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Treo 600,仍然的庙堂

产品

2010-04-17 00:21

一大堆的机器放在桌上。
1,2,3……13 部。

绝大部分,都是全键盘的手机。这正是我所喜欢的拇指设备。

它们悄悄的躺着。 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旺盛的好奇心,在那里依次绽放。

Treo 600!

对, 是它领我迈进智能设备的世界,并因此乐此不疲。没有哪一部机器让我这么着迷过的了。

这是我最早接触到的智能手机。 2004 年, 我在深圳。 商家是一个水货商, 租了一个公寓, 做着网上销售。 我等不及要看真机, 怀着期待的心情敲开他的门。 一个很宽敞的客厅, treo 600 的包装盒打开着, 机器包着塑料薄膜放在餐台上。

退开包装薄膜, treo 的灰色外壳闪着暗暗的光, 小巧的按键, 一粒一粒镶嵌在四方的屏幕下面, 让它显得如此另类, 特别。 机身很宽, 很厚, 这正是我最喜欢的一部手机, qwerty 键盘, 骄傲的呈现着” 智能” 。我说不出话来。

拿走吧, 6000 元。 这是我迈入智能手机的开始, 也开启了我涉足各个数码论坛的历程。 有了学习, 也有了参与。 我甚至在玩机器的过程中学会了五笔– 拼音输入法非常笨拙, 五笔成了解放自己讨论和交流欲望的最好工具。

那是一段很值得怀念的日子。 Palm 是那时的主宰, 我们用着最好的智能手机, 交流着 PIM, 各种各样的小软件, email, IM 已经是最好的互联网服务, Treo 应付它们绰绰有余。我们混迹于论坛, 有着单纯的乐趣。 palm 和 CE 的论战此起彼伏, 我们嘲笑说, 胖子都是蜥蜴变的, 蜥蜴都是菜鸟变的。 用着 Palm 的机器, 似乎你的自信心就披上了铠甲, 没有什么能刺破它– 这样的感觉, 今天让位给了 Apple。

没有好用的中文输入法。 Uglee 为 treo 开发出了巨硬输入法。 这是中文世界第一个为 qwerty 键盘而生的输入法, treo 的用户为它雀跃不已。 而他天才式的巧思, 的确革命性的改变了手持设备的输入方式。 那是一个围着 treo 在激情燃烧的年代。

没错, treo 和 Palm, 那是我们最为喜欢的名字。 它代表着创新, 独特, 效率, 直觉和禅。

然而, 彼时的强者很快因为产品缓慢进展让它们的瘾客丧失了信心。 treo 600 是一个革命性的产品, treo 650/680 等后续却没有带来更多的惊喜, 糟糕的内存管理和通讯质量也埋下了失败的伏笔, 更可怕的是没有能适应移动互联网的潮流。 treo 750 更是 Palm 慌不择路时的产物, 它们搭载的是 windows mobile 系统。

我拿到一部全新的 Treo 750, 转手就把它放在论坛出卖。 让人惊讶的是, 一个在澳洲的哥们第二天就打电话给我, 希望买这个机器, treo 仍然还是一个让人迷恋的品牌。最后我把它卖给了本地的一个中年男人。我们在麦当劳见面, 看着他把玩时的那种欣喜, 心里讶异,涌动着一个奇怪的想法: 一个电子产品让一个男人着迷到 40 多岁的年龄, 那也会是我的将来吗?

很快, 我换上了 Nokia。

客观的说, 我没有再遇到和 treo 600 一样让我有那种” 找到了” 的感觉的机器了。 现在看来, 它的功能并不算强。 做工和通话质量也很糟糕, 但是它瞬间改变了我对手机的期待和看法。 那种对话式的短信界面让人着迷, 手机平滑的曲线, 让它的厚度刚好充满掌心, 把玩着它, 似乎在掌握智慧。

我第一次喜欢上了发短信, 我第一次喜欢上了日程管理 (datebk5), 我更喜欢的是它所带给我的直觉和便捷, 它成了我移动体验的中心。

很奇怪, 智能手机不断发展, 我不断在使用新的更好的设备,然而却对它们越来越没有了感觉。我很难再去写一些机器的评测。 它们带来很多的功能和更多的诱惑, 却让人无法倾注全副身心。我们在不同机器的流转中粗鲁地消费着自己的好奇心, 却再也钻不进那种让人炫目的世界。 我们比较着功能, 特性, 却很难对它有如心爱之物一样梦绕魂牵。

过去了不少年份, treo 600 经已模糊,却仍然清晰可辨, 想起它会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也许, 是我们的内心不能承载过多的选择了。

这是我们和数码设备的故事,相信你一定也有自己的有趣故事,欢迎向我们投稿~ 投稿请寄 fashaola@gmail.com。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信奉科技和潮流的可能,相信激情和坚持的力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