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养二战遗孤,体验单身家庭,这可能是 2018 年最扎心的游戏了

AppSo

2018-12-20 18:10

My Child Lebensborn 的故事发生在二战结束后的挪威。

二战期间,德国横扫整个欧洲,1940 年挪威举国沦陷。早在 而 1935 年,纳粹德国便开始推行一项罪恶的人种繁殖计划,也就是「生命之泉」。这款游戏就是讲述了在「生命之泉」计划下,一个孩子的成长故事,本文体验的是英文版,不过在各位志愿者的帮助下,已经正式推出了汉化版。

纳粹重要头目希姆莱认为:挪威人是最正统完美的雅利安人。所以为了应对德国下降的出生率并实践纳粹种族优生学,他授意德国士兵们和挪威女人发生性关系。不管是出于自愿还是被迫,挪威出现了很多未婚先孕的女人。

德国人在挪威建立了 10 个「生命之泉」家园,专门供这些未婚女人在这里分娩出「纯种雅利安人」。这些孩子出生后会由「种族纯洁健康」的父母领养,他们大多被送至党卫队成员的家庭中。

收养一个战后遗孤

1945 年二战结束,德国军队撤离挪威,挪威解放。而那些「生命之泉」下出生的小孩,由于德国父亲的战败离去和挪威母亲不愿承认自己在战争中「助纣为虐」的耻辱感,成为了战后孤儿。

1948 年,孤身一人的玩家,选择领养一个「生命之泉」计划下诞生的小孩,抚养 Ta 长大。在男孩 Klaus 或女孩 Karin 之间,我选择了 Klaus。

3 年之后,Klaus 七岁了。他会和你分享跟朋友发现并保护「宝藏」的美好经历、会向你询问知否可以提前打开朋友送的生日礼物、会因为在水坑里摔得一身湿嗒嗒而抱歉地请求你给他换衣服、想让你陪他画画、给他讲睡前故事。他像每一个七岁的孩子那样贪玩,又对这个世界充满真诚的期待。

而作为家长的你,要通过点击画面中任意一个选项来作为对孩子的反馈,你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孩子的心情、性格甚至世界观。

被仇恨包围的「战后孤儿」

Klaus 到了可以去学校的年纪。他对学校的一切表现了充分的期待,但他很快发现,人们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美好。

包括老师和同学在内的所有人,对他投去异样的眼光。Klaus 不知道自己不同在哪里、做错了什么,他以为可能不同在于他没有书包,而每个同学都有。

而当他终于有了新书包,学校的同学以撕裂书包的方式告诉他:你是德国人,你就是个「杂种」,我们永远看不起你。当他鼓起勇气向老师寻求帮助时,则被指责为「告密者」。

被同学绑在树上、被最好的朋友背叛、甚至连老师也明目张胆地伸出了魔手。

事实上,战后的挪威成立了一个组织,名为「挪威生命之源战争儿童联盟」。该组织的宗旨就是为了帮助那些在纳粹占领期间出生、父亲是德国人的人群争取自己的权益,因为这一人群不仅受到社会的欺凌和侮辱,就连政府也坐视不理,听之任之。

这是一种「举国同欢」式的欺凌和侮辱。

2002 年,挪威司法委员会发出声明:政府应为数万名索赔人(包括被关进疯人院、受到各种不平等对待的 Lebensborn 儿童)制定赔偿计划。这份声明让一条 50 多岁高龄的黑暗隧道被照进了一点光亮。

单亲家庭的现实困境

Klaus 对自己的真实身份及亲身父母产生了困惑。

– 他们说我的父亲是一个德国坏人,你可以告诉我事实的真相吗?

– 可我连见都没见过他,我就注定也是坏人吗?

你选择了告诉他一些事情的真相,并尝试着跟他的亲身母亲联系。但得到的回复并不太美妙。

一方面,由于身份特殊而遭遇的不幸处境让 Klaus 变得脆弱敏感,你需要多多陪伴以给他足够的勇气和信心;但另一方面,如果没有工作,你们的生活将难以为继。比如当 Klaus 想要一个书包时,你可能不得不通过加班来赚取尽可能多的钱,这一选择的后果则可能导致遭受了校园欺凌的 Klaus 回家后只能面对空无一人的房子。

这大概是绝大多数单身父母会面临的现实难题。

当你攒了足够多的钱,下定决心想通过搬家带孩子远离这个是非之地,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对于未来是否能够光明一些,你们都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

▲ 图片来自:kickstarter.com

游戏的最后,挪威国王出现了,伴随着喜气洋洋的军乐团演奏曲。Klaus 渴望着能够像正常的挪威人那样拥簇在他的身边,但他知道自己该走了。

未来会不会更好,我们都不知道,也许答案就藏在那举国同欢的军乐声中。

写在最后

这个游戏项目来自一个挪威本土团队,她们的团队里还有幸存的「生命之泉」老人,这保证了历史能够最大程度地以其本来面貌重现。发起人 Elin Festøy 表示,当她第一次听到这些孩子的处境时,心里是「震惊的」(shocked)。挪威以其平等、自由、包容等特性著称,但在对待历史遗留问题上,他们却采取了非黑即白的处理方式。

▲ 图片来自:abercrombiekent.com

「我们都是善良的人,抵抗纳粹,但是我们却将仇恨发泄在无辜的孩子身上,」许多 Lebensborn 儿童声称他们遭受过性虐待、殴打、大规模强奸、小便和化学品洗涤。

二战结束 73 周年了,但如何正视那段历史,如何为同样是受害者的 Lebensborn 儿童「正名」,同样是需要传承的事。 Elin Festøy 表示:只要仇恨一天没有消除,战争便未真正的结束。

My Child Lebensborn 适用于 iOS 6.0+ 的 iPhone 、 iPad 和 iPod touch 及 Android 4.1+ 的设备,售价 18 元,无内购。本文下载的是英文版,不过在一周前,他们已经正式推出了汉化版。

附上两张开发者微博发的屏保:

▲ 开发者微博见水印,以及头图来自:kickstarter.com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