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前发布的 iPhone XR 能卖 12 万元,这里藏着一个你未曾发觉的苹果市场

AppSo

08-26 13:43

iPhone XR 一台,20000 美元(约人民币 12.87 万元)起。

如果路上有人这么吆喝,多半会被人看做是在开玩笑,甚至是行为艺术。

但现实总是那么出人意料,这样的 iPhone XR 不仅有人买,甚至还是抢手货,花 20000 美元能买到一台几乎可以算作「命运女神」加持了。

因为,这是一台 iPhone「原型机」。

隐秘的角落中,藏着一个地下苹果市场

原型机,顾名思义是一台处于开发阶段、功能不完善的手机,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它并没有多大的价值,也几乎不会将其当做主力手机使用。

但对于开发人员而言,这样的设备价值连城。

▲iPhone 原型机. 图片来自:Vice

一直以来,苹果都强调 iPhone 有着极高的安全性,除了 iOS 系统,手机内部的安全芯片、数据安全隔区等都是 iPhone 安全的护城河。

然而原型机禁用了以上说到的大部分安全功能,以便开发人员进行测试、调整,以解决 bug 和优化系统功能、流畅性等等。

部分原型机甚至还会搭载未发布的系统。

外媒 Vice 对 iPhone 原型机等苹果泄露事件有着长期的追踪和探访,此前它就报道了 iOS 14 系统泄露事件,去年苹果正式发布 iOS 14 前,就有人利用一台 iPhone 11 原型机,泄露了未发布的 iOS 系统。

对于外部黑客而言,原型机简直一座宝库。

通过它黑客们能研究 iOS 的系统漏洞,要知道苹果推出的漏洞悬赏计划奖励极高,最多可以达到 100 万美元。有的黑客甚至会利用这样的原型设备,研究新系统的越狱方式。

▲不同类别的漏洞赏金不一样. 图片来自苹果,内容经 Google 翻译

而少数一部分人会将 iPhone 原型机作为收藏品收藏,毕竟和市面上发售的 iPhone 相比,原型机十分罕见,这同样推动了设备价格的上涨。

原型机的价格受安全功能开放程度、设备型号、发布时间等因素影响,根据一名在 Twitter 推销 iPhone 原型机商家的报价单, 3 年前发布的 iPhone XR 要价 20000 美元,iPhone 8 Plus 要价 5000 美元,而更老版的 iPhone 6 则要价 1300 美元。

高昂的价格引诱着生产线的工人偷盗设备、苹果公司内部人员泄露相关信息,甚至逐渐形成了一个地下市场。

而爆棚的需求也在刺激着市场增长,交易品的种类也在极速增加,除了原型机,机箱外壳、产品细节、苹果动向都成为了交易品。

苹果新品功能、iPhone 和 Mac 外壳是其中特别吃香的一类,配件商最喜欢这一类信息。

每年 iPhone 新品上市前,市面上就有了相关配件发售,就是这个原因,新品发布时是人们购买配件的红利期,不少第三方配件商都希望抢占这一波流量。

▲ 新 iPhone 开卖往往也意味着手机壳等配件的销售热潮来了

苹果也曾针对这种现象向部分曝光者发过律师函,要求停止曝光相关信息,在它看来一部分人曝光的错误信息会促使配件商生产错误的配件,造成浪费。

但不管怎么说,重利之下必有莽夫,这个地下市场仍然存在,推特上的部分博主,表面上是曝光新品信息,背地里可能就是地下市场的一名掮客,一面售卖苹果新品信息、原型机等,获取金钱利益,一面经营社交媒体,吸引流量(通常具有多个账号)。

甚至还出现了多面掮客,他们不仅在地下市场交易泄露信息,甚至还会向苹果泄露信息源头,Andrey Shumeyko 正是其中之一。

多面掮客

Andrey Shumeyko 常常出售未公开的苹果设备相关信息,在 Discord 聊天房间、推特等社交媒体中与多方人员联系,甚至他本身就是部分泄露事件的源头。

前文所提到的 iOS 14 系统泄露事件,他就参与其中,只不过,这次他并非是买卖泄露版系统,而是收集泄露信息的源头。

苹果对于系统漏洞有着高额的悬赏,那么在产品保密方面会不会有呢,这无疑令人遐想。

出于利益的驱使,Andrey Shumeyko 在 2017 年尝试与苹果沟通,他向苹果安全团队展示了一些针对苹果员工的钓鱼活动,并发出了警告。

自此 Andrey Shumeyko 和苹果安全团队建立了联系,成为了一名双面间谍。他收集了 iOS 14 系统泄露事件中,三名涉嫌销售 iPhone 原型机商家的联系信息和社交媒体资料,至于苹果如何去验证相关信息和处理相关人员, Andrey Shumeyko 并不清楚。

另一件泄密事件的结果倒是很直接, Andrey Shumeyko 和德国一名负责 Apple Map 的员工有联系,后者曾经尝试出售公司内部 Apple 账号、邮件账号的登录权限。

当 Andrey Shumeyko 将相关信息反馈给苹果后,结果很直接,这名员工被解雇了。

这也让他多次收到苹果安全团队的感谢:

感谢您提供的信息,请继续分享相关信息。

做正确的事情来保护苹果,保持下去,你会为自己感到骄傲,我们也会。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全如 Andrey Shumeyko 所设想的方向发展,虽然他多次与联系的苹果员工提到奖励的事情,但均未得到直接的反馈。

正如电影《无间道》所演绎的,重新做回好人并没有那么容易。

作为一名信息掮客,买卖苹果产品信息是他最重要的生计,成为苹果的间谍并没能帮助他获得经济收益,最终他也只能重新回到地下市场中,做着信息买卖。

而他与苹果安全团队的联系频率也在减少,今年 7 月 15 日是最后一次联系。

尽管苹果对于保密这件事极为看重,但对此一直保持低调,这或许是它没有正面回应 Andrey Shumeyko 是否能获得奖励的原因,毕竟牵扯到是否合规、合法。

苹果对于旗下产品的保护,更多来自于供应链工厂和公司内部,但对于一些已经泄露的零件,它也不得不选择回购的方式,据 theoutline 报道,2013 年 iPhone 5C 发布前苹果就花费重金购入了 19000 个泄露的零件。

泄密与反泄密,苹果与「偷盗者」们的斗争仍然在持续。

泄密与反泄密,一场不会结束的「无限战争」

即便是苹果对于供应链工厂和公司内部管理愈发严格,对产品保密愈发看重,但仍然不能完全阻止泄密或是人们曝光新品信息。

而且在曝光这件事上,2010 年的 Gizmodo 事件无疑给了不少爆料人信心,当初 Gizmodo 可是将买到的 iPhone 4 原型机拆了个底朝天,这家媒体和负责拆解的编辑最后竟然没有被起诉。

▲ 时至今日,Gizmodo 的曝光文章仍然存在. 图片来自:Gizmodo

除了工厂和苹果公司员工,人们也还有其他了解新品信息的渠道,我们在此前的文章中就提到了有一群被称为 Apple Spelunker 的开发者。

他们没有任何内部信息,完全是靠分析苹果系统得出来结果,比如开发者 Steve Troughton-Smith 就曾从 HomePod 测试版系统固件中,发现了 iPhone X 圆角刘海的外观矢量图。

而后又有其他开发者从同一个固件中发现了 iPhone X 配备了脸部识别功能,通过它来解锁 iPhone,甚至在 iPhone X 正式发布前两天,Face ID 的人脸识别动画也被曝光了。

对此苹果只能推行更严格的代码书写规定,或者是升级各种防逆向编译代码的方式。

此外,被「称为地标最强分析师」的郭明錤,其实本职是天风国际的一名分析师,他根据各家公司乃至产业链的动向分析、给出预测,本就是职业要求。

虽然准确率颇高,但根据统计苹果设备曝光准确率的网站 Apple Scoop 显示,郭明錤的预测准确率也仅仅排名第七,准确率为 80.95%,而第一名的预测准确率也仅为 95.45%。

▲ 郭明錤预测准确率位于第七

在苹果看来,各种曝光信息并没有带来正向的结果,相关信息会不仅破坏了苹果多名员工的努力成果,还会减少新品为人们所带来的新鲜感和惊喜感。

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曝光信息会影响苹果产品的销量,库克就曾经在电话财报中谴责,频繁的 iPhone 曝光信息对于上市不足一年的旧款 iPhone 销量产生了影响。

▲新 iPhone 发布购买旧款并不奇怪,价格更低

而对于作为消费者的你我而言,大可不必将各种新 iPhone 曝光信息看得如此重要,各种曝光信息有真有假,并不能完全作为消费依据,更重要的是理清自己的消费需求。

是否真的需要换机,新手机、新技术对于自己是否真的那么重要吗?

第三方配件商、苹果供应链工厂、黑客、曝光博主们,乃至苹果自己,形成了一个反泄露与泄露的漩涡,要想不涉身其中,不妨先看看自己想要什么。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