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为诺兰《信条》做音效的汉斯·季默,给 Netflix 设计的音效上线了

AppSo

09-21 13:54

诺兰导演的《信条》近日由于音效太「高能」,引起设备不相配的影厅起火,上了社会新闻头条。杨紫、黄晓明等人一起合唱的影院消防安全指南 MV,也被翻出来广泛转发。

▲ 电影《烈火英雄》出品的影院消防安全指南 MV. 图片来自:微博

这首先让我想起了诺兰的御用配乐大师汉斯·季默,《蝙蝠侠黑暗骑士三部曲》《盗梦空间》《敦刻尔克》和《星际穿越》都是他们的合作作品,很难想象没有季默设计音效的《星际穿越》,还会是《星际穿越》吗?

▲《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盗梦空间》《星际穿越》海报. 图片来自:豆瓣

然而,季默放弃了《信条》的机会,这可是十多年来季默首度拒绝诺兰,转身投入钟爱小说《沙丘》的剧组。同期,季默还接下了 Netflix(网飞)的合作,设计片头音效。

▲ 黄金组合:汉斯·季默(左)与克里斯托弗·诺兰(右). 图片来自:IndieWire.com

电影配乐极为高产、拿奖拿到手软的经历,奠定了季默的「好莱坞配乐教父」地位。更厉害的是,此前他不过是只上过两月钢琴课,其余全靠自学的摇滚乐手。被《电讯报》评为「还在世的 100 个天才」的配乐大神,被专门请来设计 16 秒片头音效?

当这 16 秒是给 Netflix 设计的,任务可就不简单了。Netflix 的片头音效向来为人称道,被业界称为「黄金标准」。今天这篇文章,就来拆解 Netflix 音效背后的高招。

▲ 电影配乐大师汉斯·季默工作照. 图片来自:HEROStocks

有了「登登」声的 Netflix,才是 Netflix

今年 1 月,我们看习惯了的 20th CENTURY FOX(20 世纪福克斯) 片头,被换成了 20th CENTURY STUDIOS(20 世纪工作室),在刚过去的 8 月,迪士尼将所有 FOX 商标停用,「狐狸」被「米老鼠」赶尽杀绝。但是,整个事件并没有引起太多波澜,很快被新的头条所掩盖。

▲ 20th CENTURY STUDIOS「幻想曲」片头.

放到电影院场景中,便更难察觉了。往往片头出来的时候,我们还在闲聊或者刷手机的神游状态,直至听到那熟悉的片头音效,才会集中注意力,回到大银幕上,这个时候片头也播完了,正片开始。

20th CENTURY 的「幻想曲」音效没有变,在我们心里就还是那个「FOX」。

▲ 被停用的 20th Century Fox 片头(1994 年版本). 图片来自:YouTube

极具标志性的片头,还有米高梅的《Leo The Lion》,俗称「狮吼」声。1924 年米高梅开始创作「狮吼」片头,当时请了真的雄狮来录音,还把狮子五花大绑上了摄影棚,拍出了最终的狮吼动态。当狮子伸头吼叫,我们知道,又一部米高梅电影要开始了。

▲ 米高梅的「狮吼」声片头(2008 年版本). 图片来自:YouTube

▲ 米高梅「狮吼」声片头的创作过程. 图片来自:YouTube

这也难怪 Netflix 如此重视片头音效了。没有「登登」声,Netflix 可能不再是观众心中的 Netflix 了。去年 Netflix 发布新 logo 动画时,还说了这么一句:「在你们问之前:没有,音效没有换。」

▲ Netflix 官方发布的推文. 图片来自:theverge.com

Netflix 的「登登」声一响,看剧的兴奋感便来了

20th CENTURY FOX 的「幻想曲」长达 21 秒,对待这类片头,等不及按快进键的人不在少数。Netflix 的「登登」声只有 3 秒,恰好卡在大众耐心的极限值,抱着「又不能快进,而且这么短看看也无妨」的态度,「登登」成为了实际观看量最高的片头。

▲ 2019 年纪录片《网飞对抗全世界》(Netflix vs. the World).

「登登」声后马上接着精彩内容,久而久之,观众也会对这声音产生好感,大脑也自觉地兴奋起来。

Netflix 粉丝对「登登」声的熟悉程度,如同我们对 Windows 系统的登录音一样——「哇!又可以上网了!」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无意,XP 版本的登录音也是 3 秒。

▲ Windows XP 登录画面. 图片来自:YouTube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它必须非常短。
在这个『点击即玩』的时代,使用者完全没有耐心,进入 Netflix 只想马上看到想看的内容。
——Netflix 副总裁 Tod Yellin

2015 年,仅仅 3 秒的「登登」声片头推出,放到所有 Netflix 原创剧目之前,这背后反反复复纠结了一年多。受米高梅的「狮吼」声影响,Netflix 险些用上了「山羊」音,因为副总裁 Yellin 觉得山羊的叫声有趣而古怪。所幸,他 10 岁的女儿帮他选了后来为大众熟知的「登登」声。

▲ 网友想象的带有山羊音和起泡声的 Netflix 音效. 图片来自:hollywoodreporter.com

「登登」声的灵感有点浪漫,来自好莱坞配乐大师 Lon Bende 用自己的结婚戒指,敲击木柜的录音。

▲ 电影《赛末点》片段.

事实上,「登登」比想象中还要简约,在 1 秒内结束了,后面摘取了作曲家 Charlie Campagna 在 90 年代创作的 30 秒电吉他音乐,如同将石块投入平静湖面,水波散开的声音。最终版本的「登登」声,成为 Netflix 观众的共同记忆——「登登!好剧开始了!」

▲ Netflix 2019 年 2 月 1 日推出的 3 秒动画片头. 图片来自:YouTube

没有好的片头音效,电影正片开始了还会以为是广告

在今年 8 月接受 Twenty Thousand Hertz 播客采访之前,「登登」声背后的设计并没有任何官方解释。大众一度揣测这是从《纸牌屋》里提取的场景音——弗兰西斯猛烈撞到桌子那刻。这跟一些国内影业打造的片头——有虚拟化角色、有场景、甚至有小故事的设定,形成强烈反差。

▲ Netflix 出品《纸牌屋》剧照. 图片来自:豆瓣

如果单独来看,两种「喊出 logo」的方式各有千秋。

但是,当这些片头被放到一大堆广告、预告片之后,正片之前,Netflix 鲜明的「登登」声更胜一筹。形似预告片与温情广告的声音,虽然让人放松,但是缺少唤起观众注意力的「激情」,让广告与正片之前没有强烈的转折,说不定正片开始了还被误当作「电影预告片」。

▲ 电影《小王子》片头.

「登登」声在网络上得到一致好评,可是自 2018 年 Netflix 进军线下影院后,因音效太短,被反馈在电影院场景中缺乏存在感。刚好,汉斯·季默与 Netflix 在 9.2 高分剧集《王冠》上合作了主题音乐,优雅简洁却具备气势,于是请季默接下了重新设计「登登」声的重任。

▲ Netflix 出品《王冠》海报. 图片来自:豆瓣

擅长用合成电子乐做大场景、强气场音效的季默,将「登登」声做成了交响乐版本。推特上有网友评价:「哇!《星际穿越》在 Netflix 上了!!!」结合 2017 年重新设计的 logo「N」,重新制作的片头动画,于 8 月中旬推出,此后 Netflix 在电影院放映会使用新片头。

▲ 由汉斯·季默操刀音效的 Netflix 新片头. 图片来自:classicfm.com

凭着网络电影订阅大热的 Netflix,在片头音效设计上极具前瞻性眼光。

不仅仅是 2015 年在时代开始追求短快准的节点上,尽可能缩短音效时长,到现在转战电影院以及奥斯卡奖项,用「史诗」级别的片头,加强品牌的标识性。而 3 秒的「登登」声,也依然在网络媒体上得以保留。网络流媒体与线下影院,被 Netflix 设计出两种「打法」。

▲ 2019 年纪录片《网飞对抗全世界》(Netflix vs. the World).

Netflix 在 logo 上的调整思路也非常清晰,2000 年推翻了 1997 年创立即使用的「磁带版 logo」——嵌线细体字,一卷磁带将 Net 与 flix 分开,之后 2000 年启用的粗线版本和 2014 年简约后的粗体版本,都保留了拱门的形态,直至 2016 年以红毯形的「N」作为 app 图标,并在 2017 年成为主 logo。

▲ Netflix 在各时期的 logo 对比图. 图片来自:1000logos.net

选择在 2020 年发布全新 logo 以及音效发布后的 Netflix,线上占据首位之后转战线下,也将在接下来的观影时代,让我们再度刮目相看。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