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游戏《VR 女友》玩起来怎样?玩家:很悲伤 | 领客专栏 · Game On

AppSo

2017-03-16 14:14

我已经十多年没玩过 H-Game 了。这次玩这个游戏——我不是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正人君子,但是我还是要说明一下——这次玩这个游戏,是因为工作需要,毕竟我买了 HTC Vive,而 《VR 女友》 又很受人关注。

受人关注我是能够理解的。自打 VR 出来之后,所有的人都会谈两句「VR 的第一突破口就是色情应用」,就我所见,这不但能显得自己「了解互联网」,还能显得自己「洞察人性」——什么新技术你说它第一突破口是色情都算不上违背人性。

但 VR 出来这么长时间,色情应用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我听过很多相关的消息,比如「某色情网站推出 VR 色情片」,或者「某个 VR H-Game 很棒」,但是现在看起来,影片也好,游戏也好,大多只是猎奇,从未形成过浪潮

大多数「VR Porn」现在都是这样的,有人说,在这种片子里,自己感觉像一台摄像机(还是有视觉畸变的那种鱼眼摄像机)。

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VR 女友》就算是浪潮中的第一道大浪。你能够看到很多《VR 女友》的视频,但听我说,这些视频没有意义,任何一个使用过 VR 设备的人都会承认,平面的画面是完全无法复现 VR 的感受的。

相较之下,用语言形容一个 VR 游戏实际上也是有隔阂的,但好在我们有想象力,让想象力的翅膀飞起来!用它在你的脑海里构建出美好的世界!

《VR 女友》 没有上 Steam,理由显而易见,所以我只能跑到 Illusion 的官网上去下载。游戏的价格不到 5000 日元,按现在的汇率来看的话,300 块钱左右。Illusion 的官网,如果让我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粗糙」,我在付费的过程中随时怀疑我会的信用卡资料会被泄露出去。

「粗糙」,这个界面甚至比不上「韩国三星电子通知你获得了金光大道大奖」,但我还是不得不输入我的卡号

游戏本体大概 650 MB 左右,对于一款 VR 游戏来说,基本上属于小品游戏的级别——这就算游戏先给你提了个醒儿了。

不过我也能理解,一个色情游戏!它们可以(也应该)把所有的资源都用在女主角身上,至于其他的东西就先去他妈的

如果你有一台 VR 设备——不管是 HTC Vive 还是 Oculus,那么我假设你已经尝试着玩过了不少 VR 游戏,它们中有的只是炫技,有的则试图在某些领域上作出探索。但它们的共性在于,你能很明显地看出它们并不成熟

《VR 女友》 的画面并不比一个小品类的解谜游戏更好,整个游戏弥漫着一股穷苦的气息,到处可以看到简陋且粗糙的物品建模,而且这些东西就像所有的小品级 VR 游戏一样,随时在挑战你的世界观。

在游戏的第一幕,我尝试着拿下墙上挂着的相机,然后我就发现挂这个相机的绳子好像一杆长枪一样戳在空中,它既不弯,也不晃,这就让我对这款游戏的本性先有了三五分了解。

其实这个场景还是不错的,虽然粗糙,但是也算看得过去,可惜就像所有 VR 游戏一样,没有碰撞,所以你能随便穿墙,穿一切东西

你当然可以说「这并不重要」,我也没意见。我们都知道我们玩这个游戏并不是为了「和场景发生互动」的(如果你不把「女友」算成场景的一部分)。那么我要说, 《VR 女友》 的女主角质量还不错,无论是人设,多边形数量还是贴图质量,都很不错。虽然比不上《夏日课堂》那么灵动,但至少「不露怯」。

游戏中有一幕是你需要和女主角接吻,我借这个机会仔细观察了主角的脸——非常棒,几乎可以乱真!这是我在游戏中感受最好的一刻。

吃 Pocky,我要指出在 VR 状态下这根饼干显得非常小,像牙签儿。你要把头凑过去,然后你的角色就开始自己吃

我听说有些人对 H-Game 有一种误解,他们认为 H-Game 只有 H,在我的感觉中,大多数情况下,这个评价是错误的——至少我曾经玩过的那些 H-Game 没有这么急火火。但是对于 《VR 女友》 来说,这个评价就算是说对了,这个游戏看起来真的只有 H

这我也能理解。游戏的开发者和玩家心照不宣,如果一个玩家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他可能会说:「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赶快进正题」。作为一个正经八百的游戏, 《VR 女友》 也没有沦陷到上来就搞的程度,它还是提供了一点点剧情和铺垫。

但怎么说呢,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就是「欲盖弥彰」,任何人都能看出这些剧情和铺垫透出的一股急不可耐的劲儿,特别传统,特别典型,特别敷衍。其风格恰似毛片里的剧情——你不能说没有,但你我都知道我们都不在乎这个

游戏一开始,我帮她解了几道题——对不起我不懂日文,所有的对话和剧情都是我瞎猜的,但看起来剧情大概是这么个意思,一个学长来到了学妹的家里(大概是在「放课后」,或者在「夏休」时),两个人谈谈学业,谈谈人生,谈谈未来和海边的夕阳,然后就顺理成章地……是不是仍然很像 AV 里的剧情?因为这他妈就是呀!

凭借我的日语力,我觉得下一幕就是要向我请教习题——果然就是这样。

在进行过一些铺垫之后,我终于可以对游戏角色上下其手了,你可以选择在某个固定的时刻对其「抚摸」(比如有一幕场景是女主角在整理书柜,这时候你就可以去做些事情),还会遇到一些好像炫技一样的剧情设置。

比方说女主角会希望和你吃一块格力高饼干——这时候你就要把头凑过去,HTC Vive 的头盔位置扫描系统则会确定你头部的位置,确保你的游戏角色能够吃掉这块饼干。同样的招式还被用在「接吻」上——那一幕的感觉还不错。

在这整个过程中,你的「VR 女友」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挑逗行为——比如忽然就倒在床上,娇媚地在床上翻滚,在夏日午后的阳光下看着你,那么无论是出于你的游戏经验还是你的动物本能,你都应该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我当然也「干了些什么」,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毕竟玩这个游戏为的不就是这个!——如果你觉得这些场景非常「美好」,那么大概是我的形容出了问题。

事实是,我在这整个过程中始终感觉到悲伤。

这并不仅是 《VR 女友》 或者 i 社的问题,这是 VR 游戏面临的共有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达到绝对「真实」?

大部分文艺作品的「投入感」是作者和体验者共同努力的结果,体验者需要主动而积极地从心态上「接受设定」(有一个词儿,叫「自愿信以为真」),以达到大和谐的结果。

比如说《变形金刚》,你让自己接受地球上出现了一群能变形的机器人,然后就好了,没问题了,只要你接受这个源设定,那么影片中出现的其他情节和场景都是合乎逻辑的,你可以欣赏特效了。

但,如果这个过程中不停有东西在违反逻辑,那么你就要分散更多的精力来提醒自己「补完」。还是在《变形金刚 4》里,美国的沙漠中出现了一台建行的 ATM 机,这就很怪。你当然可以说「连汽车都能变形,那在沙漠里凭什么不能出现一台建行的 ATM?」,但道理不是这样的。

具体到 《VR 女友》 这个游戏,它的拟真程度无法达到让你身临其境的感觉,但「 VR 环境」又比一台平面显示器更加「拟真」,所以在整个慢节奏的游戏中,我要用更多的精力来让自己「完善这个世界」,而这整个过程让我随时拷问和嘲笑自己——我没法融入这个世界中。

你我都知道 HTC Vive 的手柄是这样的。

但在游戏中,你看到的是一双手,游戏中的所有动作——无论是抚摸还是抓握——都是用手完成的。这也没问题,可你的手告诉你你正在握着一个东西,这就让所有的抚摸(或者是「戳」,这取决于你从哪个角度理解这个动作)都变得非常扭曲:你想说服自己正在轻抚一个女孩的胸部,但你的身体很诚实……它告诉你自己正在拿着一根硬邦邦的手柄作出「戳」的动作

再比如,在游戏中,你和角色是没有什么语言互动的,当然为了「看起来像个游戏」,就象《夏日课堂》那样,你偶尔要用点头和摇头来回答一些显而易见的弱智问题,但你和女主角仍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对话」。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戴着头盔,手持两柄显示器,站在真实的客厅/虚拟的客厅中,沉默地对空气/可爱的女孩操作——这让我随时觉得自己像一个沉默的变态,在真实和虚拟两个层面上都像。

这一切加起来,就造成了这样一种奇观,一个可爱的女孩站在你的面前,你希望说服自己是在抚摸她(她也会给予适当的回馈)。但就肢体感觉而言,与其说我在抚摸那个女孩,还不如说我在痛击那个女孩更「真实」,毕竟拿着手柄的姿势就是握拳啊。

事实上我真的试过「痛击」,那个过程真是扭曲到我都不想形容……而且你知道,在真实中,当然没有一个女孩在你面前,所以你的手可以轻松地伸进游戏女主角的身体噢!

我是说,你以为你在轻抚她的胸部,但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你的手穿过皮肤,穿过肋骨,捏住她的心脏!那么我的问题是,你要用多大的自控力才能制止自己不这么想呢!

游戏里当然有 H(或者说,接近 H)的部分,我没玩太长时间,但我相信感受不会有什么区别。我甚至不敢想象真的到了 H 部分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

如果只是欣赏,那么其实还好,但只要一涉及到互动(触摸)的部分,这一切就毁了。在整个游戏过程中,我的大脑不停地在对我说话。

你知道自己像个变态吗?

你竟然悲惨到了需要用这种东西来麻痹自己吗?

你真的空虚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真的空虚到了这种地步了吗?」——知道吧,那一瞬间仿佛游戏在狠狠抽你,这感受我终身难忘

太扭曲了,太空虚了,空虚的大毒蛇吞噬着我的心。作为一个正常的男性,我在大约 20 分钟后就无法接受这种直刺心灵的拷问。而在游戏进行到这一刻的时候,这种悲凉也达到了顶点。

只有下半身!我呢!这太讽刺了,这是现实的,但同时又是极端超现实的,我在那一瞬间甚至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我就再也没法让自己玩下去了。

我知道,很多人对 《VR 女友》 抱有期望,很多人对这个游戏抱有热情,认为它代表着未来,认为这个游戏能够帮助宅男们解决各种问题。「代表着未来」这事儿我不好下结论,但至少就现在的阶段来看,至少对我来说,这个游戏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种悲凉的气息。

当然我们也都知道解决方法,那就是把其他的生理反馈都加上,比如说,如果把控制器改成手套,那么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如果 illusion 或者什么鬼厂商出一个配套的硅胶玩偶,那么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如果在一个 40 平米的大屋子里可以让你自由走动,那么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如果……但几乎所有人都会遇到的「大哉问」就是,如果你有一个 40 平米的大屋子,那么你还为什么需要用这东西来解除空虚呢?

也许会是这样?

当然,无论从 VR 游戏的发展阶段,还是从 I 社的一贯作风来看, 《VR 女友》 都是一个概念为重的东西(我的朋友, H-Game 大师风力向我指出:「真正玩 I 社游戏的人,比如我这样的,这游戏我甚至下都不会去下」)。它和其他大部分 VR 游戏一样,有突破,有想法,但「不好玩」。

我也不觉得有人会为了这个游戏买一套 VR 设备,可如果你有了 VR 设备,你会忍住不玩这个游戏吗?哪怕就只是看看?从这个角度看,I 社的思路也非常清晰。至于我个人的感受,用互联网的万用金句——你不是它的目标用户。虽然我并不能想象有谁会饥渴到「成为它的目标用户」,但或许真的有呢?

我又想起了我心中 H-Game 的丰碑,那是 élf 在 1995 年 1 月 31 日发售的《同级生 2》。我玩那个游戏的时候好像是高一,或者初三,那时候的我当然谈不上什么性经历,甚至连正经恋爱都没经历过。《同级生 2》在当时显然是吸引我的——并不仅仅只有 H 的部分。

现在看起来,这个画面也不好说「优秀」,对不对……

但除了 H 的部分,还有什么吸引了我?我以前觉得有很多,比如剧情,比如游戏机制设计,比如画……

但现在我想到了《同级生 2》片头的那句话:

Here is your only springtime of the life.

现在看起来的话,我觉得真正吸引我的大概只有一个词而已:「springtime」。

文章授权转自「触乐网」,原文链接:《VR女友》玩后感:在我玩过的所有VR游戏里,它最令我悲伤

本文由让手机更好用的 AppSo 原创出品,关注微信号 appsolution,回复「小黄书」告诉你,马里奥居然还有小黄书……

AppSo qrcode signatur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