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瑞士手表到 Apple Watch:我们的手腕是怎么被智能手表「俘获」的?

AppSo

2018-12-17 13:42

瑞士是全球著名的名表制造地。也许你会认为「瑞士制造」存在已久,但其实并非如此。

根据已有资料显示,具有现代手表雏形的第一块手表是 16 世纪德国纽伦堡的锁匠 Peter Henlein 制造的一块怀表。当时的这款计时装置,是上层阶级和社会精英的身份象征。而在随后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怀表的设计基本没什么变化。直到一股英式创新之风,席卷了当时的制表产业。

▲ 不同类型手表和精密时计摆轮游丝原理图。图片来源:Frederick J. Britten and Harry L. Nelthropp

在 18 世纪末,得益于英国人发明的摆轮游丝、水平式擒纵机构以及精密时计,英国当时在制表领域备受关注。英国制造的手表工艺精湛,精确无误,但唯一不足的是其设计缺陷——过于厚重,以至于影响穿戴舒适。

▲早期的怀表。 图片来自:Watchponder

出于对时尚和舒适的追求,就出现了对轻薄手表的需求。欧洲各地的手表制造商不断探索制造轻薄手表的方式。现代智能手表制造商面临的挑战,正如同早期钟表制造行业面临的挑战:如何让科技在更小面积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们熟知的现代腕表——体大、扁平、时髦而又光泽——这种设计理念源自瑞士的一位大师级钟表匠 Abraham-Louis Breguet。如果说英国手表追求的是精准,那么瑞士手表则注重的是时尚。也没过太久,一系列「瑞士制造」的品质手表制造商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比如浪琴,IWC 万国表以及有天文台认证的精密时计劳力士手表。

从上个世纪初期至 60 年代,瑞士一直在世界顶级手表制造领域无与伦比。他们也开始在手表上刻印标识。

▲ 带有标识的 Breitling 手表。图片来自:Montredo

早期的标识不尽相同,但名字较长的品牌则由于表盘尺寸因素遇到了问题,后来整个瑞士制表产业就统一采用了「瑞士制造(Swiss Made)」这个标识。它直到现在都是广受欢迎的标识之一。

圣加仑大学 2016 年一项调查发现,相比于没有原产地标识的手表,受访者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购买瑞士制造的名表。甚至瑞士政府的网站都对「标识」引以为豪:「瑞士制造」不仅仅是原产地标识,更像是一种对产品品质和可靠度的认证。

石英手表危机

当瑞士人还在坚持传统的制表方法时,来自日本的 Seiko 公司在 1969 年时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石英表——SEIKO Quartz Astron 35SQ。这对当时的制表行业而言,是一场新的革命。

全新石英手表的制造成本低廉,拉低了全球手表的价格,直接导致瑞士制表行业超过 6 万人失业。截止 1982 年末,有超过 1000 多家手表制造商消失在全球市场中。

为了生存,瑞士人也只有创新。

通过大胆的创新和设计,Nicolas Hayek 重组了瑞士的手表行业,并成立了新的集团公司,命名为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他对新产品的口号是:创新、激进、趣味、永恒。这个口号不仅仅在产品上得以体现,也在其当时的广告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 80 年代的 Swatch。图片来源:Jon Rawlinson

Swatch 制造的塑料表壳手表也非常炫酷,这导致了全然不同的产品定位。相比于核心的计时功能,Swatch 更加关注时尚。

自那以后,手表的重心不再是错综复杂的机械原理,而是一种自我表达的手段。从技术到时尚的转变,在智能手机和智能手表时代更为重要。但仍可能需要几十年,才会有人问起「什么是 home 键?」

Swatch 手表问世以后的 30 多年间,瑞士又一次占领了全球制表行业的高地,整个行业无风无浪,平平稳稳。

要想再次重新定义这个行业,可能需要另一个巨头的出现。

智能手表疲劳

智能手表其实不算是新概念。早在《007 之八爪女(Octopussy)》这部电影中,James Bond 就戴着 Seiko TV 手表。从那以后,我们一直梦想着将屏幕穿戴到手腕上。然而,所有早期的产品设计都非常笨重,电池续航能力也较差。这些产品都没有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也不足为奇。

2012 年,形势开始有了变化。Eric Migicovsky 在 Kickstarter(美国众筹平台)发起了一项众筹活动,为 Pebble 这款可以和智能手机匹配的手表筹集资金。最初的众筹目标是 10 万美元,结果却意外地拿到了 1000 万美元。

因为不一般的用户体验、更长的续航时间以及能与 iOS 和 Andriod 系统无缝连接,Pebble 算得上是本世纪初第一款取得商业成功的智能手表

▲Pebble 智能手表。图片来源:Orde Saunders

不幸的是,Pebble 的成功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输给了后来居上者。

2014 年年初,有传闻称苹果可能会与瑞士手表制造商寻求潜在合作机会。斯沃琪集团 CEO Nicolas Hayek 告诉媒体:「我们认为完全没必要跟苹果以任何形式进行合作。」

因之前跟微软合作推出智能手表而失败告终的 Hayek,坚定地认为智能手表最终会因为技术限制而失败。

2014 年,在苹果产品发布会前一周,苹果首席设计师 Jonathan Ive 告诉《纽约时报》

瑞士手表可能会有麻烦了,再过几天,大家就能亲眼证实。

随后的 9 月 9 日,在 iPhone 6 发布后,Time Cook 登台告诉在座观众苹果还要发布一款新产品。人们并没有等到传闻中的 iWatch,却等来了 Apple Watch。

Cook 说:

我们相信这款新产品会重新定义大家所认识的手表,这即将开启苹果发展史上又一个新篇章

当时有不少行业大咖都对这款手表的设计持怀疑批评态度。泰格豪雅(Tag Heuer)CEO Jean-Claude Biver 告诉媒体,「老实说,这款手表像是才入学的学生设计的产品」。不过没等太久,Biver 就改正了这一说法。

当时的负面评价并没有阻止苹果继续向前的步伐。没过多久,Apple Watch Series 1 成了历史上最畅销的智能手表。随后 Apple Watch Series 3 的发布,更让 Tim Cook 向前迈了一步,并彻底地证明了 Apple Watch 在行业中的地位。

▲Tim Cook 在 2017 年苹果发布会现场

对于之前对 Apple Watch 持怀疑态度的人,Cook 在 2017 年 9 月通过发布新款 Apple Watch,向大家证明了苹果智能手表是最畅销的手表。

当年的发布会还有一个特别不同的安排:苹果先发布了 Apple Watch,再是 iPhone。

苹果向传统手表行业致敬

Apple Watch Series 1 和以前类似产品的最大差别,不仅仅是在硬件和软件的无缝整合,更是在苹果的独特能力:通过新技术让产品变得更好用。

不同于早期其它的智能手表制造商,苹果还有一个「锦囊妙计」:通过传承对传统手表的熟悉感,再把在 iPod 和 iPhone 上成功开发的苹果设计语言融入进去(苹果设计语言不是编程语言,可以理解为一种设计风格指导规范。)

▲ Apple Watch 运动版。图片来源 Yasunobu Ikeda

更了不起的是,过去 3 年来苹果手表在工业设计上几乎未做任何改变。这种如此缓慢的更新周期,也许正是苹果手表变得如此受欢迎的部分原因。

也许你有 Apple Watch,也可能没有。但因为苹果保持设计风格,和消费者文化中追求新款、一年发布一款全新产品的做法背道而驰,所以无论是哪款产品,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苹果手表几乎是在向传统手表行业致敬。通过保持其工业设计风格,苹果可能在传递一种信息:和智能手机不同,智能手表就应该基本保持不变。

苹果在保持创新的同时,也保留了传统手表的术语,用来描述用户界面的定义和功能。

许多设计师都觉得一些术语表达很牵强,但钟表匠却在术语定义上坚持「是什么就叫什么」的原则。在钟表术语中,「复杂」即字面意义:他们制造手表的方式非常复杂,要加入日期,计时机芯,上条机构等等。

▲ 上个世纪中期的机械手表。图片来自:Swissinfo

机械手表的「复杂」在于展现工匠技术,智能手表的「复杂」侧重于在对的时间呈现对的信息,而苹果手表的「复杂」,则在于表盘上的 app 数据

通过熟悉的术语和制表行业的基本原则,苹果在保证产品创新的同时,还能让用户在手腕上找到戴传统手表的熟悉感。

观念改变

如果没有改变现有产品的象征地位,新产品就无法完全替代现有产品。购买机械手表的用户,并不是购买配饰,他们买的是历史感和工匠技术。而购买智能手表的用户,也并不是购买看时间的更好方法,他们买的是让自己更健康、让手表和自身更加连接的创意。

乔布斯曾经坚信 Phone 这款 app 是 iPhone 的杀手级应用。确实,最初的 Phone app 设计相当出彩,也奠定了 iPhone 在手机行业的地位。但在那以后,用户对 iPhone 的期待越来越高,到现在 Phone app 只能算是 iPhone 的副产品。

就像 Swatch 在上个世纪 80 年代所做的事情一样,智能手表也在重新定义其所在行业。之前的智能手表侧重于「保持连接」,而如今则结合习惯养成技术,让你保持更健康。手表从极客手中可有可无的技术装备不断演化成受大众用户喜爱的救命装置。

▲ 图片来自:Techthelead

大多数用户并没有察觉到 Apple Watch 的稳步更新。要打败整个瑞士制表行业已属不易,而苹果却做到了。

苹果手表做到了第一例在商业上实现量产的终端心电图设备,也许我们还可以期待更多令人兴奋的新事物。

展望未来

腕表一直是我们身体上的延伸产品。如今的智能手表变得越来越强大、科技与身体更高效地融合,我们已经身处新计算时代的前沿。

现代科技不仅可以拿来用,还可以拿来穿戴,这为之前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体验奠定基础。在石英手表问世以后,Apple Watch 可能是这个行业中最大的变化。而回顾手表行业的历史,只会发现:过去的成功者在预测未来这方面简直是逊色极了。

作者| Adrian Zumbrunnen,谷歌设计师。
译者| Jorri
文章授权译自 From Clockworks to Computers on Our Wrists: How Apple beat Swiss watchmakers at their own gam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