IP 菊长)

菊长和椒爷的「结构和观点」,融在它们的表演方式中,并通过一轮又一轮的、类似 AB 测试的方法,持续演进。

毒 Sir 则「掏」出了毒舌电影在内容制作上的真「功夫」。

他告诉我们,毒舌如果要写一个导演,基本要两天时间。首先,要求看过他的所有履历,之前拍过什么电影,与什么人合作过、主要观点和特别之处在哪里?之后,要根据他之前访谈,结合选题,梳理文章的起承转合、情感点,乃至于槽点。

接着,则是撷取其代表作的经典片头,配图或者制作动图,以富媒体的方式呈现。最后,通过主编审定、修改,交由他最后把关,确定是否刊出。

「一个编辑,两天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其实工作量非常大,加班是常态」

而判断力,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大量阅读中,一点点被养成。

很多方法,很笨;但因为笨,所以才真得有效。

理想与咸鱼

人若没有理想,与咸鱼有什么区别!

这是毒 Sir 最喜欢的周星驰电影中的一句对白。就在春节前,何君向周星驰团队,要来了五十张签名海报。有一张,就留在她的办公室内。周星驰的助理说,「第一次见到有人向周星驰提出这样的要求。」

在海报下,我们问何君,刚刚过去的一年,很多内容创业者都卖掉了自己的公司,譬如 xx 大叔;也有更多的内容创业者,因为广告或者营收状况很好,直接拒绝了融资。有人说,内容创业容易「小富即安」;但也同样有人认为,这本身就是理所应当。对此,你怎么看呢?

「其实,我也可以想很多人一样」何君坦诚说。言下之意是,财富足够自由之后,不再那么费心费力去扩大规模,真正去做成一个企业。只是,从一开始,他们就有做成一个优秀、甚至伟大企业的理想。而过去十余年的职业生涯,也让他们有了这样的视野、格局和人脉。」

人心下存了念头,最是按不下去。而一帆风顺,从来都存在祝福中。

2015 年年中,在按照标准互联网产品,全力打造出「毒舌电影」这个字头后,何君和毒 Sir 等创始团队,开始寻求第一轮投资。但接连谈了几家,却遭遇到「不就是一个公众号而已么?」的质疑。

那时,徐「体面」才刚刚开始做自己的新榜,「内容创业」的概念还未兴起。何君很老实说,他们也一度想「小富即安」过,因为开启广告窗口后,营收攀升得很快。说完,她就笑了,当妈妈后的那种俏皮的笑。

不过,风口来得很快。一进入 2016 年,内容创业、大文娱、电影瞬间成为了最为热门的领域。人们对 IP 的态度,可以用饥渴来形容。

何君说,那时候,各种投资人纷纷找上门来。一见面,第一句话往往就是说「我在后台找你们很久了」。

团队一商量,还是要追梦,于是选择了融资。

创业总是这样,想发生的未必会按时发生。但该发生的时候,却一定会发生。

回顾走过的 2016 年,何君说,卖身或者投靠,其实都无可厚非。但道路,很多时候,真得是从一开始就被选定了。这个,跟个人的想法很大关系,但很多时候,也取决于创始人的格局和视野。

毒舌 App 背后藏着的下半场理解

那么,在「各种冬天」伴随着「各种开始」并存的互联网下半场,毒舌电影的「格局或视野」在哪里?它的下一步会怎么走?

何君说,在 2016 年年中,完成又一轮融资后,毒舌立即着手组建产品技术团队,并赶在 17 年春节前推出了自己的产品:毒舌电影的 app。

她告诉爱范儿,从 1 月 19 日上线至今,不过 2 个星期 14 天,它的下载量已经突破 20 万,日活 2 万。考虑到它是在春节放假期间上线,即便是宣传也仅仅是 1 月 26 日在公众号推了一条头条,表现不错。

何君说,毒舌电影已经有全网过千万用户。当用户足够多时,差异化的需求就出来了。

「看电影,其实包括选 – 看 – 评三个行为,选了电影,看完电影,然后评论电影。但在微信公众号上,我们只能做到帮大家选。对于看电影这件事来说,远远不够,也无法形成闭环。所以我们开发了 app,把这三种行为都打包在一起,提供完整的体验。」

比如说,首次打开 app,会弹出一个页面,显示着最新上映的电影,除了显示电影名字、导演/主演和电影海报封面图片、一句话精华简介外,还有综合评分,可以让你一眼就知道电影是哪种风格,剧情会和什么有关。然后,你可以选择是否想看——这些 “想看” 的电影,会统一放在 app 底部 “想看” 的分页里面,让你时刻关注自己最感兴趣的影片。

怎么时刻关注呢?最简单方式,莫过于提醒你记得去影院看这些有趣的电影。当然,很多电影购票 app 也提供这样的功能。而毒舌电影 app 不同的是,通过算法,它可以在电影即将下架之前,提醒你赶紧去看,防止错过。有些偏小众的电影,本来排片量就低,一旦错过就不再,毒舌电影 app 的提醒功能可以帮你。

看完电影之后,你可以在 app 里面,和其它 “毒饭” 一样,留下你对电影的印象、评价;或者,看别人的评价,赞同或不赞同,发表不同的观点和意见。通过他人对电影的评价,你还可以看到不同的故事和情绪。电影本来就是故事剧本,但让演员出演了之后,就让故事变得立体而生动,击中观众内心假装平静然而仍然悸动的那一条神经。

哦,对了,如果你真的无聊了,但又不想到电影院里消磨时光,在 app 里你还可以通过 “资源” 页面,找到线上的电影资源,它们是从各大视频网站的可播放资源中聚合而来。当然,毒舌电影依然提供了精彩的一句话简介,帮你快速判断这个影片是否你想要的。

整体测评下来,毒舌电影的 app 功能比较丰富,实际体验也很流畅,感受不到第一个版本 app 的发育不良感。用技术开发人员的行业黑话来说,就是 “很健壮”。

这背后的代价是,毒舌电影团队人数,年中不过 30 人左右,如今已经扩大一倍,而办公室有将近一半的坐着产品、技术人员。

聊到这里,何君禁不住感慨,「我们公众号在推广 app 的唯一一篇文章的标题是《我用 100 万给你准备的这份新年礼物,还有谁没收到》,但这背后的成本,哪里止 100 万啊!」

何止 100 万的背后,是何君等人相信,以「内容」为起点,创业者在下半场依然大有作为。

去年,毒舌电影尝试与网易合作,发起了主题为「没机会逃离北上广,幸好可以 #躲进电影院#」的 24 小时不间断观影活动。在一个 70 人的影厅里,到达现场的人陆续有 2000 多人。此外,他们还尝试了众筹放映,帮获得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新导演奖的《呼吸正常》,在 50 个城市放了 65 场。原本,这部影片连一个院线的排期都争取不到。

何君说,「这款 app 现在只实现了 30% 的功能。」

路,还长着呢。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