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厂默认的壁纸里,藏着这部手机的最大卖点

AppSo

2021-12-03 18:20

不论是在官方网站中打开介绍页,还是在大街上看到手机的大幅海报,或者拿到手机第一次进入主界面,默认壁纸都是我们对一款手机的最初印象。

不过,从魅族 MX(2011 年)的海边星空到小米 2S(2013 年)的夕阳雪山再到 iPhone X(2017 年)那张色彩丰富的动态壁纸,手机壁纸似乎变得越来越抽象了。

▲魅族 MX.

抽象的壁纸自然不是苹果的专属,在今年发布的其他品牌手机上,我们也可以看到由大色块、曲线、几何组成的抽象壁纸。

在壁纸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

相比如今的抽象,多年前那些有实物的壁纸,再次看到时,似乎更容易想起初见时的心情,比如下面这张水滴壁纸,应该是不少人刚接触智能手机时的回忆。

虽然如今已是司空见惯,但在 iOS 4 之前,壁纸只能在锁屏界面显示,解锁到桌面时,只能看到 app 图标后的黑色背景。而这张水滴壁纸,可能是我们在 iPhone 上看到的第一张桌面壁纸。

不只是 iPhone 用户,在当时也收获了许多非 iPhone 的用户的喜爱,甚至到了全面屏时代,失去了这张壁纸的 iPhone 用户,还在网上求适应新手机的水滴壁纸。

在我的小米 2S 上就有过这张壁纸的身影,可能对那个年代的智能手机用户来说,这张水滴壁纸是大家共同的回忆。

在 Android 平台同样也有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原生壁纸,在诺基亚日渐式微,国产手机未有如今声量的时代,来自三星的 Galaxy S3 成为了爆款,销量突破 5000 万,大街小巷都能看到一朵飘扬的蒲公英。

在三星 Galaxy S3 上,这个蒲公英还是一款动态壁纸。点击屏幕,蒲公英会随着屏幕波纹抖动而飘动,仔细想想,这似乎是我使用过的第一张动态壁纸。

国内厂商同样也为我们带来过经典,2013 年米粉节,小米在发布小米 2s、MIUI5 等产品的同时,开启了「百万壁纸」的活动,向网友征集好看的手机壁纸。

最终获奖的壁纸,在同年 9 月与小米 3 一同发布,这款名为「山水楼」的壁纸,虽然一经推出就伴随着争议,但顶部为小组件留出位置,下方又为 app 图标腾出空间的它,确实与 MIUI V5 的系统相得益彰。

在小米 2s 的发布会上,雷总也谈了他对一张好壁纸的定义:首先,它得是壁纸,要能和图标融为一个整体;其次壁纸和锁屏要是一套;最后,要尽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审美。最后一条要求,也是最难满足的要求。

可能你对壁纸有自己的追求,可能你拿到手机的第一步就是换掉壁纸,但在你兜兜转转换回原生主题和壁纸时,会不会心中有些许感慨:果然它才是最合适的。

当然了,相信即使你经历过那个时代,也不一定对上面提到的几张壁纸印象深刻,但不论是黑金配色的唱片还是海面弯月的夜空,总有一张具体又精致的壁纸在你的手机里出现过。

今天的壁纸,越来越有功能性了

与当年希望让更多人喜欢不同,今天的原生壁纸,功能性成为了重点。

在 6 英寸屏幕大小的手机都能被称为小屏手机的今天,这些由实物构成的壁纸变得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由色块或者几何图形组成的抽象壁纸。而造成原生壁纸改变的主要原因,可能就是如今几乎成为标配的全面屏设计。

在全面屏刚刚推出时,如何让用户点亮屏幕就感受到夸张的屏占比,成为了每个手机厂商都想解决的问题,而漫溢屏幕的色彩,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色彩并不是体现屏占比的唯一选择,「错觉」也是一个不错的方式。在 iPhone X 刘海屏被大家习惯后,到了 iPhone Xs,恰好能将刘海隐藏到深色背景中的星球壁纸,又「骗」到了我们。

除了屏占比,这些在显示生活中很难看到的色彩搭配,也能更好的展现屏幕素质。就像 iPhone 13 Pro 的动态壁纸,正是为了展现定制 OLED 屏幕的分辨率和绚丽色彩,以及户外亮度提升 25% 的生动表现。

为了更好的体现屏幕素质,厂商选择了丰富的色彩和渐变的曲线,但抽象不是目的,而是实现目标的方式,除了屏幕素质,手机厂商自然也在尝试用壁纸去做更多功能上的展现。

在 iPhone 6s 上,苹果加入了 3D Touch 功能,为智能手机增加了全新的交互方式,而和交互方式一起到来的,还有实况壁纸。

虽然今天的 iPhone 已经没有 3D Touch 了,但实况壁纸还是被保留了下来,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纪念。硬件功能体现并不是壁纸的唯一能力,许多软件功能也通过壁纸有了更直观的展现。

在 MIUI 12 中,超级壁纸功能让息屏、锁屏、桌面实现了无缝联动,成为了 MIUI 12「触碰想象,感受真实」这一理念体现的重要一环。

去年,vivo 发布了全新的 OriginOS,通过行为壁纸,你就可以把自己每日的步数与壁纸中花朵的绽放关联起来,与手机实现生活与虚拟的关联。

审美各有不同,但在基本告别实景后,手机的原生壁纸,越来越有趣了。

未来的壁纸,会继续抽象下去吗?

看过前面的分享,相信你能意识到,抽象并不代表草草了事,相反,不论是 iPhone 上为一朵花开拍摄超过 24000 张延时照片,还是 Windows 10 上面那张实拍的「Hero」壁纸,都在印证着苹果摄影师 Peter Belanger 说的那句话:极简是错觉。

▲ 视觉艺术家和设计师 Ana Montiel 的个人画展,作品正是 iPhone X 动态壁纸的灵感来源.

在这些看似敷衍的背后,是厂商为了让我们初见即惊艳的绞尽脑汁。我们打开手机后的第一眼惊艳,来自苹果的「水滴」,来自小米的超级壁纸,也来自华为绽放的花朵。

作为未来手机发展方向的可能,折叠屏手机在原生壁纸的选择上,大多选用了蝴蝶、花朵、金鱼这样灵动轻盈的形象,让用户在打开手机时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大屏震撼。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减少冗余、让你沉浸其中,是功能设计追求的方向,而原生壁纸,则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与硬件和系统协同作战。

在未来,原生壁纸一定会随着设备形态、软件功能再度进化,如果某天真的可以实现科幻电影中的透明手机,那如今在透明电视上翩飞的蝴蝶,可能就会来到我们的手中。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