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慌了,微软、Google 要把办公室做成「让人爱上工作」的样子

AppSo

01-13 10:15

红点奖历来被称为「工业设计的奥斯卡」,获奖作品往往具有不同以往的创新价值。不过 2021 年的最佳设计奖名单里面,有一款作品看起来非常不一样,但又有一点点眼熟。

它还是微软办公构想团队的作品,命名为 Flowspace Pods(流动空间舱)。生产电脑的品牌去做办公空间,微软的 Flowspace Pods 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同样是在 2021 年,惠普和视频会议服务公司 Zoom 联手,还找上办公空间公司 Room 合作,推出了专为视频会议设计的工作舱,命名为 Room for Zoom,最低配置的售价为 16995 美元(折合人民币 107000 元)。

▲ Room for Zoom. 图片来自:Room 官网

从外观上看,无论是这款放进惠普 27 英寸触摸屏一体机的 Room for Zoom,还是 Room 先前推出的经典工作舱,都有点像过去的公共电话亭——三面封闭的空间,留有一面装上透明玻璃门。

▲ Room for Zoom. 图片来自:Room 官网

方盒子外形的设计在工作舱圈子里还挺普遍,例如 Zen Space 推出的 Zen Work Pod,Meavo 设计的 Soho 电话亭式工作舱和办公家具品牌 Spacestor 推出的可定制工作舱 Verandas。

▲ Zen Work Pod. 图片来自:Business Insider

这些工作舱可以停在商场、酒店等公共场所,而且还可以挨着站成一列。

▲ 可定制工作舱 Verandas. 图片来自:Dezeen

这些工作舱,看起来好像给工作人群提供了很多的便利,可是「随时随地都能工作」,如同移动厕所般的便利,真的是办公环境的未来趋势吗?

▲ 图片来自:Giphy

而且近几十年来,办公空间在开放式与封闭式两种模式之间兜兜转转,对于办公的未来设想也愈发活跃。

去年 4 月 1 日,国外媒体 Dust 推出名为「工作场所」(Workplace)的科幻短片。在短片设想的未来世界中,一个 20 世纪的办公室被复刻了出来——「隔间、咖啡机、纸张、职称、领导层变动,应有尽有」。

▲ 图片来自:Dust 科幻短片《Workplace》

这些被选中的幸运之人带着氧气面具到达办公室,从早上 9 点到下午 5 点敲着打不开的苹果、戴尔等品牌电脑,度过富有「工作价值」的每一天。刚刚入职的男主角,分配到的工作隔间里摆的恰好是一台红色的  iMac G3。

▲ 图片来自:Dust 科幻短片《Workplace》

回过头来看那些好像很未来的工作舱,不正是传统隔间的现代版本?被污名化多年的隔间,在诞生之初的意义,却是为了给员工充足而灵活的个人空间。

接下来,我们从最新工作舱追溯至最传统隔间,探寻我们真正憧憬的办公空间。

▲ 图片来自:Giphy

被称为「现代版隔间」的获奖工作舱

微软的 Flowspace Pod 的出现,完全打破了工作舱的常态,因此得到了红点奖官方的高度评价——「Flowspace Pod 是新常态的愿景,是在高度协作的混合办公中专注和深入工作的避难所,独自工作时间将变得更加宝贵。」

这其中的玄机,被 Digitaltrend 网站编辑 Chuong Nguyen 用一句话概括出来:「微软推出的这款工作舱,是混合办公模式下的现代版隔间。」

▲ Flowspace Pod. 图片来自:红点官网

混合办公模式下,我们会有更多的远程会议、协作讨论,但同样我们需要从纷扰喧嚣中抽身,沉浸在精神高度投入并且不受干扰的独立工作状态中。

Flowspace Pod 的形状注定了它生来与众不同——如同两个相对而立的问号,中间构建出一处半封闭的私人空间。

▲ Flowspace Pod. 图片来自:The Gadget Flow

空间内配备有简易的办公桌椅和一台屏幕几乎与内部空间等宽的 PC 电脑,屏幕可根据需要调节角度。

▲ Flowspace Pod. 图片来自:红点官网

这款工作舱外壳覆盖着灰色毛毡,两侧还可以伸出挡板,避免更多的窥视与干扰。工作舱内部用背光 LED 灯来照明,变化的灯光颜色可以提供更好的工作氛围。

▲ Flowspace Pod. 图片来自:红点官网

在产品的概念展示图上,Flowspace Pod 被单独陈列在空间开阔的办公场所中,下面垫上与外壳颜色相匹配的灰色地毯,旁边配搭着绿色盆栽。它生来就不是为了被「排排坐」的,以多取胜绝不是它的初衷。

▲ Flowspace Pod. 图片来自:红点官网

如果从单位面积的使用率上考虑,Flowspace Pod 想必会被归为失败产品。但是这种衡量标准在如今早已过时,将更多的员工挤进一处办公区域,还不如给每位员工可以高效工作的沉浸式空间,这背后的革新理念,才是这款产品真正打动人的地方。

隔间发明者真正想到的 隔间」

隔间的设计最早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僧侣书写间,从意大利画家波提切利 1494 年作品中可以推测,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小隔间会配有架子,甚至还会有窗帘来保护隐私。

▲ 波提切利画作《Saint Augustine in His Study》

直到 1600 年代,办公室文化才在社会中普及。根据《Home: A Short History of an Idea》作者 Witold Rybczynski 所言,当时律师、公务员和部分专业人士开始在伦敦、阿姆斯特丹和巴黎的办公室工作。

▲ 17 世纪的办公室. 图片来自:The Conversation

在 1840 年至 1859 年,Charles Trevelyan 爵士已经对今天的办公形态给出了大概符合的描述:「对于智力型工作,需要单独的房间,以免干扰用大脑工作的人;但对于比较机械的工作,在适当的监督下,同一个房间里让多位员工协同工作,才是合理的工作方式。」

直到上个世纪的 60、70 年代,隔间文化方才兴起。

此前的 1960 年,发明家罗伯特·普罗(Robert Propst)被美国家具制造商品牌 Herman Miller 请来当研究部门的负责人,希望他能为品牌带来创新性设计。

▲ 罗伯特·普罗(Robert Propst). 图片来自:history.com

当时的办公室设计,开放式占据了主流地位——多年来,员工在大型开放空间中的一排排办公桌上工作,只有具备一定级别的人才能拥有私人办公室。

▲ 开放式办公室的代表作:1939 年完工的 Johnson Wax 总部. 图片来自:Out Of Office

普罗首先从日常工作中找寻灵感,同时委托设计专家和效率专家深入研究,最终他得到的结论是:「比起依赖固定、沉重办公桌的开放式布局,灵活和定制的办公空间让工作变得更快乐、更健康和更有效率。」

同时普罗也注意到,拥有这样独立办公空间的公司高层,由于免受干扰,工作效率也得到了很好的提升。普罗预示白领人数将会呈爆炸性上升趋势,办公环境亟需一场变革。

▲ 早期开放式办公室旁的领导层私人房间. 图片来自:Pinterest

1964 年,普罗在设计总监 George Nelson 的帮助下,将带有可调节高度的定制办公桌——动感办公室 1 代(Action Office 1)推向市场,但由于价格昂贵、不易组装、概念超前而成为滞销品。

▲ 动感办公室 1 代. 图片来自:Wired

▲ 动感办公室 1 代. 图片来自:Dwell

第一个版本失败后,普罗设计了更加便宜、易于组装的办公桌——动感办公室 2 代(Action Office 2)。

▲ 动感办公室 2 代. 图片来自:Dwell

企业高管从这种设计中,看到了另一个「好处」——将更多员工塞进更小的空间,适逢政府推出企业办公支出激励政策,动感办公室 2 代在 1967 年上架后大受欢迎。

一开始的动感办公室 2 代敞开角度被设计成 120 度,后来才调整成了 90 度,与当下的隔间形态更相似。

▲ 1969 年的 动感办公室 2 代. 图片来自:Pin-Up Magazine

不过动感办公室 2 代在空间灵活度和工作视角上,都有充分的人性考虑,为客户定制最合适的隔板,并且提供可站立的高度调节功能。

▲ 1979 年的动感办公室 2 代的隔板. 图片来自:Pin-Up Magazine

1976 年,软装部门的总监 Alexander Girard 为动感办公室 2 代加入鲜亮的配色,在布兰尼夫国际航空公司办公室中,设计出最美的「迷宫」。

▲ 1976 年的动感办公室 2 代. 图片来自:Pin-Up Magazine

可惜随着动感办公室 2 代的爆红,引来竞争对手 Steelcase、Heyworth 和其他办公家具公司的模仿。这些后来者依着真正掏钱埋单的企业主需求,制造了很多小巧的格子式办公桌。这些拥挤的「小格子」,也让办公室设计进入可怕的「隔间农场」时代。

▲ 家具品牌 Steelcase 推出的 Series 9000®. 图片来自:Red Thread

曾经将隔间创造出来的普罗,在人生的后期为他的这个发明深感愧疚。但不能否认,隔间的设计在过去 50 年里,发展成为价值 30 亿美元的庞大产业。

办公室「墙面」的推倒与重建

作为封闭式隔间办公室的对立面,开放式办公室也有着很多让人无法忍受的弊端,噪音和隐私是提及最为频繁的关键词。

然而隔间的设计并不能真正解决噪音问题。无论工位之间的隔板是三英尺还是六英尺高,声音仍然在顶部回旋。

▲ 图片来自:The Street

无法忍受开放式办公室的噪音,让 Brian Chen 和 Morton Meisner 创立了工作舱品牌 Room。

如果你试图集中注意力的同时,听到同事和他的牙医在聊天,那真的很紧张,所以我们用胶合板和泡沫拼凑了一个自制的电话亭,并在旁边加了一扇门。

——Brian Chen(工作舱品牌 Room 的创始人之一)

但是,这样的工作舱最终被称为「汗箱」。因为待在这样狭小空间内,如果通风不足,长时间待在里面也是一种煎熬。

▲ Framery 与 Ultra 合作推出的工作舱 Framery One. 图片来自:Beautiful Life

隔间的那些隔段板被视为办公室的一面面「墙」,这些「墙」在 90 年代被越来越多的公司推倒,开放式也随之回到了办公室的主流位置上。

▲ 图片来自:Giphy

2003 年,成立 5 年的 Google 公司搬到加利福尼亚山城区的庞大园区 Googleplex,其开放式的办公空间设计,一度成为科技行业的标杆。

▲ 2005 年的 Google 办公室. 图片来自:Metropolis

然而在经历了全球疫情的 2021 年,Google 决定开展为期一年左右的办公室改造计划——曾经推倒的那些隔断墙,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回归。

3 月 3 日,在 Googleplex 办公园区内,名为 Team Pods 的工作舱被引入使用。每个工作舱内的布置都非常简单,桌子、椅子、白板以及带有轮子的储物柜,几个小时内即可布置完毕。

▲ Team Pods.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针对不需要固定办公桌的员工,Google 会提供带有圆弧形挡板的工作站。只需要刷一下身份证,即可根据员工的个人喜好自动调节。

▲ Google 办公室中的工作站. 图片来自:Sanjose Inside

4 月 7 日,由机器人充气展开的「气球墙」也在 Googleplex 内启用,不仅可以起到遮挡的作用,还能减少噪音污染。

▲ Google 办公室中的气球墙. 图片来自:The Verge

此外,Google 还推出了名为「篝火」(Campfire)的全新会议室。参与会议的人,像是来参加一场篝火晚会,坐进了带有背板的圆形空间内,背板上的垂直显示屏还可以让远程参与者彷如身在其中。

▲ Google 办公室里的全新会议室.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对于未来办公形态的探索,Google 的这些尝试未必是最好的解答,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封闭式还是开放式,都无法再成为全社会适用的主流模式。反倒是,结合两者的混合式办公空间布局方式正在冉冉而起。

▲ 2021 年的 Google 会议室.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我们真的想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办公室。在此之前,「我去办公室,因为这就是我工作的原因」。现在,我们希望它更像是,「我今天要去办公室,因为今天是我见人的日子」。我们正试图利用办公室的那一天来加强协作,获得一些面对面的时间,并真正重新点燃我们因偏远而错过的办公室文化。

——James O’Flaherty(Adtrak 的业务运营总监)

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不是在你的办公室一天吃三顿饭,去那里的健身房,在那里完成所有的差事。最终,人们想要灵活性和自主权。

——Allison Arieff(《纽约时报》特约撰稿人)

毕竟,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办公空间占据了一天内的大部分时间,因此如果革新性的模式被设计出来,改造当下问题重重的办公空间,让我们不再想要逃离办公室,这样的设计将会影响深远。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