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席卷全球、多样性与自我修正

公司

2012-03-30 17:30

上大学的时候学过自动控制系统,考题一般是这样:给出导弹的飞行函数以及防空系统的追踪函数,求导弹飞多快防空系统就失灵,怎么样修改系统函数能让导弹不再威胁到革命群众。这种题就是列算式求极限,在没超过极限的情况下,我们都可以靠防空系统活下来,不然就得去见上帝了。

如果人真的是由上帝创造的,那这个以人类为中心的系统也应该有个极限。极限超过的时候,大家都得去删号重炼。上次极限到达的时候,上帝开后门送了诺亚一艘冲锋舟,其余的人包括飞禽走兽都返回出厂状态了。

所以在这个坑爹系统里,诺亚是人类的单祖先无误。服务器重开后诺亚一大家子人想造一座通天塔,给自己立命,免得大家分散在大地上。结果上帝说“看哪,他们同是一个民族,有一样的语言,他们一开始就作这事,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一切,就没有可以阻拦他们的了。来,我们下去,在那里混乱他们的语言,使他们听不懂对方的话。”1

那一刻最完美的地球社交圈被彻底撕裂,无法互相沟通导致了经济和文化在异种语言之间的断裂,而这些断裂又衍生出更多的语言。以至于几千年以后,在一块已经拥有 13 亿说同一种语言的群居团体里,大部分的未成年个体都得浪费至少小半辈子时间在学习另一门语言上。作为系统管理员这实在是太缺德了,结果就是游戏难度从 normal 直接变成 hard。而且自从这次大规模无预警修改系统以后,上帝基本就保持了打酱油的状态,人类系统的升级一直保持在 ie6 打补丁的状态。

iPhone 的出现逐渐改变了我对这个缺德管理员的看法。这个装备几乎一次性把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全部搞定,我一瞬间产生了再也不用打怪升级的念头。于是我跟大家一起玩愤怒鸟,一起挂 Q 刷微博,一起 siri,一起 iCloud,一起团购买衣服买餐厅打折,在租房网站注册来寻找性价比最高的单元,一起在视频网站上刷弹幕吐槽……直到有一天我无意复习了一下黑客帝国系列,当我看到基诺里维斯在真实世界醒来,镜头扫过大量作为燃料电池的人类个体的画面时,一种恐惧的情绪在我内心中出现。

我觉得自己已经踏上了成为花肥的道路。

引用来源:http://www.nextnature.net/2007/11/walking-energy-cells/

在某一个时代,信息能够快速大量的交流,每个人都能够在任何时刻任何地点查阅自己想要的信息,学习自己想要的课程。这就是当年很多科幻小说的固定背景设定。乔布斯把这个概念实体化,并且除了能够直接利用的当代科技成果外,创造了 App store 这个能给实体提供稳定信息来源的途径。iPhone 原生支持大约 20 种语言,全世界的 iPhone 首发苹果店门口都会有很多人彻夜排长龙。

是乔布斯让我意识到多样性在以地球为基准的空间内已经不太可能有生存空间了,“think different”的苹果,却让消费者“keep same”。就算没有乔布斯,也必然有一种随身携带方便联网的移动设备出现,就像背景设定的那样。

生物多样性为地球生态圈的平衡提供了保障,这种保障就是自我修复能力,就好像防空系统能追踪导弹的能力,这正是保护稀有动物的主要原因之一。我猜缺德管理员当年也是为了要增加文化生态圈的平衡而增加了语言的种类,也就是说改变了系统函数来让自修复能力提高。8 位 bits 只有 256 种变化,多提供 1 个 bit,就能增加一倍的变化,也就更有可能抵抗溢出错误。我是这么理解多样性的自修复能力的。然而蒸汽机,电动机,电子产品,信息产品,每次大规模工业变革,都把人类社会往当年巴别塔的愿望推了一步。

回溯历史,上一次人类社会脱轨以及自我修复是美国大萧条以及紧接着的二次世界大战。从 1929 年开始到 1945 年结束,自我修复过程花了 16 年时间。大规模全球化了这么多年以后,人类文化经济生态圈的自我修复能力还跟得上系统毁坏的速度吗?也许我该庆幸——英语仍然是个难啃的硬骨头——标志着文化多样性当前仍然健在?我们也就暂时还有机会不被管理员重启。

顺便说一下,大萧条时期美国人为了糊口,特别是一些破产的银行家,在街头当上了苹果销售员,因为当时的苹果产量过剩。(题图)这个场景也成为了大萧条时期的经典画面。

注 1:《圣经》创世纪 11

题图引用来源:http://www.britannica.com/EBchecked/media/97369/Man-selling-apples-during-the-Great-Depression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