颁错奖、侃川普、讽《长城》,但这不是奥斯卡的重点

公司

2017-02-27 17:24

第 89 届奥斯卡在《爱乐之城》一般玄幻的结尾中落下帷幕,把“最佳电影”奉给了“众望所归,却非常不易”的《月光男孩》。

(图自 Hi67

纵观整场颁奖典礼,除了最后一个充满戏剧性的大乌龙,这依旧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晚会:Jimmy Kimmel 不但把川普黑得让人畅快,而他自己和 Matt Damon 的“多年恩怨”也是“撕”得缤纷;而大部分奖项得主,也是大家眼里“实至名归”的选择。

被川普弄得很压抑?奥斯卡帮你来消气

(图自 Variety

相比去年那场尴尬而刻意的开场秀,今年的氛围轻松快乐太多了,毕竟,有了一个川普可以“同仇敌忾”,大家心中共识感猛然提升,主持人 Jimmy Kimmel 就可以放心吐槽了:

现在,(颁奖典礼)正在超过 225 个讨厌我们的国家里直播。

当然,讽刺过后 Kimmel 还是要很“鸡汤”地呼吁一下:虽然时态很糟糕,但大家不应只是埋怨,而是从自己开始做改变,例如,从与一个和自己观点不同的人进行和解开始。

走出第一步,和对方和解其实很容易。我想感谢川普总统。

我的意思是,大家还记得去年奥斯卡被诟病种族歧视太严重了么?多得他(川普),今年完全没人提这个了。

随后还要再“补了一刀”:

(观众席中的)你们中的一部分人,今晚将有机会上台进行致辞。而你们说的内容,很可能会被美国总统用全大写发推特评论,而且还是在早上 5 点坐在马桶上发的。

嘿,如果川普在明天 5 点真开始发推特抨击奥斯卡的话,网民们还是可以拿出他“极具预言性”的推特来呼应:

奥斯卡就是一可悲的玩笑,就和我们的总统一样。错误的事情是在太多了!(2015 年 2 月 22 日)

除了“消遣”川普之外,Jimmy Kimmel 也把 Matt Damon “黑”得不亦乐乎(读者可自行了解两人“互整”数年的历史)。

(图自 LAtimes

今年 Kimmel 有个特别容易入手“黑” Matt Damon 的切入点:今年将 Casey Affleck 送上“最佳男演员”宝座的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最开始是 Matt Damon 的想法,而且他完全可以自己出演其中角色,但由于 Matt Damon 档期排不过来,最后只担任了电影的制片人。

我真的觉得 Matt Damon 是个很好的人。《海边的曼彻斯特》这主意是他想出来的,但他在完全可以自己演男主角的情况下,把角色给了好朋友 Casey Affleck。

然后自己跑到了中国拍了部《长城》,最终电影还亏了 8 千万美元。

戳碎在座位席上 Damon 的心后 Kimmel 还不满意,还要在 Damon 上台颁奖前“黑”一轮他在《我家买了动物园》里的演技:

哇,你真的能看出 Matt Damon 演戏的时候很努力,因为他看起来就很出力很辛苦。

随后,当 Matt Damon 尝试在舞台上颁奖时,不仅提词机上的提示是错的,而且人家没讲几秒钟,乐队就演奏起“时间到了,赶紧下台”的音乐。

(图自 PBS

从娱乐层面来看,今年奥斯卡成功为观众带来了很多“笑出声”的时刻,对遭受过去一年动荡的美国观众提供了一夜开怀放松的机会。

奥斯卡:等我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图自 jamunanews24

虽然“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是川普竞选时的宣传口号,但做到这一点的却是今年的奥斯卡,虽然双方所指的并不是同一个状态。

奥斯卡所代表的政治正确,是大美国梦里的“正义、平等、民主、自由”等概念。作为川普时期下的第一届奥斯卡,学院用自己在业界,以及全球的影响力,捍卫了美国文化中的多元与包容性。

今年的“最佳外语片”是其中一个热点讨论话题,因为在川普的移民政策下,提名电影《销售员》的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无法入境

(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图自新浪

但这并没有阻止奥斯卡再一次将“最佳外语片”的奖项颁给了他。虽然无法到场领奖,但他还是在预先备好的讲词中表态

电影人可以将他们的镜头转而指向人类共有的品质,并以此打破多种基于国籍与宗教的刻板印象。那将在我们和其他人之间建立起同理心——一种我们在现在比在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的同理心。

而 Netflix 的《白盔》,则获得了“最佳纪录短片”奖项。该片讲述了叙利亚的平民遭受空袭重创之际,一群不屈不挠的第一线因应人员冒着生命危险,从瓦砾堆中救出受害者的事迹。

(《白盔》团队上台,获得热烈掌声,图自 EW

除此以外,和去年“全白”情况相比,奥斯卡今年将演员单元中的“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都颁发给非裔美国人——来自《月光男孩》的 Mahershala Ali 和《藩篱》Viola Davis。

而对于被各大媒体称为“奥斯卡宠儿”的《爱乐之城》,虽然没拿到“最佳电影”,但还是斩获了包括“最佳女主角”、“最佳原创歌曲”等 6 座小金人,而其中,最让人感到振奋的是“最佳导演”奖。

本次获得“最佳导演”称号的 Damien Chazelle,直至获奖当天只有 32 岁(又 38 天),成功打破由 1931 年《淘哥儿》导演诺曼·陶罗格设下的最年轻获奖导演记录,也是首位“80 后”获奖导演。

(导演 Damien Chazelle,一位用《爆裂鼓手》和《爱乐之城》“拯救”爵士乐的白人 boy,图自 Variety

这除了展现了学院要“重视新一代导演,扶植新人”的态度外,这同时也打断了“最佳导演”这个奖项多年流落在外籍导演手中的情况。

2015-2016 年最佳导演都由墨西哥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获得;2014 年获奖的导演则是墨西哥导演阿方索·卡隆;再之前的 2012-2013 年则是带着《艺术家》的法国导演迈克尔·哈扎纳维希乌斯和《少年派》的李安。

而在经历倍受打击的 2016 年后,这位来自美国本土的年轻新晋导演,将“最佳导演”奖项纳入囊中,必然是激动人心的。

而最终“失而复得”“最佳电影“称号的《月光男孩》更是全场最大惊喜。虽然被贴上“黑人”与“同性恋”两大敏感标签,但《月光男孩》突破之处,却是可以让观众抛开这一切标签,投入到电影中。在这个男孩成长的故事中,观众可对他的故事产生同理心,即便观众不是黑人,也不是同性恋。

(图自 Worrying About Film

而这才是包容性的终极体现,明白其实我们都一样,都只是人,都会面对挣扎与寻找温暖。而电影,最终要叙述的都是关于人性的故事。

在不稳定的时势下,奥斯卡颁奖典礼不仅牵着 Jimmy Kimmel,给美国观众奉上一场可以开怀大笑的“高级脱口秀”;而且,还借助辐射全球的影响力,告诉全世界,美国的电影工业,还是那个崇尚多元化与自由的代表,为美国观众和全球影迷,带来一个会心微笑的理由。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