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ey

公司

2012-04-26 06:30

现代科学的飞速发展很快将人类推入专业领域的条条隧道之中。人们掌握的知识越深,就变得越盲目,变得既无法看清世界的整体,又无法看清自身,就这样掉进了胡塞尔的弟子海德格尔用一个漂亮的、几乎神奇的叫法所称的 “对存在的遗忘” 那样一种状态中。

对存在的遗忘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因为技术的飞速演化,人任由近乎冷酷逻辑精准的技术将自身湮没于其中而忘掉了自身的存在。其意义的表征,用卡夫卡的小说《变形记》的开头来描述是最为贴切的了。“一天早晨,格雷高尔・萨姆莎从不安的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竟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壳虫。” 在萨姆莎变成甲虫后,最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这次变形成为事实后,萨姆莎所想到的一切竟都和他的工作相关,包括上班不能迟到。他竟全然地忽略了自己由人变成了甲虫的这个事实。这确实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意味着萨姆莎已经完成了对自身存在的遗忘。技术及一切 routine 的杂念完全战胜了他对本体自身的关注。

如果你希望通过一个游戏来了解什么是孤独?什么是存在?什么是偶遇的惊喜?什么是最终的旅途?那么我郑重向你推荐 Journey 这款 PS3 游戏。

旅途是款既孤独又不孤独的游戏。因为从一开始你就是孤独的。你不能言语不能对话,只能发出一种神秘的近似宗教般的呼唤。游戏中没有文字没有路标,只有与藏传佛教极为相似的各种金色的符号。你从一块金色的沙漠开始你孤寂的旅程。目标就是那座遥远的中间被劈开有着神秘光束的神山。不孤独是因为不经意地游戏中你会遇到和你怀有同样目的的人。只要遇到了,就成了可以信任的旅伴。

你没有武器,也没有敌人。对你最大的威胁也许就是那些不断徘徊在低空中的石龙,但即使是它也危害不了你的生命。直到最后我才明白它最大的威胁就是吃掉我好容易才得到的飘在脑后的长飘带。凄美宏大的景色里,所有一切曾经的繁华荣耀都沉寂了。那些无声的巨型建筑融在寂静的自然中,看着你寂寞前行。

因为没有杀戮,没有尔虞我诈。你只是全神贯注地关注于自身的存在,关注于旅途本身。偶尔累了,就四顾周围,没有人,只有零落的散飞的一些旗帜般的生物,还有的就是那些无声的死亡了的建筑。而你宗教般的呐喊也许永远也没有回音,没有人关注。

游戏里有很多绝美的场景,配上绝妙的音乐,你会欣喜地置身于其中。忘掉所有的一切除了自身的存在。某种意义上,我觉得这款中国人陈星汉所制作的这款绝美游戏就是对海德格尔 “对存在的遗忘” 的一种回答。

如果问,这款游戏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情景。那么就一定是最后的雪山场景了。我清楚地记得,我和一个旅伴,紧挨着,在无边的风雪中向着最后的目的地艰难前行,相互鼓励。在极寒的情况下,我们都已不能清楚地发出呼唤。或者说和那漫天的风雪相比,它简直就是微不足道。但我依旧能听到那微弱的声音。当最终我俩精疲力竭倒下的时候。重生开始了,而重生后的那美妙的神山上无尽飞翔的妙曼情景希望你自己去体验。

旅途这个游戏,最让我感动的就是它的结尾。当我和我的旅伴完成了旅途后。我们除了相互间用宗教般叫唤彼此回应,就无进一步交流的可能了。所以当我们肩并着肩沿着山间小道走向最后的光明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了旅伴的可贵,和对他或她的一种无以形容的珍惜。因为我完全不知道他或她此刻在地球上那个地方和我一块完成了这次旅程。因而走在前边我会突然停下来,回身再看看她或他,而他或她也会这样做。当我们最终融入那明亮的光团变成一个小点的时候。我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这不就是人生么?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电子游戏产业的变化和动向。喜欢写字,也喜欢画漫画。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