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Watch「土豪版」和科技带来的不平等 | 领客专栏·离线时间

AppSo

2015-04-23 13:37

banner1

(封面:R. Kikuo Johnson)

Apple Watch 发布了三款型号和天壤之别的定价后,首先想到的是《MIT 科技评论》去年底的封面文章。这篇长文探讨了科技是否加剧了财富不平等,甚至成为罪魁祸首。封面里,虽然路边的人和车上的人都使用着同一款手机,但毕竟一人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位是跑车精英。

科技的助力让硅谷的收入中位数远远高于美国的全国平均值。但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举过一个著名的例子,如果比尔•盖茨走进一家酒吧,该酒吧顾客的平均财富就会剧增,但他们并没有变得更有钱。是的,实际情况是,美国的贫富差距在加大,大量增长的财富并没有落到普通人手里。而在硅谷这个某种程度代表着人类未来的地方,尤其明显。

布伦乔尔森列出了科技变革能够造成不平等现象的几种方法:

例如,机器人和自动化消除了一些常规的就业机会,但需要其他人具有的新技能。但他说,最大的因素在于科技导向经济增强了一小群成功人士的才能和运气,因此更格外眷顾这些人,并且会大幅增加他们的报酬。

布伦乔尔森认为,这些人正从赢家通吃的效应中受益,赢家通吃效应是舍温•罗森(sherwin rosen)在 1981 年「超级明星经济学」一文中首次使用。罗森指出,对那些从事演艺和体育的人来说,像电影、收音机和电视这样的重要大发明,不但显著地扩大了他们的观众群,还增加了他们的报酬。三十年后,布伦乔尔森在高科技企业家看到了同样的效应,由于软件和其它数字技术的发展,这些企业家的想法和产品能够被广泛地传播和生产。

当你能使用廉价的可以不断更新改良的最新程序报税,为什么还要雇用当地的税务顾问呢?同理,为什么还要购买第二流的程序或应用程序呢?能够复制软件并能够把数字产品分销到任何地方,意味着顾客可以买到最顶级的产品,那为什么要使用不及谷歌那样好的搜索引擎呢?这样的经济逻辑现在逐渐主导着市场。

根据布伦乔尔森的观点,这就是包括像 Instagram 公司这样的创业公司创始人在内的极少数企业家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越来越富的极其重要的原因。

皮克提的超级经理人观点与布伦乔森的超级明星观点之间的区别非常关键:后者把他们的高收入直接归因于技术革新的结果。当机器逐渐取代人工,创办企业不再是资本集约化了,所以你不需要印刷厂来开办网上新闻网站,或大量的投资来创建应用程序,而最大的经济赢家不再是那些传统资本的拥有者,相反,是那些创造出新产品的具有创新思维的人,以及成功测商业模范。

在《外交》杂志上发表的「世界新秩序」一文中,布伦乔尔森、麦可菲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兼纽约大学教授迈克尔•思朋斯(Michael Spence)认为「基于超级明星的技术革新……正在颠覆全球经济」。他们得出结论,认为那种经济体将逐渐受控于「革新与创造」经济体的小精英集团成员。

那怎么办?学者们都指向了 “教育”,但教育这件事,貌似又不那么简单……

1. 推荐阅读 《科技是造成财富不平等加剧的罪魁祸首?》(出自《MIT 科技评论》)。

2. 文中主要提及了两本书和作者的观点,分别是《21 世纪资本论》和《第二次机器革命》,另外,也可以看看《与机器赛跑》,这本书可视为《第二次机器革命》的精简版。

声明:「领客专栏」所有文章均由原作者授权 AppSolution 发布/转载,任何个人/组织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