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骑士》试玩体验:Switch 上最受好评的独立游戏,凭什么热卖 100 万份?

AppSo

07-27 12:53

光,明明灭灭。

灯火通明的村庄,隔上十里,也像浩瀚夜空里的一颗星星。

照亮夜空的星星无数,只有一颗能照亮前路。

月光如练,掀起苍白的灰尘。

山是空的,路是空的,他在哪呢?

披风一袭,刀光剑影。

长年破落的村庄,因循苟且的老者,不听人劝的骑士,九死一生的冒险。

伟大的故事大抵相似——谁能阻止少年武士的赴死?

踏进被遗忘的十字路,你就来到王国荒废的领土。

曾经的圣巢,如今的空巢。

空洞骑士的故事,就从这座空城开始。

在 metacritic 的数据库里,《空洞骑士》(Hollow Knight)的综合评分高达 90 分,是 Switch 上最受好评的独立游戏之一。仅仅发售一年多,《空洞骑士》的全平台累计销量已经超过 100 万份,好评率高达 90%——对于一个仅仅三个人的樱桃游戏工作室来说,百万玩家的承认,已经是无上的褒奖。

《空洞骑士》是一个典型的「银河战士恶魔城」(Metroidvania)类型游戏——既像《银河战士》(Metroid)那样注重探索乐趣,同时又如《恶魔城》(Castlevania)那般具备完整人物升级路径的横版过关游戏。

你将化作一只无名小虫,穿梭在一个光怪陆离的虫虫世界当中,上演一出直通灵魂深处的暗黑童话。

探索

圣巢不分畛域,又风情万种。

你每次停留在地表的时间不会超过 10 分钟,剩下的数十个小时,都是在地下的圣巢里游走。

难以想象,井口之下竟藏着一个大千世界。

你可能在荒凉的十字路口穿梭:

也许在葱郁的苍绿小径散步:

或许飞跃空濛的迷雾峡谷之后:

就来到了日日夜夜都在下雨的泪水之城:

一座深埋在地底的城市,怎么会下雨呢?

原来,在泪水之城上方,有一座广袤的蓝湖。澄澈的蓝湖水渗入地底,就化作泪水之城无休无尽的雨水。

如此巧妙的地图设计,在《空洞骑士》里不胜枚举。一级越不过的台阶、一扇打不开的闸门、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或许就是开拓下一张新地图的入口。

要打开地图上这些可望不可即的机关,你需要在圣巢里寻觅各式各样的法术和技能,游戏并不会刻意限制你的行动,而是通过巧妙的地图设计循循善诱,让你在地下世界四处游荡的同时,不至于迷失方向。

战斗

圣巢凶险,御敌防身,全凭一柄骨钉。

方寸之间,每一只昆虫都无比狠戾,每一场战斗都干净利落。

借助 Switch 细腻的 HD 震动机能,《空洞骑士》得以还原最细致的战斗体验。每一次挥舞骨钉,都有不同的震感——是挥空,还是接刃?是打破墙壁,还是击杀劲敌?

无需用眼,一切了然于心。

游历圣巢的数十个小时里,骑士要面临无数的战斗,这注定是一趟受苦的征程。

你不光要面对敌人,也要战胜自己。

每一次死亡,你的阴影都会掠走你所有的钱币。你需要翻山越岭,回到死去的地方,与自己的阴影一决胜负——阴影将与你一起变强,会使用所有你学会的招数,虽然血量减半,但并非毫无威胁。

胜,分毫不失;败,一无所有。

同一个地方,不允许犯下两次错误。

这是圣巢的铁则。

要提升容错率,你需要护身符。

每一枚护符都有其独到之处,也许是为了提升攻击伤害,亦或是为了创造更多的出手机会——数十枚护符、上百种组合,处在不同阶段、面对不同敌人,你佩戴的护符也迥然不同。

护肤系统极大地拓展了游戏的深度,每位闯入圣巢的骑士,都能找到称手的玩法。

不得不提的,还有栖息在圣巢深处的 BOSS 们。

每一位 BOSS 的战斗风格都大相径庭,有的挥刀一板一眼,有的打架毫无章法——他们将与你共演圣巢里最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

最终你会明白,他们并非不可战胜。

故事

这是一个发生在空巢里的空洞故事。

绝大多数的时间里,你都是独身只影在地底游荡。偶遇的圣巢原住民,也都有所隐瞒——有的沉默,有的撒谎,有的选择强颜欢笑,有的愿意拼死一搏。

每个角色都有不愿言说的秘密,这就是《空洞骑士》里潜藏的最大秘密。

游戏后期,当解锁「梦之钉」之后,你就可以窥视所有角色的内心想法——无论是友人、敌人、还是故人。

那位劝你不要探索圣巢的老者,也曾深入地下,在故友的坟前献上花束。

那个饿到骨瘦如柴的大家伙,虽然与你亲切照面,却早饿得想把你一口吃掉。

▲维洛的日常对话

▲ 维洛的心声

甚至所有在圣巢里游荡的造物,都会有自己的心声——有的渴望黑暗,有的寻求光明。

圣巢的故事,就这样被拆分成一个个段落,四散在黑暗中。或许是安放在深不见底的角落,又或许藏匿在徘徊者的内心深处。

游历过圣巢的每一个角落之后,你一定会幡然醒悟——故事的叙述者,就是圣巢本身。

尾声

《空洞骑士》Switch 版发售以来,我的游戏时间已经接近 60 个小时,完成度为 97%,距离游戏通关只有一步之遥——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想不明白一个问题:

为什么总觉得《空洞骑士》似曾相识?

直到最近,偶然间瞥到了《天涯明月刀》的开篇,我才明白这种熟悉感缘何而来——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

「明月是什么颜色的?」

「是蓝的,就像海一样蓝,一样深,一样忧郁。」

「明月在哪里?」

「就在他心里,他的心就是明月。」

「刀呢?」

「刀就在他手里!」

「那是柄什么样的刀?」

「他的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有时一刀挥出,又仿佛是空的!」

「空的!」

「空空蒙蒙,缥缈虚幻,仿佛根本不存在,又仿佛到处都在。」

「可是他的刀看来并不快。」

「是的。」

「不快的刀,怎么能无敌于天下?」

「因为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极限!」

「他的人呢?」

「人犹未归,人已断肠。」

「何处是归程?」

「归程就在他眼前。」

「他看不见?」

「他没有去看。」

「所以他找不到?」

「现在虽然找不到,迟早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一定会找到?」

「一定!」

如果《空洞骑士》是一部小说的话,那么作者一定是古龙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