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v6,让每粒沙子都能被追踪

公司

2017-12-11 14:55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keso 怎么看(微信 ID:kesoview),转载已获得作者授权。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明确提出到 2018 年末,中国的 IPv6 活跃用户数达到 2 亿;到 2020 年末,IPv6 活跃用户数超过 5 亿:到 2025 年末,我国 IPv6 网络规模、用户规模、流量规模位居世界第一位,形成全球领先的下一代互联网技术产业体系。

一种互联网技术标准的推进,获得如此高的规格待遇,其中一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温特·瑟夫被称为互联网之父,是互联网基础协议 TCP/IP 协议的共同发明人,也是 IPv6 的积极倡导者。2007年,在 Google 中国总部,我曾当面问过瑟夫一个问题,业界一直在警告,IP 地址即将耗尽,必须尽快开始从 IPv4 向 IPv6 的过渡,可是美国企业界似乎并不着急,对 IPv6 好像兴趣不大。

瑟夫回答说,全世界的 IP 地址资源中,除去私有 IP 和保留 IP,实际可供公网使用的 IP 地址仅有 36 亿多个,其中大约 17 亿个留在了 IP 技术发源地美国。因为美国掌握着最多的 IPv4 地址,所以相对其他国家,美国的 IPv4 地址枯竭时间可能会滞后很多。但互联网向 IPv6 的过渡是一个不可能改变的趋势,其他国家会更迫切一些,在 IPv6 的采用和推进上,也会比美国企业更积极一些。

不过,后来的情况并未完全如瑟夫所料,美国、西欧等发达国家在 IPv6 的推进上进展很快,相反互联网第一人口大国中国却没有热切地拥抱 IPv6。

(世界各国 IPv6 部署程度,2017 年 10 月)

中国拥有 7 亿多上网用户,却只有 3 亿多个 IPv4 地址,两个人都平均不到 1 个 IP 地址。IP 地址枯竭的问题似乎会严重影响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但网络地址转换(NAT)技术的发展,部分缓解了 IP 资源不足的问题。通过 NAT 技术,内网中的多台设备可以通过一个 IP 地址访问外部公网,这样就大大提高了 IP 地址的利用率。

中国企业界对 IPv6 也缺乏积极性,因为看不到明显的利益。像 Google 和 Facebook 那样,宣布全站、全产品线支持 IPv6 的公司,在中国也很少见,IPv6 在中国的主要使用者基本上是大学和研究机构的用户。

由于 IPv6 涉及多个产业的利益协调,在很多时候需要政府的手。但要说服政府,则必须让政府看到,IPv6 能带来何种好处。

第一个好处,是重新分配互联网主导权的机会。全世界根域名服务器共有 13 台,没有一台放置在中国,中国仅有 6 台镜像服务器,这是中国一直感到不爽的,似乎也不符合中国正在建设的网络强国的形象。IPv6  提供了增设新的根域名服务器的机会。

2015 年 6 月,由中国机构发起的“雪人计划(Yeti DNS Project)”,在国际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第 53 届会议上正式对外发布。这是一个基于 IPv6 的根服务器测试和运营实验项目,旨在打破现有的根服务器困局,为下一代互联网提供更多的根服务器解决方案。到目前为止,“雪人计划”已完成全球 25 台 IPv6 根服务器架设,其中1台主根服务器、3 台辅根服务器部署在中国。相关人士将此看作是“我国争取全球互联网主动权的关键举措”。

第二个好处,是可以给所有人、所有设备、所有物体都分配一个可追踪的固定 IP,也就是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那份行动计划中反复提及的“网络安全”内容。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对此做了特别清晰的解释:“目前我们的 IP 地址是动态分布的,无法实现地址与计算机,或者地址与人的一一对应。但到了 IPv6 时代,有了足够多的地址,每个人一个地址,我们就可以实现实名制,网络安全管理能力就提高了,比如像网络诈骗追溯的难度会大大降低。”

此外,为了更好地定位用户,我国还将编写一套 IP 地址的分配规则,目的是让 IP 地址生成有规律可循,“就像电话和手机号码的分配,比如我们现在通过区号,或者手机号码的号段就能判断出该号码属于哪个区域、哪个运营商、哪个年代等,未来 IP 地址的分配也会采用类似的方法进行管理。”

中国很快就会进入一个 IPv6 大发展的时期,那些曾经对 IPv6 不感兴趣,觉得无利可图的企业,都会立刻行动起来,成为网络强国的积极建设者。用不了几年,每一粒中国沙子都可以分配一个 IP 地址,任何一粒沙子干了坏事都会立刻被揪出来。

如果有机会再见到温特·瑟夫,我会问问他:你的 IPv6 地址是什么?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爱范儿,让未来触手可及。

累计已发布 87491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