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 40 年:在致敬中传承,“星战粉丝”如何书写下一代星战故事

人物

2017-04-22 13:54

自 1977 年首部星战电影《星球大战 4:新希望》(后简称为“《新希望》”)上映以来,《星球大战》系列故事在今年已经走入了第 40 个年头。而在这 40 年间,这个来自“很久很久以前,一个遥远的银河系”的故事已经从大银幕延伸至无以计数的电视动画、小说、漫画和游戏等载体,成为了陪伴好几个年代粉丝成长的一部分。

在本月于美国奥兰多举行的 2017 年星球大战全球粉丝庆典上,汇集了来自《星球大战》系列作品的制作团队和演员,和来自全球各地的星战粉丝,以 40 周年为主题,开展了一场“遥远银河系”里最热闹的大派对。

40 年的经典,是讲不尽的幕后与人物故事

第一部星战电影虽是在 1977 年上映,但“星战之父”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在 1974 年就已经开始了剧本的创作。在将近两年半的创作过程中,将近所有现在为粉丝熟悉的角色都经历了多次的修改:

原本欧比旺和达斯·维达是一个角色,后来才变成了两个;而莱娅公主的角色一会儿变得非常大,一会儿又被改成了小角色;在最开始剧本里还有种叫作奇博水晶(Kiber Crystal)的东西,可以收集并放大原力,但在最后还是被取消了。

即便在角色与情节上往复修改,卢卡斯对于该电影的定位却一直以来都非常清晰:

这电影就是为了 12 岁的孩子拍的。从设计上来看,这部电影会有些像神话。

在你 12 岁的时候,你正将开始接触外面的世界,父母也逐渐不再是你关注的中心,你也许会感到害怕,因为你不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这(电影)则向你展示了那些可能发生的事情:友情、诚信、信任、做正确的事情、生活在光面的一侧,回避黑暗的一侧。

他在 40 周年讲座上如此说道。虽说是一部“拍给孩子看的电影”,但当卢卡斯在打造这个虚幻世界的时候可是耗费了心思。在没有公司可以满足他拍摄需求的情况下,卢卡斯创立了工业光影魔术特效公司(Industrial Light & Magic,后简称“工业光魔”)。

要知道,在那个不具备计算机图形处理技术的 70 年代,想创造一个可信的“星战世界”,依靠的可都是只是模型、手绘背景等“简陋”得难以置信的手段。

(为拍摄《新希望》而搭建的千年隼号。由于空间不足,只可搭建一半来完成拍摄)

在其中一个讲座上,工业光魔的视觉主管兼执行创意总监 John Knoll 和观众分享了这张照片:

三个小朋友穿着叛军服装?但印象中,星战里好像没有“童军”啊?难道又是一段被剪切掉的故事吗?当 Knoll 拿着这张照片问卢卡斯时,卢卡斯解释道:

噢!我们让这些小朋友在比较远的背景那里跑来跑去,这样一来,咱们的场景看来就会显得大很多啦。

而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的悬浮飞船,在不同时候则使用了不同的技术来实现“悬浮特技”:

当要拍摄卢克上船的动作时,使用的是用木架子延伸支撑的飞船,船身下面并没有任何支撑,这样一来,卢克在上船的时候,飞船也会有稍微“弹动”的动感。

而如果要拍摄移动中的飞船,则会在飞船下面安装车轮,可以开动起来。

那又怎样实现悬浮?简单!只要在船身下方安装上一面镜子,一方面可以挡住车轮,另一方面可倒映出地面,飞船自然就“悬浮”起来了。

想看更多幕后制作花絮?欢迎关注爱范儿(微信号 ifanr),并回复关键词「星战」获取幕后制造花絮短片。

除了视觉特技的实现方式出奇地巧妙之外,正传电影中的机器人角色,现在看来虽然都挺容易搭建的,但在当时却全都是让真人来演绎的角色。

C-3PO 饰演者安东尼·丹尼尔斯(Anthony Daniels)在 40 周年讲座上回忆,当初制作组可是用粘土在他身上临摹出每块部件的尺寸和形状,随后再注模建造。

而在聊到选择 C-3PO“样子”的过程,丹尼尔斯很是“委屈”。当时制作组向他展示了 6 款 C-3PO 面具,丹尼尔表示其中 5 款都很棒,除了最后那一个。不料卢卡斯却说:

呃,但我们用的就是最后那一款。

当主持人问道,卢卡斯是否有意欺负丹尼尔斯才这样选,卢卡斯则大呼无辜,澄清真的只是为塑造一个好角色:

(C-3PO 这个)角色的关键就在于你的“脸”。你的脸必须完全中性,这样的话你才能通过肢体语言来(把这个角色)演活,并且你的身体语言也不会和你的表情产生冲突。

当人们看到这个机器人的时候,看到那张脸就会觉得“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但当你(演员)进去之后,突然间,他就会被赋予了自己的个性。

(卢卡斯眼中“中性的脸”)

但如果要说 40 周年讲座上让人最为动容的时刻,还要数在讲座结尾向逝去的“莱娅公主”饰演者凯丽·费雪(Carrie Fisher)致敬的环节。

她是在一大群男孩子的革命中掌控着指挥权的女性:

她永远都会是一位公主,不仅(在革命中)指挥,而且永远都不屈服。她永远都不会置自己于危险,一直都在尝试将另一个人从危险中拯救出来。

卢卡斯在 40 周年讲座上分享道。同时,她在现实中也是率直幽默的现代女性:

我的母亲,就和莱娅一样,从不畏惧直言,即使那会得罪很多人,但你和我却不会(因此受到冒犯)。这也是她爱你们的原因,因为你们接受与拥戴她所有的一切:她坚强如战士的一面,以及她脆弱一面,她也一直在自己黑暗面斗争。

凯丽·费雪的女儿 Billie Lourd 在台上和观众分享道。虽然今年年底上映的《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将成为莱娅公主的绝唱,但莱娅公主的坚韧与幽默将一直留在粉丝的心里。

想知道更多关于凯丽·费雪的信息,关注爱范儿(微信号:ifanr),回复「费雪」,带你了解凯丽·费雪的在星战之外的人生经历。

40 年的粉丝文化,萌生出多元化的“专业爱好”

据 NPD 数据分析,2016 年星球大战类玩具,单在美国市场销量就达到了 7.6 亿美元,比 2016 年增长了 6 千万美元,为整个玩具行业拉动了 5% 的整体增幅,是世界玩具行业中最具有商业价值的 IP。

虽然如此,作为星战粉,能做的却远不止“买买买”。不少粉丝都以一种更为主动的创作方式参与到这个“遥远的银河系”中。

自 2002 年起,卢卡斯影业(Lucasfilm)和 AtomFilms 联合举办了 The Official Star Wars Fan Film Awards(官方星球大战粉丝电影奖),由卢卡斯与全球星战粉丝评选出各个单元中的最佳作品。

而在屏幕之外,星战粉丝的 cosplay(角色扮演)也是玩得非常认真。

如果以“仿真度”为最高标准,我们可以找到如今已有 20 年历史的“501 军团(The 501st Legion)”

501 军团是一个由星战迷自主成立的影迷组织,作为入会要求的一部分,每位成员都必须按照标准亲手打造一套属于自己的盔甲,而盔甲的标准则是由影迷依据电影画面逐帧分解研究所得,每一个刮痕、凹陷都是考究的细节。

也有不少粉丝偏好更具开放性的 cosplay 创作,以星战角色为原型,添加上自己的特点。

(穿越文艺复兴时期的暴风兵)

拿今年粉丝庆典的 cosplay 冠军为例 Brad Hartsock 为例。他曾穿着自己暴风兵盔甲和太太 Charlotte 结婚,但随着年月逝去,盔甲也因使用失去了光泽。因此,当他购置新的盔甲时,太太花了七个半月,将 5.1 万颗水晶贴在盔甲表面,确保丈夫的行头永远都那么闪亮。

另一抢眼的 cosplay 则来自角色选择更为小众的 Fraser Bowie,他选择了扮演在有“星战黑历史”之称的《星球大战:假日特辑》中出现的角色 Chef Gormaanda,成为这次庆典上其中一位最受欢迎的 cosplay 粉丝,大家都抢着要合照。

(Chef Gormaanda)

还没看过堪称“星战黑历史”的《星球大战:假日特辑》?赶紧关注爱范儿(微信号 ifanr),并回复关键词「星战」获取视频观看链接,感受一下 Chewbacca 家人对话的日常。

除此以外,粉丝庆典上还有专门设有星战主题的纹身区和粉丝根据星战内容再创作的艺术展示区。

以上提及粉丝,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将星球大战的世界横向延伸到现实生活中,但还有那么一群粉丝,则在书写着星球大战这个传奇的未来。

在传承中创新,这群“星战粉丝”掌握着星战的未来

本次粉丝庆典还有一幕非常窝心的情景,那就是《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导演莱恩·约翰逊(Rian Johnson)在 4 月 14 日凌晨悄然跑到为当天上午“最后的绝地武士”讲座通宵排队的粉丝队伍中给粉丝送惊喜,并在现场待了 4 小时,陪粉丝们合影和签名,以示答谢支持。

(图自 MovieWeb

对粉丝这样的贴心,还来自于“是粉丝懂粉丝”的关切之心。当在接受爱范儿(微信号 ifanr)采访的时候,生于 1973 年的约翰逊透露,自己也是从看了第一部正传星战电影《新希望》后就喜欢上了星战的故事:

我对电影能记住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我爸爸把我放在车里,带我去看第一部星战电影。但在我成长期间,我们没法从网上下载电影,那时候也没有 DVD,我们连 VHS 也没法买,最多只能租来看,但星战的电影从来都很难借得到。

 

因此,作为孩子,我并没有太多机会可以翻看那部电影,我和这部电影建立联系方式是通过玩玩具。但,这可非常重要。因为,你小时候玩的是什么玩具,那么你最初开始想象的世界就会基于那个玩具代表的世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和我同龄的人和星战的感情会那么深厚。

这也是为什么约翰逊在拍摄期间玩得那么开心,因为对于他来说,这次的拍摄经历就是心底那个小男孩,得以把以前用玩具人物和飞船演绎了无数遍的故事搬到大银幕上。

(图右为《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导演莱恩·约翰逊)

而作为一个星战粉丝,以及《最后的绝地武士》的导演与编剧,在聊到对正传的传承与致敬时,他依旧强调电影本身的故事性,以及打动人心能力的重要性,而不是只纯粹让旧人物不时出现:

对我来说,唯一重要的致敬,在于拍摄一部有趣、真实以及包含的情感丰满度可以和我当初看第一部星战电影时感受到的程度一样的电影。

而他导演的《最后的绝地武士》,将于 2017 年 12 月正式上映,有兴趣的观众可先观看电影的首支预告片:

除了因最新星战电影而备受关注约翰逊外,还有一位星战粉丝,手握着星战未来主导权。毕竟,当他在闭幕仪式上拿着把 T 恤枪,并对着镜头说“我希望在下一部星战作品里看到这把枪”的时候,大家也许内心都在忐忑“也许有 50% 的机会,我还真的见证了新的星战武器诞生的一刻”。

这个人就是帕布罗·海德格(Pablo Hidalgo),卢卡斯影业的创意主管,兼公认的星战“活百科”。 他从 1995 年开始研究并撰写星战文章,并于 1997 年开始进行星战百科知识的系统整理,编汇成《星战百科全书》 。

着手进行一个星战项目,意味着你正在历史悠久,极为丰富的财产上增添新东西,感觉就像是在制作历史剧一样。如果是在做历史剧,你也会希望会有历史顾问在你身边,协助你以确保历史事实与细节不存在错误。而这就是我在电影制作中的工作。

无论是前面提及过的约翰逊,还是《星球大战 7:原力觉醒》的 J.J.Abrams 和《星战外传:侠盗一号》的 Gareth Edwards,他们都是在“星战之父”卢卡斯逐渐退下来后参与编剧和导演的新“星战人”。在过去,星战世界中的是与非全部都掌握在卢卡斯一人手里,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也没有人比他更有话语权。

(卢卡斯影业创意主管帕布罗·海德格,公认的星战“活百科”)

但对于这些“新人”来说,他们会因能够参与而感到兴奋,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会担心自己创作的情节会与原有“星战事实”发生矛盾。而海德格就是那位为他们把关“事实”,提供参考信息的“智库”,让这些从“粉丝基层”崛起的创作人可尽情为“后卢卡斯时代”的星战故事注入新血。

小到在剧本中是否可以使用“秘书(secretary)”一词(海德格更建议使用“助手(aid)”,因为在过去有使用过),大至能否在某个特定星球开展一段新故事(“嗯,有本漫画曾讲述过这里的故事,但我觉得你还是可以继续写,因为你们的方向不太一样),海德格都可以为这些正在书写“星战新历史”的带来一份确定性。

当被问及星战和其它 IP 有什么区别的时候,海德格指出,星战有一种独有的开放性,因为在星战的世界里,你不一定需要代入某个角色才可以感觉到自己在参与这个世界。

当我们在调研的时候,我们会问受众,如果给你选,你想当星战世界中的哪个角色?但我们时常听到的答案是:‘我想当我自己,我只是走进那个世界。我想见 Han Solo,但我可不想成为 Han Solo。’

如果大多数粉丝都想以自己的身份走入星战世界,这大概解释了为什么当迪士尼宣布将建立沉浸式星战主题园区时台下粉丝都兴奋不已。

(主题园区艺术概念图)

迪士尼的星战主题园区,叙事上的时间将设置在星战后传三部曲的区间,并于 2019 年正式对外开放。它将建造一个让人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它并不旨在重建电影已有的场景,却通过各种细节让星战粉丝感觉到“我的确在星战的世界中”。

(在主题园区可能出现的新角色)

在庆典的讲座中,建设团队透露,星战主题园区中将有一台 1:1 大的千年隼号,而粉丝能做的,不只是乘坐,而是驾驶这部在拍摄《新希望》时因体积太大,导致只能搭建半台来完成电影拍摄的传奇飞船。

(迪士尼星战主题园区预告片,腾讯视频

更让人兴奋的是,游客在这里面不仅可以像星战人物一样加入组织,参与革命,而且他们的选择和行为在某种程度上还会“产生后果”和叠加“成为个人履历”。按海德格的话来说,就是:

你简直就是可以在星战宇宙中建立自己的声誉。

相信无论过了多久,每当卢卡斯走入一间有星战粉丝的房间,他仍将受到最热烈的欢呼和拥戴。但必须承认的是,当他逐渐从星战创作中退下的时候,这群过去看着星战长大,曾用天行者和千年隼号模型演绎自己小世界的“12 岁小孩”,已经逐渐接过书写星战世界未来的重任,以影像甚至是实体乐园建起那个自童年起就一直在遐想的世界。海德格在采访中说道:

星球大战是一个跨代的作品,它的故事将永远以下一代崛起为重点。

这也许就是最合适的新起点了。

最后送上 40 周年庆典的精彩回顾视频:


腾讯视频

内文未标明出处图片均来自迪士尼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对我来说,iPhone 8 的手机屏幕还是太大了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