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属于上帝,但好在人类学会了怎么去用它

产品

2017-07-13 07:00

相比于一成不变的直线,曲线孕育着更多的变化,也是让设计师着迷的东西,好的设计师知道如何去运用曲线造就美妙的产品。

曲线不止柔美,还有宏伟

人类历史上不少的工程奇迹,都是曲线的杰作。

迄今为止,人类制造的最大飞行物不是空客 A380,而是 80 多年前的飞艇兴登堡号,这艘出自德国齐柏林飞艇公司的巨无霸飞艇艇长 245 米,直径 41.2 米,重量 220 吨。它的长度是波音 747 的三倍半,仅比泰坦尼克短 24 米。

上个世纪这样和泰坦尼克号大小相当的庞然大物腾空而起,现在看来,真是又复古又科幻。

尤其是这张远景拍摄的低空飞行的兴登堡号飞艇,和纽约曼哈顿区的高楼大厦相得益彰,在宏大感上丝毫不逊色。

回过头来看兴登堡号的设计图,中间较粗,两头较细的外形让兴登堡号的横向桁架都呈现出优美的曲线,这样的曲线总共有 36 条。这 36 条延艇身延伸的横向桁架连接的是 15 个主要的环形框架,另外艇体底部有一个三角形龙骨,艇体中部有一个轴向走廊,尾部还有一个十字形加强结构。艇内从后向前共有 16 个气囊。

这样复杂的结构环环相扣,在外观上却看不出太多直线的痕迹。虽然说曲线打破了规则,打破了四平八稳的结构,带来了未来感和科技感,但实际上,兴登堡号飞艇依旧给人稳固的感觉。

让我们把目光从天空和上世纪拉回地面和现代。

随着苹果新总部 Apple Park 的完工,它神秘的面纱也渐渐被揭开。这座圆环形建筑就像是硅谷的 Home 键一样坐落于库比蒂诺。为了能做到一个“完美的圆环”,德国供应商 sedak 为苹果专门做了 872 块精确度达到 0.88 毫米的曲面玻璃(行业标准为 3 毫米公差),每一块都依照建筑设计需要做出弧度。是的,Apple Park 作为乔布斯发布的最后一款“产品”,自有让他骄傲的地方:这座建筑里一块直面玻璃也没有。我们懂得制作世界上最大的,用于建筑的玻璃。

这个世界上由直线构成的建筑如此之多,但像 Apple Park 这样将曲线和玻璃艺术玩到极致的建筑奇迹却只有一个。

Apple Park 是一个巨型的 Home 键,而齐柏林飞艇也给后世消费电子产品的设计,产生了不少的影响。比如 B&W 生产了数代的 Zeppelin 音箱,非常明白地说明了它在设计中模仿了飞艇的造型。

曲线用得好,你还相信你的眼睛吗?

回到我们最熟悉的消费电子产品中来,手机。

在此之前,爱范儿已经讨论过手机的手感,材质和外形,这一次,我们来谈谈曲线。在今年一众国产手机发布之后,社交网络上就盛行了遮住 Logo 的猜机游戏。

但从图片对比就说各类国产手机像 iPhone 并不合理,毕竟手机是个立体的东西,而不是一张纸片。而手机的线条设计,则需要从更多的维度和视角来体会。

而针对这样某某某手机像某某某手机的说法,很少主动对外发声的 OPPO 选择了在某问答平台阐述自己的设计理念,除去那些“方寸间的艺术家”以及“诗意的极简”这样的话术,我们来谈谈实质一点儿的东西:曲线的运用。OPPO 曾经有过一段疯狂追求世界最薄的岁月,R 系列的老大哥 R5 就曾以 4.85 毫米的厚度刷新了当时的世界最薄手机记录。虽然我们需要一部更薄的手机但手机厂商们应该综合考量散热续航摄像头凸出等因素。因此,在后面的 R7 和 R9 上,OPPO 放弃了粗暴追求轻薄转而寻求相对均衡的机身设计,并在线条处理上逐渐精进。

在仅有 4.85 毫米厚的 R5 上,OPPO 为了规避这样厚度不将边框磨圆带来的割手手感,采用了微弧边框的设计,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超薄手机在握持上的不适感。

R7 到 R9 的演进过程可以看作是 OPPO 从繁复自我审美到简约适众审美的转变,他们的设计师开始从材质线条的拼配,到注意线条的柔和以及光影的效果。

摆在 R11 乃至更多手机的设计师面前的问题是,要如何处理“轻薄”这件事,回归理性追求绝对厚度之后,设计师们自然而然地想到利用“曲线”来进行“视觉游戏”。虽然说 6.8mm 厚度的 R11 不是当前最薄的手机,但是在视觉上,它做到了非常之薄的感受。道理很简单,这是因为 OPPO 在 R11 背部采用和弧线的设计。是的,这是老把戏了,不过老戏也可以有新演法。直线只有一种,曲线可是有千万种。

之前不少的手机选择背部大弧度设计,把边缘做薄,这样的好处是视觉上确实薄了。但是用户一上手,就觉得不对劲了,被设计师骗了,看着是像是冈本 003,拿手上就变成了棉手套。因此,R11 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怎样让视觉轻薄不被用户的手戳穿。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似平非平曲面”,最后,R11 的背部看起来无限接近于平面,但实际上又是有曲线的。这样的矛盾统一下,就兼顾了视觉的薄,手感的薄,以及它真的还挺薄的。即便它各种薄,最后它还是装下了 3000 mAh 的电池和3.55mm的耳机孔,这就是曲线运用的精妙之处。

好了,第二个问题来了,在用到了“似平非平曲面”解决“骗得过眼睛骗不过手”的问题之后,侧边的薄就很容易形成“锋利感”。

所以最后 OPPO 又做了一个“恒定光影”的腰线,它能把人的视线固定在一定范围内,这个范围刚好能覆盖住侧边的“薄”,掩饰掉“锋利感”。

手机设计这回事儿,粗看之下,确实感觉新意越来越少,雷同越来越多。不过细究起来,背后的不一样也很多,而这些不一样,不是通过一两张照片就能知晓,反而需要把真机们放在一起仔细琢磨才能明白。

再小的地方,也有曲线发挥的空间

曲线的运用,可以用在巨大的飞艇上,宏伟的建筑中,以及一手掌控的手机上,方寸之间的小玩意儿,也是它施展的空间。

凝聚到更小的消费电子产品,曲线处理的细节就更像一门技术和艺术,数学和美学结合的典范了。比如:AirPod 的那个小盒子。

如果说 AirPod 耳机是电子集成度的代表作,那么它的盒子就应该是曲线运用的的代表作了。

相比于 MacBook Pro 边角处在一个方向用到了曲率连续(G2 连续),AirPod 的盒子是在纵横两个方向都用上了这种设计,因此,最终它不仅在各个角度都是“方的圆”,并且当把它握在手中的时候,它也是非常圆润,没有任何棱角的。

在工业设计连续的概念中,有“不连续,G0 连续(位置连续),G1 连续(切线连续),G2 连续(曲率连续),G3(曲率变化率连续) 和 G4 连续(曲率变化率的变化率连续)”的区分,一般的消费电子产品在处理边角的时候,一般是做 G1 连续,这种处理方式避免了 G0 连续的棱角,又不像 G2 连续那么考验工业生产中的公差。而更圆润流畅的 G3 和 G4 连续,一般不会用在消费电子产品当中,因为用了也看不出来,一般则用在汽车领域。

西班牙最富盛名的建筑师高迪说:

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

(高迪设计的建筑:米拉之家)

高迪有多个建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他的建筑中,多运用到了曲线,最大程度上规避直线的使用。这是因为高迪认为大自然中没有纯粹的直线,他本人也非常喜欢从大自然中寻找建筑灵感。不管是齐柏林飞艇兴登堡号,Apple Park,OPPO R11 以及 AirPod 小盒子,未必都是自然主义的代表,不过在曲线的运用上,都体现了它的另外一层含义:流畅和生命力。

曲线属于上帝,但好在人类学会了怎么去用它。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